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绛唇》漱玉词赏析

作者: 来源:

点绛唇

寂寞深闺,柔肠一寸愁千缕。惜春春去,几点催花雨。倚遍栏干,只是无情绪!人何处?连天衰草,望断归来路。

【评说】

“催”之一字,实亦“摧”也。深闺寂寞,非是寂寞,只是无聊耳。寂寞一事,余弱冠以前不知为何物,渐近而立,始能知之也,奈何!“倚遍”,一“遍”字佳甚,非尽处处之为“遍”也,次数之多、频率之高所谓“遍”也。即是暮春时节,何来“衰草”之谓?生机未大见也,实则“连天”一语,已见其消息者矣。呜咽缠绵,本词体本色(然豪放词亦未必不然),而乐使之然者,故黄河清《草堂诗余续集》云:“夫词体纤弱,壮夫不为。独异篇什寂寥,彼歌《金缕》、唱《柳枝》者,其声宛转易穷耳。所刻《续集》中如李后主之‘秋闺’,李易安之‘闺思’,晏叔原之‘春景’,萧竹屋之‘纪梦’、‘怀旧’,周美成之‘春情’……以此数阕,授一小青蛾,拨银筝,倚绿窗,作曼声,则绕梁遏云,亦足令多情人魂销也。”纸醉金迷,无限风雅,作高士行径,则天下乐之者众矣,何待此邪!茅暎《词的》云:“易安往矣,不可复得。每作词时,为酬一杯酒。”此论诚是,然此作尚不足当之也。陆云龙《词菁》评云“泪尽个中”,却太过矣,李易安此时尚不至此,直是怨多耳。陈廷焯《云韶集》云:“情词并胜,神韵悠然。”其实只是情胜,词则寻常。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