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金缕曲(洒尽无端泪)》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金缕曲(洒尽无端泪)

简梁汾,时方为吴汉槎作归计。

洒尽无端泪。莫因他、琼楼寂寞,误来人世。信道痴儿多厚福,谁遣偏生明慧。莫更著、浮名相累。仕宦何妨如断梗,只那将、声影供群吠。天欲问,且休矣。情深我自判憔悴。转丁宁、香怜易爇,玉怜轻碎。羡杀软红尘里客,一味醉生梦死。歌与哭、任猜何意。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知我者,梁汾耳。

【注释】

吴汉槎:吴兆骞字汉槎(1631—1684),江苏吴江人。因顺治十四年(1657)科场案被牵连,流放宁古塔二十三年。吴兆骞为顾贞观好友,顾贞观结识性德后,遂求助于纳兰明珠、性德父子。性德被顾贞观的至诚所感动,以五年为期,允诺将倾尽全力施以援手。后经纳兰性德多方营救,五年后,吴兆骞果于康熙二十年(1681)被赦还北京,时五十一岁。此词或作于顾贞观向性德求助后不久。简梁汾:写给梁汾的信札。简,即书信。琼楼:本意为神仙世界中的亭台楼阁或月宫。此处或指朝廷。声影供群吠:出自成语“一犬吠影,百犬吠声”。顾贞观与纳兰性德结为至交,频繁出入性德父亲、时任吏部尚书的明珠府第,时人遂不乏以“趋炎附势”猜忌中伤者。其实康熙五年(1666)起,顾贞观即任内国史院典籍;康熙十年(1671),因病辞归,从此漂泊江湖,再无入仕之意。投靠权贵之讥,对顾贞观而言,实乃莫须有之罪名。性德深知顾贞观秉性,其视仕宦如断梗残枝,微不足道,然“群吠”汹汹,实在冤枉悲哀。此为慰藉、怜惜顾贞观之语。判:拼,甘愿之意。此句谓对挚友一往情深,即便为此憔悴亦心甘情愿。丁宁:同“叮咛”,一再嘱咐。爇:点燃。香易燃,玉易碎,喻贤良之人易遭人陷害。软红尘:都市飞尘,喻指京城繁华。软红尘里客,喻热衷于功名利禄之人。任猜:任凭他人猜测。绝塞生还吴季子:吴季子,春秋时吴国贤公子季札,封于延陵,人称延陵公子。此处代指吴兆骞。让吴兆骞能够从塞外生还,是性德对顾贞观的千金一诺。

【评析】

康熙十五年(1676),顾贞观曾有《金缕曲》两首寄吴兆骞,其时纳兰性德初识顾贞观,读顾词后大为感动,甚至为之泪下,遂郑重承诺全力营救吴兆骞,此词应作于此时。上片多慰藉顾贞观之辞,亦是对众多恶意猜测攻讦的不屑与反驳,谓两人友谊实基于情意相投,相见恨晚,而非顾贞观追名逐利的手段。下片转而详述自己对这份友谊的珍视,对知己的肺腑深情。郑重承诺“绝塞生还吴季子”,并排除万难兑现诺言,更是性德义薄云天之举。当代词学家夏承焘先生曾云:“所谓‘绝塞生还吴季子,算眼前、此外皆闲事。知我者,梁汾耳’,其一往情深如此。”可见性德之至情至性。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