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渭老《薄幸》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吕渭老

吕渭老,字圣求,祖籍嘉兴(今属浙江)。生卒年不详。早期词作多抒写个人意趣,善于炼字,风格清秀婉丽。国家败亡后词风陡转,以写故国之怀而闻名于世,豪迈悲壮,感人肺腑。今存《圣求词》一卷。

薄幸

【原文】

青楼春晚。昼寂寂、梳匀又懒。乍听得、鸦啼莺弄,惹起新愁无限。记年时、偷掷春心,花间隔雾遥相见。便角枕题诗,宝钗贳酒,共醉青苔深院。

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如今但暮雨,蜂愁蝶恨,小窗闲对芭蕉展。却谁拘管。尽无言、闲品秦筝,泪满参差雁 。腰肢渐小,心与杨花共远。

【注释】

①参差雁:指筝柱,筝柱斜排,就像成行的大雁,所以以此称之。

【译文】

幽居青楼,春光已晚,整日寂寞无聊,懒得梳妆打扮。忽听到乌鸦啼叫黄莺鸣啭,惹得心中新愁无边无限。记得当年偷偷抛去一片春心,我和他远远隔雾相见在花前。而后便在角枕边题诗,摘下金钗换酒对饮,一同沉醉在长满青苔的庭院。

怎能忘记我们在回廊下留连,牵手徜徉于花月,情意绵绵。如今却只见暮雨潇潇,蜂儿发愁,蝴蝶哀怨。小窗寂寞地对着芭蕉把愁展。这满怀郁结可有谁惦念?默默无言独自调弄秦筝,泪珠落满参差的筝柱间。我的腰肢一天比一天瘦小,心和杨絮一样飞远天。

【鉴赏】

这是首恋情词,抒写一名少女对远方情人的怀念和思恋,含蓄蕴藉,值得玩味。

上片开篇勾勒出一个忧愁少女的形象。“春晚”点明时间,饱含感伤。就在此时,女主人公梳洗已毕,百无聊赖。是啊,情人远在千里之外,自己纵有天仙之美,又有何人能赏?“乍听得”两句,由动到静。“鸦啼莺弄”,让主人公想到了以前美好的时光,今昔对比,更添愁思无限。词人曲笔写情,意境凄清,颇为动人。

下片转入对往昔的追忆。昔日两人携手游于廊下,月光如水,花香四溢;可现在自己独坐窗前,泪眼婆娑。“心与杨花共远”一句手法高妙,把客观环境和主人公的主观感受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以杨花的飘逝写主人公的愁绪,尽显愁绪之悠远,同时也烘托出对情人的无限思恋,蕴藉深沉。以杨花收尾,照应开头,使全词一气贯穿。

本词情景交融,布局巧妙,风格清秀明丽、洒脱自然,达到了极高的艺术境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