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曙·江村即事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王道清

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

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司空曙

“朦胧诗”,自古有之。不过中国古代的“朦胧诗”与当代的“朦胧诗”是有明显差异的。不仅在渊源上,前者是后者的滥觞,而且语词的结构有鲜明的不同,更重要的是:前者较后者可读性强,而“朦胧”色彩却比较淡。唐代司空曙的七绝《江村即事》正是这样。

本诗的表层意思是叙写一位钓者钓罢摇船归来,初升的新月已落,对于疲累的钓者正好可以安眠。船呢,无需用绳“系”住,凭直觉和经验推断,大概江上无风,不怕被夜风刮走;退一步说,即使夜晚起风了,“纵然”被江风吹去,那船也只不过荡漾在江边长满“芦花”的浅水边罢了,不须担忧。不禁使人想起“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情景。这意境是很美的,充满着诗情画意,令人神往。

本诗的朦胧性,表现在它的深层意蕴中。根据诗的内容可以推想:这里的“钓”者不是一位普通的渔民,显然是一位隐者。而这位隐者,或不满当时,不愿与统治者同流合污,或因官场失意隐匿于此。这“江村”显然是个偏僻恬静的“世外桃源”,没有政治风浪,没有残酷的斗争。这小小的“江村”是多么的安谧啊!在此基础上,本诗建构并渲泄了一种“自在人性”之美,而且似乎是一种永恒的古朴美。这正是作者赋予《江村即事》的具有一定消极因素的审美价值所在。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