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曾《细柳营》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刚正与耿直高悬辕门

——胡曾《细柳营》

细柳营

胡曾

文帝銮舆劳北征,条侯此地整严兵。

辕门不峻将军令,今日争知细柳营。

细柳营刀剑林立,周亚夫把刚正与耿直高悬在辕门​‍‌‍​‍‌‍‌‍​‍​‍‌‍​‍‌‍​‍​‍‌‍​‍‌​‍​‍​‍‌‍​‍​‍​‍‌‍‌‍‌‍‌‍​‍‌‍​‍​​‍​‍​‍​‍​‍​‍​‍‌‍​‍‌‍​‍‌‍‌‍‌‍​。

公元前158年,匈奴骑兵大举犯边,在烽火台数度升起的狼烟之中,细柳、霸上和棘门这三支护卫京师长安的队伍同时接受着战争的洗礼。劳军的銮舆歌吹动天,汉文帝有意让鎏金的马蹄腾踏黄尘,去对应边塞的烽火。霸上和棘门山呼万岁,领受着天子的恩典,逢迎着不可抗拒的皇权。然而,堂皇的仪仗却被来自细柳营的声音砸一个趔趄:“军中闻将军令,不闻天子之诏。”(《史记·绛侯周勃世家》)军中士卒都披坚执锐弓拉满月,即便是天子的车驾也要按辔而行。面对九五之尊的汉文帝,周亚夫身穿金甲而长揖:“介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见。”(同上)

这种拜见方式无论对人臣,还是对人主,都是莫大的考验。周亚夫的性格给了他在天子面前长揖不跪的勇气,匈奴的骑兵越过阴山,正以排山倒海之势逼近长安,他深知,治军不严,阵容不整,就是一种失职;而识才的明智同样也考验了一个至高无上的皇帝,“曩者霸上,棘门军,若见儿戏,其将固可袭而虏也,至于亚夫,可得犯邪?”(《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这句载入史书的评语与其说是在褒奖一个军纪严明,不为皇权所制的将军,莫如说是在褒奖皇帝本人。忠直之士历代均有,但能够发现忠直之士的帝王却并不多见。

历史进入景帝时代,周亚夫刚正不阿的性格没有改变,但天子已不是当年“按辔而行”的天子;细柳营仍旧壁垒森严,但新皇帝已显然不能适应这种迎驾的方式。当吴王刘濞策动的“七国之乱”被周亚夫的铁军击得一败涂地;当汉景帝的主张一再遭到周亚夫的阻谏,汉景帝为这位先朝老臣安排了一场特别的宴席:一大盘切碎的肉片,没有筷子,没有庆功的鼓乐。

细柳营君臣相知的一幕,没有被作为一种风尚延续下去,周亚夫最终死在自己耿直的性格上。五百件作为葬器的甲盾,成了新皇帝治罪先朝老臣的最好把柄。“君侯纵不反地上,即欲反地下耳。”这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不赦之罪一旦成立,周亚夫便别无去路,“不食五日,沤血而死。”(《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血水飞溅细柳营,和肃森的辕门形成最尴尬的对应。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