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纵宇一郎东行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送纵宇一郎东行


云开衡岳积阴止,


天马凤凰春树里。


年少峥嵘屈贾才,


山川奇气曾钟此。


君行吾为发浩歌,


鲲鹏击浪从兹始。


洞庭湘水涨连天,


艟艨巨舰直东指。


无端散出一天愁,


幸被东风吹万里。


丈夫何事足萦怀,


要将宇宙看稊米。


沧海横流安足虑,


世事纷纭从君理。


管却自家身与心,


胸中日月常新美。


名世于今五百年,


诸公碌碌皆馀子。


平浪宫前友谊多,


崇明对马衣带水。


东瀛濯剑有书还,


我返自崖君去矣。


【注释】七古:七言古体诗。每句七个字,句数不限。偶句押韵,可以换韵。不必平仄对仗,不像律诗绝句。


送纵宇一郎东行:送别纵宇一郎向东远行日本留学。纵宇一郎,罗章龙的化名。在一九一五年与毛泽东初次通信时已经开始使用。一九一五年九月,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向长沙各校发出“征友启示”,首先响应的就是罗章龙,所用的也是化名,即纵宇一郎。学会为罗章龙等决定去日本的会员在长沙北门外的平浪宫设宴饯行。毛泽东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写下此诗,赠予罗章龙。这首诗最早非正式地发表在一九七九年第十期《党史研究资料》,由罗章龙撰写的《回忆新民学会·由湖南到北京》一文。罗章龙,(一八九六~一九九五),又名璈阶,字仲言,号文宪,湖南浏阳人。一九一五年在长沙第一联合中学读书时与毛泽东相识。毛泽东创建新民学会时,他是最早的会员之一。一九二○年十月,李大钊等同志创建北京共产党小组,他是主要成员之一。一九二一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一九二三年六月,在中共三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并成为五人中央局成员。一九二七年四月,在中共五大上继续当选为中央委员。一九三一年一月,在中共六届四中全会前后,因进行右倾分裂主义活动,被开除党籍。后历任河南大学、西北联合大学、湖南大学等校教授。逝世前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革命博物院顾问。


云开:云雾散开。


衡岳:南岳衡山。位于湖南中部,山势雄伟,盘回数百里,有七十二峰。主峰祝融峰海拔一千二百九十米。这里代指长沙、湖南。


积阴:积累多日的阴寒之气。


天马凤凰:山名。岳麓群峰中,有大、小天马山,附近还有凤凰山。天马、凤凰,同时又是传说中的灵异动物,它们的出现象征着圣贤的出世。


屈贾:战国时楚国的爱国诗人屈原和西汉杰出的政论家贾谊,都曾贬谪于长沙。《史记》将二人合为一传,故后人常将二人合称屈贾。在中国历史上,屈贾被作为才华的象征。在与毛泽东交谊过程中,罗章龙曾赋诗酬答,有句:“文喜长沙赋,骚怀楚屈平。”


山川奇气:山与河的灵异之气。古人认为这是产生杰出人才的自然环境。


钟此:聚集于此。钟,聚集。此,指以长沙为中心的湘江流域。


浩歌:高歌,大歌。指本诗。


鲲鹏:大鹏鸟。


击浪:展开翅膀拍打起巨大的浪花。


从兹始:从此开始。


涨连天:高高涨起与天相连。


艟艨巨舰:大轮船。艟艨,即“艨艟”,本指大型战舰。


直东指:径直向东方前进。


无端:无缘无故。柳永《女冠子》:“好天良夜,无端惹真千愁万绪。”


幸:幸好,幸亏。


吹万里:吹散到万里之外,形容被吹得无影无踪。万里,虚数,形容远。


萦怀:牵挂于心。


看稊米:看成稊米一样小。稊米,像小米一样小而结实。《庄子·秋水》:“计中国之在海内,不似稊米之在太仓乎?”


