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摊破浣溪沙(一霎灯前醉不醒)

一霎灯前醉不醒。恨如春梦畏分明。淡月淡云窗外雨,一声声。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不多情。又听鹧鸪啼遍了,短长亭。

【注释】

鹧鸪啼:民间俗谓鹧鸪啼声为“行不得也哥哥”。

【评析】

此词写离情而感慨深沉,“人到情多情转薄”一句乃一篇之眼,由一己之离愁别恨而写出人生离别的普适情怀,与王国维所谓“无我之境”者相合。上阕立足词人自身,因愁而醉,因醉而梦,但词人没有将笔墨沿着醉与梦的方向一直写去,而是未梦之前即担心梦境分明,以至将现实中的愁情清晰地在梦境中再现,看来词人一霎而醉正是为了忘怀现实,如果梦中的现实同样分明,则词人之种种努力均告失败矣。词人内心之焦虑甚至脆弱于此可见。此春梦果如何?词人没有明说,而是宕开一笔,写窗外之淡云淡月、雨落声声,这至少暂时消解了词人的焦虑之心。下阕词境陡升,过片二句,乃正话反说,“情多情转薄”乃表面现象,其实这一“薄”字,正是情多至极而返诸内心,不再浓烈展示在外了。而“真个不多情”,乃是再申“薄”意。结以鹧鸪啼遍,回到离情主题,结构上首尾呼应。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