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埜《水龙吟· 酹辛稼轩墓,在分水岭下》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水龙吟· 酹辛稼轩墓,在分水岭下

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得凌云气?遐方异域,当年滴尽,英雄清泪。星斗撑肠,云烟盈纸,纵横游戏。漫人间留得,阳春白雪,千载下,无人继。

不见戟门华第,见萧萧、竹枯松悴‍‌‍‍‌‍‌‍‍‍‌‍‍‌‍‍‍‌‍‍‌‍‍‍‌‍‍‍‍‌‍‌‍‌‍‌‍‍‌‍‍‍‍‍‍‍‍‍‌‍‍‌‍‍‌‍‌‍‌‍。问谁料理,带湖烟景,瓢泉风味?万里中原,不堪回首,人生如寄。且临风高唱,逍遥旧曲,为先生酹。

词的上片从写景引出对辛弃疾的赞颂,但这种笔法与传统的比兴之法有别,是以赋法来展开的。起头两句“岭头一片青山,可能埋得凌云气”,用反问的句式写出辛墓所在的分水岭(在今江西铅山南)山色苍翠,英雄志士生前的凌云豪气如今并未绝灭,仍在润泽草木,孕育生机。肃然起敬的口气,充分表明词人对前贤的仰慕。下面几句,便转入对稼轩传奇般的一生的回忆与感慨。“遐方异域,当年滴尽,英雄清泪”,指辛弃疾在南归前与金军斗争的事迹。此处“遐方异域”,即指辛弃疾曾经战斗过的金占区诸地;“滴尽”英雄泪,即指其所在的义军主力因内贼破坏而告瓦解之恨。“星斗撑肠,云烟盈纸,纵横游戏”,写稼轩南归后常被投闲置散,不能实现恢复故土的理想,因此将一腔忠愤之气抒发到词这种原被视为小道的文体中,遂留下许多“大声鞺鞳,小声铿訇,横绝六合,扫空万古”的杰作。“撑肠”云云,暗用苏轼“空肠得酒芒角出”的名句,表现稼轩不遇的愁闷;“星斗”、“云烟”,则见出他的刚毅坚定的心志和豪迈磊落的胸怀。“纵横游戏”,语含酸辛,词气“纵横”,仅能以为“游戏”,真是一代英雄志不能展的大悲哀啊!因此,歇拍“漫人间留得,阳春白雪,千载下,无人继”几句,便深致叹惋之意。稼轩的一腔忠愤之气化作慷慨激昂、沉郁顿挫的壮词,这壮词有如高雅的《阳春》、《白雪》之歌,后人恐怕是难以为继的。这里实有两层意思:一是赞颂稼轩词的造诣之高,为后人所难以企及;二是隐指南宋灭亡后,元朝的统治趋于稳固,像稼轩那样充满爱国情愫、坚持恢复志向的壮词已不复可见。这一点从下片的“万里中原,不堪回首”两句可以得到佐证。

下片仍从景物写起,借景寄情,承上片末“无人继”的感慨,在回忆稼轩的志行之后,抒发对稼轩的缅怀之情。换头用“不见……,(只)见……”的句式,颇有深致。古代高级官员府第门前列戟,故称“戟门”。此处言辛弃疾生前府第早已不复可见,只见满目枯萎的老竹和憔悴的古松,显得十分荒凉萧瑟。言外不胜今昔之感。下面“问谁”三句,是无疑之问。明知稼轩已逝,当年他所栖居的带湖与瓢泉没有人再为之照料管理,却仍作一问,看似无理,实则情词绵邈,意最深挚。如此,则曲直相济,浩荡之中甚见淳洄之妙。而“带湖”、“瓢泉”两个特征极强的地名,对读者接受这一凭吊稼轩的文本,也有着很重要的指示作用。这一问,对稼轩“志士凄凉闲处老”、“却将万字平戎策,换得东家种树书”的悲凉是深有体味的,我们似乎不宜将“带湖烟景,瓢泉风味”仅仅看作对稼轩隐居生活的欣赏。这也可以从下面“万里中原,不堪回首”数语看出。作者想到这些,忍不住长叹“不堪回首”望中原--如今的天下哪里还有宋朝的一杯土啊!但作者并未深入致慨,马上就将词笔转到对“人生如寄”的无可奈何上来。而这也充分照应了“酹轩墓”的题面。“临风高唱,逍遥旧曲”,唱的当是有“带湖烟景,瓢泉风味”的《水调歌头·盟鸥》一类歌词,这也就在表面上将词意由哀惋转到了旷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