沧海横流:海水涌出海岸、海堤。喻指巨大的社会政治变乱。


安足虑:哪里值得顾虑。


纷纭:杂乱的样子。


管却:管住。


名世:著名于世。


五百年:《孟子·公孙丑》:“五百年必有王者兴,其间必有名世者。”表明诗人想建万世奇功,立千秋伟业的勃勃雄心。


公:对尊长或平辈中德高望重者的尊称。


碌碌:平庸无能。


皆馀子:都是多余的人。


平浪宫:长沙北门外一处道教宫观,附近有码头。


崇明:位于长江口的崇明岛。原系一沙洲,由长江泥沙堆积形成,唐初时露出水面。


对马:日本岛名,属长崎县。在朝鲜海峡内。


衣带水:一衣带水。比喻崇明岛与对马岛之间的海域像衣带一样狭窄,形容距离近。


东瀛:日本。本指东海,因日本在中国东方,且隔海,所以指代日本。


濯剑:洗剑。指留学,刻苦自励,成就学问。以剑自喻,谓有志革新,是当年一般求上进青年中的风气。


有书还:有书信寄回。


我返自崖君去矣:我从送别的江岸返回,而你远走了。崖,岸。《庄子·山木》:“送君者皆自崖而返,君自此远矣。”


【译文】云开雾散,衡山积累多日的阴寒之气也开始散尽了,


天马山凤凰山也开始迸发出勃勃生机。


山河的灵异之气孕育了这里的杰出人才,


就让我为你高歌一曲,


从这里开始我们为了理想的拼搏奋斗。


洞庭湖水高高涨起,与天相连,


大型的舰船开始向东方行进。


无缘无故生出的一怀愁绪型号已经被东风吹散得无影无踪。


能有什么事值得大丈夫牵肠挂肚呢,


我们应该把宇宙看得像米粒一样渺小。


国家的忧患怎么值得你去顾虑呢,


这些事情都在等待着你去打理。


只要做人严于律己,心胸中的理想抱负就不会泯灭。


你的流芳百世就会让其他庸碌无为的人成为多余的人。


平浪宫见证了我们的友谊,


就好象崇明岛和对马岛一衣带水。


希望你在日本留学的日子里多给我写信,


而我会从别的江岸返回,你却远走了。


【赏析】这首诗通过描写送别朋友去日本求学的情境,真挚地表现了满怀理想的青年革命者之间的惜别之情并决心做出一番事业的美好祝愿。


此诗于沉郁中寓含大气,虽名为赠纵宇一郎,实为自况。诗引潇湘之景如衡岳、天马、凤凰、洞庭,引潇湘人物如屈原、贾谊入诗,凸显地方特色。诗人博闻强记,一生饱览经史,善用典故。与湖湘有关的典故用在此诗中,仿若信手拈来。作者将写景、叙事、抒情、说理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情景交融,情理相关,贴情切景,显得神定气足,散发出积极的浪漫主义气息。


这是毛泽东在学生时代留下的最后一首诗,既抒送别之情,又写互勉之理。“沧海横流”,是这首诗的进代背景,心忧国患,锐意进取则体现这首诗的思想深度。


水击残句


自信人生二百年,


会当水击三千里。


【注释】会当:定当,定会。杜甫《望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水击三千里:《庄子·逍遥游》,“鹏之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


水击:作者自注,“水击:游泳。”


【译文】我相信只要人的寿命能够达到二百年,


我就一定能够劈波斩浪,


游出三千里那么长的江水。


【赏析】这两句诗写于何时,今不可考。毛泽东在批注中只说“当时有篇诗”,“当时”指一九一四年春~一九一八年夏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求学期间。


古人有言:“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但医学专家的研究资料表明:“人生不满百”的说法并不准确,在良好的社会大环境和家庭小环境中,人的寿命可以延长到一百二十岁~一百五十岁。毛泽东在这里说“二百年”,因为是运用诗歌写作中的夸张手法,也因为他当时青春年少,又经常坚持锻炼,体魄健康,意志坚强,有这种“自信”,也在情理之中。


他青年时代的挚友罗章龙回忆说:当时有不少同学称毛泽东为“毛奇”。有位叫陈赞周的同学,曾如此评价道:“润之气质沉雄,确乎我校一奇士,但择友甚严,居恒鹜高远而卑流俗,有九天俯视之概。观其所为诗文,戛戛独选,言为心声,非修养有素不克臻此!”


