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哀江头》诗中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杜甫《哀江头》诗中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少陵野老吞声哭①,春日潜行曲江曲②。

江头宫殿锁千门③,细柳新蒲为谁绿④?

忆昔霓旌下南苑⑤,苑中万物生颜色⑥。

昭阳殿里第一人⑦,同辇随君侍君侧⑧。

辇前才人带弓箭⑨,白马嚼啮黄金勒⑩。

翻身向天仰射云,一笑正坠双飞翼[11]。

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12]。

清渭东流剑阁深[13],去住彼此无消息[14]。

人生有情泪沾臆[15],江水江花岂终极[16]!

黄昏胡骑尘满城[17],欲往城南望城北[18]。

【注释】

①少陵,为汉宣帝许皇后陵墓,在宣帝杜陵东南,杜甫曾住家于此,故自称“少陵野老”。吞声,不敢出声。吞声哭,犹饮泣。②潜行,秘密行走。曲江,在唐国都长安(今陕西西安)东南,当时为游赏胜地。曲江曲,指曲江深曲隐僻之地。③江头宫殿,指曲江边紫云楼、芙蓉苑、杏园、慈恩寺等建筑物。因无人居住,一片荒凉,故曰“锁千门”。④细柳新蒲,据康骈《剧谈录》卷下载,曲江“花卉环周,烟水明媚”,“入夏则菰蒲葱翠,柳阴四合,碧波红蕖,湛然可爱”。时当春日,蒲新生,柳丝细,故曰“细柳新蒲”。国破无主,无人欣赏,故曰“为谁绿”。三字沉痛。⑤霓旌,云霓般的彩色旗帜,指天子仪仗。南苑,指芙蓉苑,在曲江之南。⑥生颜色,谓皇帝游幸,万物增辉。⑦昭阳殿,汉代宫殿名。汉成帝皇后赵飞燕居昭阳殿,甚得宠幸。此以赵飞燕比玄宗杨贵妃。⑧辇,皇帝乘坐的车子。同辇随君,《汉书·外戚传》载:汉成帝游于后庭,欲与班婕妤同辇载,婕妤推辞,以为圣贤之君当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女。成帝善其言而止。此暗用班婕妤事以讽玄宗和贵妃。⑨才人,宫中女官名。⑩啮(niè),咬。黄金勒,以黄金为饰的马嚼口。《明皇杂录》卷下:“上将幸华清宫,贵妃姊妹竞车服”,“竞购名马,以黄金为衔勒,组绣为障泥”。[11]仰射云,仰射空中飞鸟。一笑,指杨贵妃因才人射中飞鸟而为之一笑。正坠双飞翼,已暗含玄宗、贵妃马嵬死别事。[12]明眸皓齿,指杨贵妃。二句指杨贵妃在马嵬坡被缢死事。马嵬坡,在今陕西兴平县北,西距长安百余里。归不得,一是贵妃已死,二是长安沦陷,故云。昔之“明眸皓齿”与今之“血污游魂”形成强烈而鲜明的对比。[13]清渭东流,指贵妃藁葬渭滨。马嵬南滨渭水,由西向东流向长安。剑阁,在今四川剑阁县北,为玄宗西行入蜀所经之地。[14]去住彼此,指玄宗、贵妃。去指玄宗幸蜀西去,住指贵妃死葬渭滨。彼去此住,生死相隔,故曰“无消息”。[15]臆,胸膛。[16]终极,犹穷尽。岂终极,是指水自流,花自开,无知无情,年年依旧,永无尽期。水,一作“草”。岂终极,与上句“人生有情”相对,又与前“为谁绿”相照应。[17]胡骑,指安史叛军。[18]欲往,犹将往。城南,原注:“甫家居城南。”时已黄昏,应回住处,故欲往城南。望城北者,是望官军之北来收复长安。时肃宗在灵武,地处长安西北。《悲陈陶》“都人回面向北啼,日夜更望官军至”,亦是此意。

【评析】

至德二载(757)春陷贼长安时作。诗写作者春日潜行曲江而感玄宗与杨妃生离死别之事,着力突出一个“哀”字。全诗分三层写哀:开头四句为第一层,是写诗人潜行曲江,目睹乱后衰败凄凉景象而引起的深哀隐痛。从“忆昔霓旌下南苑”到“一笑正坠双飞翼”八句为第二层,是用追叙的手法极写昔日游苑之盛与杨妃的恃宠豪奢。表面上是写昔日之“乐”,但“乐”中含哀,以乐衬哀,倍增其哀。“明眸皓齿今何在”最后八句为第三层,乐极生悲,又从往昔跌回现实,悲杨妃之不幸,哀国家之多难,愤叛军之猖獗。今昔对比,深悲巨痛,彻人心肺。哀乐关乎国运。哀江头,哀杨妃也,哀玄宗也,哀国破之痛也。全诗词婉而雅,意深而微,讽而含情,极尽开阖变化之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