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水龙吟·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诗词原文赏析|名句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水龙吟·甲辰岁寿韩南涧尚书①

辛弃疾

名句:渡江天马南来,几人真是经纶手?

【导读】

宋孝宗淳熙八年(1181),辛弃疾被弹劾,落职退居江西上饶的带湖。当时曾任过吏部尚书的韩元吉(号南涧)也暂居于此地。由于他们都有抗金雪耻的强烈愿望,因此交往甚密。这时距宋金“隆兴和议”的签订已整整二十年,南宋朝廷仍文恬武嬉,不以恢复为念。岁次甲辰(1184),逢韩元吉六十七岁生日,辛弃疾便借题发挥,填写了这首壮词贺寿。

“水龙吟”为词牌名,出自李白的诗句“笛奏水龙吟”,又名“龙吟曲”等。

【原词】

渡江天马南来②,几人真是经纶手③?长安父老④,新亭风景⑤,可怜依旧!夷甫诸人,神州沉陆⑥,几曾回首!算平戎万里⑦,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

况有文章山斗⑧,对桐阴、满庭清昼⑨。当年堕地⑩,而今试看,风云奔走○1。绿野风烟○12,平泉草木○13,东山歌酒○14。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

【注释】

①这里辛弃疾为曾任吏部尚书的韩元吉写的寿词。②“渡江”句:《晋书·元帝纪》载:“大安之际,童谣云:‘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又:“王室沦覆,帝与西阳、汝南、南顿、彭城五王获济,而帝竟登大位焉。”此处用西晋灭亡后统治者南渡建东晋之事,喻指北宋灭亡后统治者南渡长江建立南宋事。③经纶手:有整理丝缕技能的人,引申为有治理国家才能的人。辛弃疾曾向朝廷进呈《美芹十论》、《九议》,韩元吉曾向朝廷进呈《论淮甸札子》、《十月末乞备御白札子》,皆显示出一定的治国才能。④长安父老:《晋书·桓温传》载,“温进至灞上,(苻)健以五千人深沟自固,人皆安堵复业,持牛酒迎温于路者十八九,耆老感泣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此处用东晋桓温北伐受长安父老欢迎的故事,喻指南宋时北方沦陷区人民渴望恢复。⑤新亭风景:《世说新语·言语》载,“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觊)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导)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此处用东晋故事,喻指南宋统治者屈辱苟安江南的情景。⑥“夷甫”二句:西晋宰相王衍字夷甫,好清谈,不理政事。《晋书·桓温传》:“(温)过淮、泗,践北境,与诸僚属登平乘楼眺瞩中原,慨然曰:‘遂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此处用晋代故事,指斥南宋统治者妥协误国。沉陆:即陆沉,山河沦陷。⑦算:看来。⑧文章山斗:《新唐书·韩愈传》载:“自愈之没,其言大行,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云。”韩元吉有《南涧甲乙稿》传世,黄昇在《花庵词选》中称他“政事文学为一代冠冕”。此处以韩愈比韩元吉。⑨桐阴:北宋时,汴京有二韩氏,皆故家世族,一为宰相韩琦家,一为韩亿家。宋王明清《挥尘前录》卷二云:韩亿“居京师,庭有桐木,都人以桐树目之,以别相韩也”。韩元吉为韩亿五世孙,作者因而有此说法。满庭清昼:指家风清明。⑩当年堕地:言外意谓韩元吉自小不凡。堕地:出生,诞生。○1风云奔走:宋金对峙,风云际会,韩元吉曾为收复大业努力奔走。○12绿野风烟:用唐代宰相裴度故事。裴度曾平淮西吴元济之乱,后退隐。《旧唐书·裴度传》:“时阉竖擅威,天子拥虚器,搢绅道丧,度不复有经济意,乃治第东都集贤里,沼石林丛,岑缭幽胜,午桥作别墅,其燠馆凉台,号绿野堂。”○13平泉草木:用唐代宰相李德裕故事,李德裕曾平泽潞刘稹之乱,后退隐。《旧唐书·李德裕传》:“东都于伊阙南置平泉别墅,清流翠筿,树石幽奇。”○14东山歌酒:用晋代名相谢安故事。谢安在淝水之战中大破前秦苻坚军,出仕前曾隐居东山。《晋书·谢安传》:“(安)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又:“安虽受朝寄,然东山之志,始末不渝。”

【译诗】

自从西晋灭亡晋元帝骑马南渡以来,

有几个人算得上是真正的治国能手?

想桓温率师北伐长安父老执酒相迎,

叹的是朝臣们只流连风景一切依旧。

当年西晋宰相王夷甫等人只尚空谈,

使山河沦陷神州陆沉往事不堪回首!

驰骋疆场驱逐金兵收复失地建功业,

本是爱国志士的大事您牢记在心头。

您的文章出色众人仰之如泰山北斗。

您是京城世族庭院的桐阴遮蔽白昼。

想当年您从出生就表现得不同寻常,

如今显露了才能正为国家操劳奔走。

您就像名相裴度暂居绿野欣赏风景,

像李德裕和谢安一样植草放歌饮酒。

等您东山再起完成收复中原的大业,

我还要来斟满酒杯为先生祝贺大寿。

【赏析】

辛弃疾的这首词以祝寿为题,忧伤国事,指斥南宋当权者昏庸无能、妥协误国,激励韩元吉奋起报国,抒发了自己虽遭闲置仍志在恢复中原、雄心未灭的激越情怀。

词的上片连用四则东晋故事以喻南宋之事,几乎全都是对国事的议论,先以“经纶手”三字振起全篇,再以低沉的笔调述说王夷甫等朝臣们误国、苟安依旧的幽愤,最后以高亢的情绪赞扬韩元吉志向非凡,抒发建功扬名的壮志豪情,真可谓指点江山的激昂文字,加之又多用设问来表现,气势逼人,矛头直指偏安江南的小朝廷。下片用谢安、裴度、李德裕三位贤相来比韩元吉,既是因为他们的处境有某些相似之处,更暗含以三贤相的伟业激励韩元吉奋进之意。因为是寿词,因此上半段对韩元吉作了一些揄扬。难能可贵的是最后几句,又回到“整顿乾坤”上来,仍然不落常格,始终保持了高昂的情调。

这首词最显著的特点是连篇用典,借古讽今。虽为祝韩南涧的大寿而作,而所言却大半是政治问题,写得不落俗套。其写作特点是议论多,感慨深,感情曲折回荡,终不离收复中原之志。全词九个典故的使用贴切恰当,使得激烈的感情变得婉转含蓄,大大扩充了诗歌的容量,表达了作者深沉而复杂的感情,做到了言约义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