青年毛泽东善古体诗,是一“奇”;他的诗,语出惊人,是又一“奇”。“自信人生二百年”,便是写照。“会当水击三千里”句,更是惊世骇俗,既再现了青年毛泽东劈波斩浪的英姿,更显示了青年毛泽东鲲鹏展翅的雄豪。雄豪与奋斗要相得益彰。雄豪体现在不断奋斗之中,惟有奋斗才能体现非凡的气概。“会当水击三千里”,固然雄豪之极,但“盛夏水涨,几死者数”,不奋斗就不能“水击三千里”。


李白《梁甫吟》断句


(……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


长揖山东隆准公。


入门游说骋雄辩,


两女辍洗来趋风。


东下齐城七十二,


指挥楚汉如旋蓬。


狂生落拓尚如此,


何况壮士当群雄!)


不料韩信不听话,


十万大军下历城。


齐王火冒三千丈,


抓了酒徒付鼎烹。


【注释】韩信:汉初名将。淮阴人。与刘邦等共同建立了汉政权,被封为楚王。公元前二○一年,被人诬告谋反,降为淮阴侯。公元前一九六年,被吕后与萧何设计缚斩于长乐宫。


历城:指历下邑。在今山东济南市郊。


齐王:指田广。秦末汉初,其伯父田儋、父亲田荣相继自立为齐王。田荣被项羽击杀后,田广即齐王位。


火冒三千丈:盛怒的样子。火,怒火。三千丈,极言怒火之大。


酒徒:指郦食其。陈留高阳乡人。本为里监门吏。初次去见刘邦时,刘邦正洗脚,通报的人说,来者戴着高山冠,穿着儒生服,刘邦说:“未暇见儒人也。”通报的人去回复鄙食其,郦按剑说:“走!复入言沛公,吾高阳酒徒也,非儒人也。”复得见。郦食其入见后,向刘邦献计,夺取了陈留,被刘邦称为广野君。后又自请去游说齐王田广归汉。齐王轻信了他的话,放弃了对汉军的防御,并与郦每日纵酒取乐。刘邦于是派韩信趁机夺取了齐的许多郡县。公元前二○三年,郦食其被齐王烹杀。


【译文】您难道没看见出身贫寒的高阳酒徒郦食其,


前往山东去求见沛公刘邦,希望得到隆重的接待。


沛公刘邦正在洗脚,一时来不及迎接,


郦食其闻知以为刘邦怠慢他,


就对负责通报的人说:


“回去,告诉沛公,我不是什么儒生,


我是来找他喝酒的高阳酒徒!”


郦食其见到刘邦之后,


向他献计并表示愿意为刘邦去游说齐


王田广投降汉军。


没想到韩信撕毁停战协议,


攻占了齐国许多城市,齐王大怒,


命令把郦食其下油锅烹杀了。


【赏析】李白在《梁甫吟》中八句是写郦食其的故事。李白肯定“落拓”的郦食其“东下齐城七十二”,“壮士当群雄”的业绩,意在寄托自己不得志的情感。一九七三年七月四日毛泽东与人谈话时,谈到秦始皇的功绩,说李白的《梁甫吟》也对秦始皇作了肯定,从而又谈到《梁甫吟》对郦食其的故事说得不完全。他说:


早几十年中国的国文教科书就说秦始皇不错了,车同轨,书同文,统一度量衡。就是李白讲秦始皇,开头一大段也是讲他了不起:“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一大篇,只是屁股后头搞了两句:“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就是说他还是死了。你李白呢?尽想做官!结果充军贵州,走到白帝城,普赦令下来了。于是乎,“朝辞白帝彩云间”。其实,他尽想做官。《梁甫吟》说现在不行,将来有希望。“君不见高阳酒徒起草中”,“指挥楚汉如旋蓬”。那时神气十足。我加上几句,比较完全:“不料韩信不听话,十万大军下历城。齐王火冒三千丈,抓了酒徒付鼎烹”,把他下了油锅了。


毛泽东上面这段话,一是对李白肯定秦始皇之后,又在“屁股后头搞了两句”很不满意;二是续写郦食其的故事,意在阐明李白“尽想做官”,关键要把握现实。毛泽东这次谈话,是因为外交部的一份评述美苏关系的简报,颇与自己的观点不符,有些不悦而引发出来的。谈话中,他提出:“我正式劝同志们读一点书,免得受知识分子的骗。”可见,他谈史论诗,并非单纯地讨论学术问题。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