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游·并刀如水》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少年游·并刀如水》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并刀如水①,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②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③少人行。

【注释】

这是一首追忆过往经历的作品,北宋周邦彦作。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北宋词人,当时,周邦彦在词作者中地位颇高,有人称他为“词家之冠”、“词中老杜”,有《片玉集》传世。

①并刀:并州出产的剪刀。如水:形容剪刀的锋利。

②谁行(háng):谁那里。

③直是:就是。

【大意】

并刀如水般光滑,吴盐像雪般洁白,一双纤纤玉手,把橙子轻轻剥开。织锦的帷幕刚变得温热,兽形香炉中烟雾袅袅不绝,有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在调笙。

她低声问:你要去哪里投宿?城楼上三更的钟声已经响过。露水越来越浓,马儿难免打滑,不如就此住下,别再离去,现在街上的行人也没几个了。

【赏析】

这是一首词,也是一段经历,一段作者自己在秦楼楚馆中的经历。这首词的成功之处在于作者曲折深微地写出了对象的心理状态的细微变化,且将女子特有的口吻刻画得惟妙惟肖、呼之欲出。

倏然间,三件简单的道具出现在了读者眼前,并州出产的刀子和吴地出产的盐,还有一双女子的纤纤玉手。微细的动作,表现的是心中微妙的变化,是她试图隐藏的刻意的讨好。室内是暖烘烘的帷幕,刻着兽头的香炉中,有沉水的香烟缓缓升腾。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相对而坐,女子正调弄着手里的笙,试试它的音调;男子显然也精通音乐,他从女子的手中接过笙来,试吹了几声,然后再还给女子。

接过他递过来的笙,她开口了。她开口,是因为她希望他留下来,然而,她却拉不下面子来直接要求,犹豫半天,说出口的是:“今夜到哪里去投宿?”没头没脑的一句,似乎还需要做一点补充。“时间已经过了三更,要走的话,就趁现在吧!”口中如是说,心中想的却是,若是不走,那就现在决定留下来吧!思前想后,这样放他走了实在是心有不甘,得想个说辞让他留下才好。“现在霜重了,马蹄难免打滑,你现在离开的话,我实在难以放心。”他一直没有做声,始终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脸红了,仿佛谎言被揭穿而恼羞成怒,她轻啐一口:“不如就在这儿别走了,反正赶夜路的人也没有几个!”再抬眼看去,两人相视而笑。

【拓展】

北宋柳永曾作《塞孤》,通过细致的动作描写,刻画了男女相会的场景。全词如下:

一声鸡,又报残更歇。秣马巾车催发。草草主人灯下别。山路险,新霜滑。

瑶珂响、起栖乌,金镫冷、敲残月。渐西风紧,襟袖凄冽。

遥指白玉京,望断黄金阙。远道何时行彻。算得佳人凝恨切。应念念,归时节。

相见了、执柔荑,幽会处、偎香雪。免鸳衾、两恁虚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