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秋兴八首(选三)》古诗注释与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杜甫《秋兴八首(选三)》古诗注释与赏析

其一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①。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②。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③。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④。

【注释】

①玉露,白露。萧森,萧瑟阴森。二句谓江峡之间,白露既下,凋伤枫林,殷红惨目,气象萧森。②江,长江。兼天,犹连天。塞,关隘险要之处,此指夔州。接地阴,指风云笼罩,地上阴暗。二句接上极写巫山巫峡秋气萧森之状。③丛菊两开,即两见菊开,此是就去蜀时日而言。代宗永泰元年(765)五月,杜甫离开成都南下,秋居云安(今重庆云阳),是一见菊开也。大历元年暮春,自云安至夔州,至秋,是两见菊开也。他日,常指后日、来日。也可指往日、前日。这里是后者。他日泪,犹言往日泪,流了多年的眼泪。孤舟一系,由蜀至夔,是沿水路乘舟东下,一身系于孤舟,故云。故园心,思念长安的心情。长安是唐王朝的首都,也是杜甫的祖籍所在地。因此,在这里故园、故国是合二为一的。这两句里的“开”、“系”都有双关义:开,是指花开,也是指泪下。系,是指身系孤舟,也是指心系故园。④二句谓深秋时节家家都在为游子赶制寒衣,傍晚时分白帝城高处传来阵阵捣衣声,更触动漂泊者的怀乡之情。催刀尺,赶裁寒衣。砧,捣衣石。

【评析】

大历元年(766)秋在夔州作。秋兴之兴,是感兴、发兴之意。杜甫漂泊多年,寓居夔州,往事历历,时萦胸臆。值兹秋日,见草木之凋谢,景物之萧森,触景伤情,引发了对长安的思念与回忆,写下了这组联章体七律。这组诗的内容,大致可分为两部分,第四首是过渡,前三首以咏夔州秋景为主而遥忆长安,夔州详而长安略;后五首以回忆长安为主而回应夔州,长安详而夔州略。八首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中心思想是“故国之思”。所思之情事,广泛而又具体,基本内容是,长安盛衰之变,个人遭遇之感。然国事多而己事少,体现了杜甫忧国忧乱忠君爱国的一贯思想。《秋兴八首》是杜甫惨淡经营之作,艺术上堪称登峰造极。

第一首,是后七首的发端,自夔州秋景起兴,写面对三峡萧森景象而引起的羁旅怀乡之思。“故园心”三字,既是本诗主脑,亦是八诗枢纽。而末三字“急暮砧”又唤起次章首句之“落日斜”,可见针线之密。

其二

夔府孤城落日斜①,每依北斗望京华②。

听猿实下三声泪,奉使虚随八月槎③。

画省香炉违伏枕④,山楼粉堞隐悲笳⑤。

请看石上藤萝月,已映洲前芦荻花⑥。

【注释】

①夔府,即夔州。贞观十四年(640)在夔州设都督府,故云。②此句是说常常依循北斗的位置而远望长安。每依,言夜夜如此。北斗,北斗七星。杜诗《月三首》其一:“故园当北斗,直指照西秦。”《历历》:“巫峡西江外,秦城北斗边。”《哭王彭州抡》:“巫峡长云雨,秦城近斗杓。”北斗在北,长安亦在北,故依北斗而遥望长安,抒发羁旅思乡之情。③古有渔歌曰:“巴东三峡巫峡长,猿鸣三声泪沾裳。”上句出此。听猿堕泪,身历苦境始觉其真,故曰“实下”。本应作“听猿三声实下泪”,因拘于声律,变化为“实下三声泪”。八月槎,《博物志》载:“天河与海通,近世有人居海渚者,年年八月,有浮槎去来,不失期。”而《荆楚岁时记》引《博物志》则作“汉武帝令张骞穷河源,乘槎经月而去”云云。槎,木筏。杜诗乃借用二事。奉使,以严武比张骞,指严武奉命重镇蜀为剑南节度使。武荐甫为节度参谋、检校工部员外郎,原应有随之返京朝天之一日,但因武死而化为泡影,故曰“虚随”。④画省香炉,指昔日在京华任左拾遗时。画省,汉代指尚书省,此指门下省。杜甫为拾遗之左省虽为门下省,然汉代无门下省,古人诗文往往假古之官署与今之相当者为代称,唐代以尚书、门下、中书三省并称,故三省皆可仿尚书省之例而称画省。违,违离。伏枕,指衰病。违伏枕,乃言因衰病伏枕而与画省香炉相违。实为婉辞,深寓感慨。⑤山楼,指夔州城楼。粉堞(dié),白色的女墙,借指城墙。隐悲笳,悲凉的胡笳声隐没于山城楼墙间。⑥二句是写伫望沉思之久,可见恋阙情深。石上藤萝月,是指初升的月亮。已映洲前,是说月升中天。

