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用黄山谷韵》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青玉案·用黄山谷韵

征鞍不见邯郸路,莫便匆匆归去。秋正萧条何以度。明窗小酌,暗灯清话,最好流连处。相逢各自伤迟迟,犹把新诗诵奇句。盐絮家风人所许。如今憔悴,但余双泪,一似黄梅雨。

【评说】

徐培均《李清照集笺注》云:“唐玲玲《论易安体》认为‘这是一首送别词,是与他弟弟告别的。’可备一说。”玩此词词意,“莫便”、“流连”等句,似与极亲之人絮语者,非亲人之情,无以至此。下片又道出“相逢”主题,更为明显,李易安诵其新诗,而有“家风”之赞,若是赞他人家风,则不宜有结句之自伤,盖虽有此家风,而自飘零如此,不免伤情甚矣!故“家风”一语,是兼对两人说者,略无疑问。故由下片推此作词意,此或李易安与人相逢之所感,而上片所写,则与词人有所关系者也。总之为易代飘零之感、物是人非之叹,世之兴衰无常,富贵人家尤变化巨大,而感受深刻。世之人也,能安于富贵而不能安于平常世俗之生活,岂鲜邪!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