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仙伦《题张仲隆快目楼壁》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天上张公百尺楼,眼高四海气横秋。
只愁笑语惊阊阖,不管栏干犯斗牛。
远水拍天迷钓艇,西风万里入貂裘。
面前不着淮山碍,望到中原天尽头。
---刘仙伦

这首诗录自毛晋《南宋六十家集》本《招山小集》,和岳珂《桯史》所载有数字不同。《宋百家诗存》所录与《招山小集》同。

刘仙伦是一位布衣诗人,和刘过同乡、同时,刘过的《龙洲集》里有《赠刘叔拟(仙伦字)招山》的诗。他们二人不仅诗风相近,政治思想亦相近。他的《招山小集》里有《送陈惟定,惟定有伏阙上书之意,因以箴之》诗二首,第一首中有“江湖是处堪垂钓,虎豹当关莫上书”之句,可以看出他对南宋的政局是很不满的。岳珂《桯史》里还采录了他赠给岳周伯(岳珂兄)的两首诗,第一首是:“昔年槌鼓事边庭,公相身为国重轻。四海几人思武穆(岳飞谥号),百年今日见仪刑。笔头风月三千字,齿颊冰霜十万兵。天亦知人有遗恨,定应分付与中兴。”他热烈地颂扬岳飞的勋业,而把中兴的希望寄托在岳飞的孙子岳周伯的身上。他这首《题张仲隆快目楼壁》诗也不是一般的流连光景之作,而含有爱国的情意,外豪放而内实深沉。

张仲隆把他建的楼名为“快目”,可以想见,楼很高,登临其上,可以赏心快目,故以名楼。诗的起首两句“天上张公百尺楼,眼高四海气横秋。”以饱挟风雨之笔写出了楼的巍峨形势,可以睥睨四海,使人壮气横溢。为下边的具体抒写作了铺垫。这两句豪壮语看似自然浑成,一挥而就,实际上得来是很艰辛的。“天上张公”出自杜甫《赠翰林张四学士》“天上张公子,人间客使星”诗句。古代相传,玉皇大帝也姓张,如南朝诗人徐陵诗说:“由来张姓本连天”(《杂曲》)。这四字不仅切张仲隆之姓,也切天帝之姓,可以说是妙语双关。“百尺楼”出自《三国志·魏志·陈登传》转引刘备对许氾语:“如小人欲卧百尺楼上,卧君于地,何但上下床之间耶!”下句里的“横秋”也是有来历的,最早见于孔稚珪《北山移文》“霜气横秋”,杜甫《送韦评事赴同州判官》诗:“老气横九州”,黄庭坚《次韵德孺五丈惠贶秋字之句》诗:“老来忠义气横秋”。黄庭坚是刘仙伦的乡贤,他的诗句很可能是直接从黄句化出。他把几个典故、几句前人的诗融合成体气浑厚、寓意深刻的两句诗,而毫无饾饤之痕,这种锤炼之功是很惊人的,高出于一般江西派诗人之上。颔联“只愁笑语惊阊阖,不管栏干犯斗牛。”上句里的阊阖,指天门。出自《离骚》:“吾令帝阍开关兮,倚阊阖而望予。”下句里的斗牛,指斗宿和牛宿,按照古代分野,吴地属于斗、牛之墟,即今浙江、江苏、安徽、江西诸省地。这两句诗承起联,突出写楼的高峻,人们在上边游目骋怀,谈笑风生,只恐惊动了天宫,却不管楼的栏干的直冲霄汉。上句虚写,下句实写。“愁”字活写出人们对楼的高峻感到惊奇的欢乐心理。这种兴致淋漓的描写目的是为末两句蓄势。

颈联“远水拍天迷钓艇,西风万里入貂裘。”再从视觉上、感觉上写楼的高峻。远远望去,天水相连,一叶钓艇,隐现其间;万里长风,透过貂裘,浸人肌骨,高处不胜寒。再作夸张描写,为末两句蓄势。尾联两句陡转:“面前不着淮山碍,望到中原天尽头。”这是全诗的警句,也是全诗的点睛之笔。这么高的楼怎么会有淮山碍眼呢?原来当时宋、金以淮河为界,所谓淮山,显然是指淮南的山,而淮南的高山并不多,即使有些比较高的山,怎么也高不过诗里所写的“眼高四海”、栏干直冲斗牛的快目楼。淮山之所以会成为楼上远望的障碍,并不是淮山造成的,而是人为的政治因素造成的。隆兴二年(1164)宋孝宗主持的对金的和议,把淮河以北的广阔土地拱手奉于金人,从此中原被隔绝,难跨淮河一步,视之虽近而邈若山河。诗情波澜,奔腾而下,到这里就像巨流到了悬崖一样,一跌千丈,使登楼的人们顿时清醒过来: 楼再高也望不到中原啊!也就是说,当人们登楼快目之际,不要忘记中原。诗人的盼望恢复之情和对快目楼主人的箴讽之义,从这两句里婉转地表现出来,戛然而止,使人欷歔感叹,回味不尽,也使全诗放出光彩。如果没有这两句结语,这首诗可以说毫无意义。是真《骚》、《雅》之遗音,置之宋代第一流诗作中而无愧。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