【评析】

第二首写由日落到夜深诗人伫立遥望长安的情景。“望京华”,乃八章之旨,特于此章拈出,与首章“故园心”实一脉相承也。孤城落日、哀猿悲笳,是夔州眼前之景;而奉使虚随、画省香炉,乃思归感旧之情。“虚随”、“伏枕”,感慨颇深。尾联通过写月光的移动,突现自己伫望之久,思京之切,一片报国之情,跃然纸上。

其六

瞿塘峡口曲江头,万里风烟接素秋①。

花萼夹城通御气②,芙蓉小苑入边愁③。

珠帘绣柱围黄鹄④,锦缆牙樯起白鸥⑤。

回首可怜歌舞地,秦中自古帝王州⑥。

【注释】

①瞿塘峡,在夔州东,为三峡门户;曲江,为长安名胜之地。万里风烟,指夔州与长安相隔万里之遥;素秋,古人以秋属西方,其色白,故称素秋。此联高度浓缩:夔州与长安虽地悬万里,但一个“接”字联通时空,交织成苍远悲凉的艺术境界。此联既与第一首的“塞上风云接地阴”相呼应,又与颔联对句之“芙蓉小苑入边愁”一脉贯通。既写秋景之萧索凄凉,又深寓伤时念乱怀乡恋阙之悲。②花萼,即花萼相辉之楼,在长安南内兴庆宫西南隅。夹城,复道。唐玄宗先后于开元十四年和开元二十年两次扩建兴庆宫,自大明宫沿长安东郭城经通化、春明、延兴三门,直至曲江、芙蓉园,修筑复道,两墙对起,以潜行往来,是为夹城。因系唐玄宗为游赏方便所修,故曰“通御气”。③芙蓉小苑,即芙蓉园。入边愁,传来边地战乱的消息。史载,安禄山反报至,唐玄宗在逃跑之前,曾登兴庆宫花萼楼置酒,四顾凄怆。边愁,指安禄山在边地叛乱而引起的忧愁。④珠帘绣柱,指曲江行宫别院之楼亭建筑,极写其富丽华美。黄鹄,即天鹅。因曲江宫殿林立,环绕水面,把黄鹄都包围其中了,故云“围黄鹄”。⑤锦缆牙樯,指曲江中装饰华美的游船。锦缆,彩丝做的船索。牙樯,用象牙装饰的桅杆。因曲江上舟楫往来不息,水鸟都被惊飞,故云“起白鸥”。⑥歌舞地,指曲江。曲江昔日为繁华的歌舞之地,可是如今屡遭兵燹,荒凉寂寞,真是不堪回首,故曰“可怜”。秦中,即关中。此借指长安。长安自古以来就是帝王建都所在,昔日歌舞地,今化为戎马场,意在告诫统治者勿耽于荒淫佚乐,宜自强自励。可怜、自古四字,正寓无限哀伤和感慨。

【评析】

第六首回忆曲江当年歌舞游宴之繁华。诗人在万里之外的瞿塘峡口,回想往日玄宗游幸曲江的盛况,自古帝王州的今昔盛衰变化,不禁感慨系之。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