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小琼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郑小琼作品

雨落在螺丝间,那些锈会长出蓬松的羽毛

雨落在机台上,那些齿轮在冷却油间松弛

雨落在啤机切割线上,雨水在空荡荡的空中停顿

它被剪裁、雨落在空荡荡的厂房,雨落着沉默的烟囱

雨打湿我的眼睛,雨水落在疲惫的厂房,生锈的厂房

停工的厂房,雨水在腐烂,在生锈,在衰败,在碎裂的

灯泡上跳荡

雨水落在散乱的零件,抛弃的编织厂,豁嘴的大门,雨

落在车间

雨落在库房,一小滴雨落生锈的路灯,雨像幽灵穿过

衰败的工业区

雨落在浑浊不堪的发电房,我遇见散落的螺丝、扳手、

起子

电线、开关把手,雨落野草萋萋的花园,雨落在无人的

宿舍

雨悬挂在半空,静静地,像失业的工人,寻找落下的

位置

雨落露天的旧货仓,它衰老,有如年迈的看门人

他孤独,对着生锈的雨水,雨水仿佛为昔日失去的繁华

哭泣

雨落着,就像倒闭的厂房,雨是琐碎、残余,它在低低

叙述失业、衰败、凋敝、灰暗的乌云纠缠着雨滴

伤感的纯洁,我与雨在空旷的厂房行走,与雨声、与野

鸟、与杂草

和一颗空荡荡的心在一起

雨落在“厂房招租”的招牌,它蓝色的底牌像天空,白

色字迹

像雨,在落着

在孤独的看门人皱纹间,雨落着,雨落下,心啊

像另一滴伤感的雨,静静地,落下

选自《青年作家》2016年第9期

庄园

它的幽暗是我明亮的诗篇,阴濡的春雨间

剩下孤独的背影,纸窗棂下有隐秘的羞涩

纯洁的蓝变成忧郁而伤感,它敛收翅膀

时隔多年,我读它的衰老、疲惫、冷清

这么多年,我无法接受昆曲中的缓慢

它有江南一样绿色的伤心与清凉

时间以相同的方式传递疼痛的关节

粘腻的人世间站满避雨的行人

石阶像梦一样长,绸质的生活遍布雨水

她倚着门框,目睹消失于雨中的旅人

他们是尘世遗弃的碎骨,有江南的绮绿

它已经衰老,斑驳成静止的木刻画

雨已落尽,世事似戏已终结

人走灯未熄,它还照亮孤独的灵魂

那些门扉,还没关闭,它们还有

相同的旅程,美丽焚烧它的脸庞

木头化雷霆,闪电读石头的诗篇

墙与雕窗孵化旧梦,温暖或者冷清

树木依旧扶着阳光生长,燕卵模仿

春天的啼唱,时间的汁液滋润流水

一寸一寸地阅读来自庄园内部的诗篇

从后窗的竹林飘来深井样的孤寂

废弃的庄园在黑夜里令人陌生

她用烛灯拦截住时间,点燃宿命

选自《星星》上旬刊2016年第1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