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御街行(燔柴烟断星河曙)》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御街行(燔柴烟断星河曙)

燔柴烟断星河曙。宝辇回天步。端门羽卫簇雕阑,六乐舜韶先举。鹤书羽下,鸡竿高耸,恩霈均寰宇。赤霜袍烂飘香雾。喜色成春煦。九仪三事仰天颜,八彩旋生眉宇。椿龄无尽,萝图有庆,常作乾坤主。

【注释】

《御街行》:《乐章集》注明为双调,是唐教坊十八调之一,曲名为柳永自制。盖因写御楼肆赦,故取以为名。此词毛本与《全宋词》本题曰“圣寿”,均误。宋制每三年一郊祀,祀后必大赦。据《宋史·仁宗纪》载:庆历元年(1041)十一月“丙寅,祀天地于圜丘,大赦,改元”;四年(1044)十一月“壬午,冬至,祀天地于圜丘,大赦”。但庆历四年,柳永已至成都,不在汴京,故又知此词当写于庆历元年(1041)十一月大赦时。“燔柴”句:意谓祭天的仪式结束后天已明了。燔柴烟断,祭天的仪式刚刚结束。《礼记·祭法》:“燔柴于泰坛,祭天也。”星河,天河。“宝辇”句:意谓皇帝乘鸾驾返回。宝辇,饰以金玉之车,此处谓天子之车。天步,天子回鸾。“端门”句:谓端门外皇帝的卫士与仪仗聚集在栏杆前。端门,宫殿的正南门。羽卫,皇帝的卫队与仪仗。雕阑,雕花彩饰的栏杆。“六乐”句:谓六乐之中先奏舜之《韶》乐。六乐,谓云门、大咸、大韶、大夏、大濩、大武,六乐皆舞乐。大夏、大濩、大武,为夏、商、周三代之乐。舜韶,谓舜命夔所制之《韶》乐。宋制,大赦用雅乐,“圣寿”用燕乐。据此句即可断非写“圣寿”。“鹤书”句:意谓皇帝赦免罪犯的赦书从鹤口中漫漫飞下。鹤书,悬于木鹤口中的赦书。鸡竿:悬赦书的高竿,上有木鸡,故名。“恩霈”句:谓天下所有的人包括囚犯在内,都能蒙受到皇帝如霈然甘霖般的恩德。寰宇,犹天下。“赤霜袍”句:意谓皇帝穿着赤霜袍,端坐在缭绕的香雾之中。赤霜袍,传说中神仙所穿之袍,此处谓皇帝之袍。“喜色”句:谓肆赦时的喜庆气氛,像春阳一样和煦。“九仪”句:谓参加肆赦的大官们都瞻仰皇帝之仪容。九仪,周代对九种命官的授命仪式,此处谓司九仪之官。三事,本指天、地、人三事,此指治天、地、人三事之大夫,即三公。御街行·“八彩”句:谓皇帝也旋即高兴得眉额间生出八彩。《春秋元命苞》:“尧眉八彩,舜目重瞳。”“椿龄”句:意谓万寿无疆。《庄子·逍遥游》:“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萝图”句:意为普天同庆。萝图,本为以香萝织成的坐席。《淮南子》:“往古之时,援绝瑞,席萝图。”注:“萝致图籍而席之。”后或以萝图为皇图,意为国境之内。“常作”句:谓常作天下之主,即祝愿天子万寿无疆。

【评析】

此词是记宋代御楼肆赦的罕见的艺术文献。上片写肆赦场面:“燔柴”二句写祭天之后天子回鸾。“端门”二句写肆赦仪式开始时之天子仪仗与奏乐。“鹤书”三句写卫士缘竿而上摘取赦书始末。下片写肆赦后之庆祝场面:“赤霜”二句写肆赦后天子之端坐御位,“喜色成春煦”。“九仪”二句写群臣庆贺,天子眉飞色舞。“椿龄”三句写群臣祝愿天子万寿无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