纳兰《临江仙·永平道中》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临江仙

永平道中。独客单衾谁念我,晓来凉雨飕飕。缄书欲寄又还休。个侬憔悴,禁得更添愁。

曾记年年三月病,而今病向深秋。卢龙风景白人头。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

词译

行在羁旅的男子,思念更如春草,渐行渐远还生。家中的她,还好吗?

一纸憔悴寄相思?又怕她知晓自己瘦损的容颜,为我担忧为我愁。这么多年了。年年伤春,年年病在深秋。

他脸上沧桑更浓,不再是那个动辄一声弹指泪如丝的少年公子了。甚至没有皱眉,他只是眼眸忧郁,神色忧伤地靠在那里。在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

评析

这篇《临江仙》作于永平道中,永平是指清代的永平府,其故境在今河北省东北部陡河以东,长城以南的地区,是出关通辽东的必经之路,由此可知容若作此词时是初登征程后不久。用词体咏边塞风情,宋元以来并不多见。纳兰几度扈驾宸游或奉命出使塞上,写了几十首边塞词,这对词史是一大贡献。其中不无豪迈的气度和壮阔的场面,但绝少开怀乐观,而是大多苍凉悲怆的意绪。严迪昌《清词史》云:“几乎是孤臣孽子的情绪。”此篇客中卧病之作也是如此。“独客单衾谁念我,晓来凉雨飕飕。”起首二句写自己孤眠独卧的寂寞。因为身在永平道中,在山海关一带,所以言“客”;因为远离故园而无妻子好友相伴,所以言“独”。合在一起,“独客”就道出了羁旅孤独的心理感受。“单衾”,与“独客”相契,传达的是一种“罗衾不耐五更寒”的感觉,此是从身体感受而言的。有了心理、身体两方面的铺垫后,“谁念我”,这一深情感慨,就从衷心自然流发出来。“晓来凉雨飕飕”,是写单衾独卧后清晨醒时的情景,也是对“谁念我”的答言和反衬:清晓寒凉,冷雨飕飕,偌大的世界,似乎只有它们挂记着我,衬托我的忧愁。

“缄书欲寄又还休,个浓憔悴,禁得更添愁。”接下来三句写家书作毕,欲寄还休的矛盾心理:写好了书信又犹豫,家中娇妻因为自己外出而担忧、憔悴,如若收到我生病的家书,必愁上添愁,身体娇弱的她,如何经受得住呢?“缄书欲寄又还休”,与李清照《凤凰台上忆吹箫》中的“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有异曲同工之妙,也道出了词人虽在羁旅,虽在病中,但仍牵挂娇妻,关念切切的多情。

“曾记年年三月病,而今病向深秋”,下阕进一步写乡关客愁的难耐,思念闺阁中人心情的难解。“年年三月病”,不是说词人年年三月都会生一场大病,而是花用韩偓《春尽日》诗:“把酒送春惆怅在,年年三月病恹恹。”说自己年年三月都会伤春,都会因春愁忧思成疾;如今远在塞外,不见闺中人,只有以恹恹病躯独向深秋,谙尽孤寂滋味。

“卢龙风景白人头,药炉烟里,支枕听河流。”结尾三句,用眼前景表达无穷无尽的愁怀。深秋季节,卢龙地区风景萧疏,令飘零人物增添伤感之情,而致暗生白发。所以终日只有拖着病躯,身向药炉烟里,于客舍中支起枕头,侧耳听着隐隐的水声,而心思如游丝缕缕,水烟漠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