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甫《江畔独步寻花》原文解读|赏析综述|题解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江畔独步寻花

杜甫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题解】

选自《全唐诗》。

上元元年(760),杜甫卜居成都西郊草堂。在饱经离乱之后,开始有了一个安身的处所,过着一生中较为安定的生活,心情十分喜悦,有时和朋友到浣花溪边散步。诗题中的“江畔”,便指锦江江边。“独步”,在一个春光明媚的时节,诗人约酒友斛斯融一同赏春,不遇,只好独自信步江滨。胜日寻芳,纵情观赏,情随景生,随处成咏,写下了《江畔独步七绝句》组诗,共七首。本诗是其中第六首。

【解读】

全诗四句,诗意发展分两层。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黄四娘家栽植了很多花木,连园中幽深的小径也缀满了花蕾,那争奇斗妍的繁花压得枝条儿低垂。〕

第一层,突出“花满蹊”、“压枝低”,写黄四娘家繁花盛开,争奇斗妍,显示了百花争荣的静态美。

第一句,写诗人沿“江畔独步寻花”来到近邻爱花的黄四娘家,点明观花的地点。“娘”,是唐人对妇女的美称。唐人还有一种风习,以称呼对方的排行为尊敬。以人名入诗,生活情趣颇浓。诗人一走进黄家,出现在面前的满眼是花。诗人为“寻花”而来,寻到了花,于是即兴而吟,构思成了“黄四娘家花满蹊”的诗句。这句,着重写“花”,突出了一个“满”字,写花多,连园中小径也缀满了花蕾。那么,满园处处、角角落落全是花之意,便从字背自然透出。黄四娘家育有哪些花种,各是何种颜色,何样花形,多么美,都没有写,任你自己想象。诗只粗勾了一笔“花满”,便将整个院子是一座花园,是一片花海的景象,显现在读者面前。“蹊”中不能植花,也不可能置花,那么为什么写作“花满蹊”呢?这层意思,诗的第二句便作了极为自然的“回答”。

“千朵万朵压枝低”,前句,是拍摄的黄家花园的全镜头,突出了园中小径也被花蕾遮盖了;这句,是拍的特写镜头,突出了笼盖小径的花枝,描绘花朵的繁盛。“千朵万朵”,以“千万”极写花之多,之密,是上句“满”字的具体化。“压枝低”,更是形象,花“压”花枝,花枝被“压”而“低”垂。一个“压”字与一个“低”字配合,不仅表现了花朵的稠密,同时也含有花朵之大,之重的意思,形象地写出了花枝繁茂,花团锦簇的景象,宛如历历在目。花枝低垂,一个“低”字,不仅绘出了花枝的一种极美的神态,而且也极为自然地“回答”了前句为什么写“花满蹊”的道理。然而,这绝非是一种理性的道理上的“回答”,而是一种前后句辉映诗的意境的创造。令人想象到:诗人伫立花丛之中,见枝头花朵累累,沉甸甸地把枝条都压弯了,把园中小径都笼盖了,展示了一幅春花烂熳的画面。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对对蝴蝶在花间不时地追逐戏舞,不舍离去,依依多情;玲珑娇美的黄莺在花木中悠闲自在地尽情欢唱,歌声多么甜美。〕

第二层,用两个对句,分写蝶舞莺啼,渲染黄家花园里的春意喧闹。

“留连戏蝶时时舞”,前两句写花的繁盛,这一句着墨写花香。但诗中没有出现“花香清幽”、“花香浓郁”、“花香四溢”等字眼,那样写花香,没有形象,缺少直感,缺乏诗味,也无画意。是什么引来了蝴蝶,是花形花色吗?否,是花香。花的清香溢满了黄家花园,溢满了空气之中,随风飘去,飘到了很远,把远处的对对蝴蝶也吸引来了。“蝶”前加了“留连”、“戏”双层修饰语。“留连”,即留恋之意,表明“蝶恋花”的意思。蝴蝶被花容之美所恋,被花香之幽所引,舍不得离去,现出依依多情的神态。“戏”字,写出了群蝶在花间盘桓戏舞,绘出了“戏蝶”活泼、欢快、轻盈的身影,渲染了园中的寂静。“时时舞”,就不是偶尔一见,有这三字,表现了彩蝶时而停落在花间,与花比美,令人难以辨出哪是花,哪是蝶;时而振翅起飞,翩翩而舞,像片片花朵盛开在空中,五颜六色,把画面描绘得分外活泼,充满勃勃的生气。“时时”叠用,表明了是群蝶飞舞,此停彼飞,彼停此飞之意。我们从彩蝶飞舞的形象中,不是已嗅到了花的浓香了吗?不是已体味到了“枝头春意闹”的妙趣了吗?

花可爱,蝶的舞姿更可爱,自然使漫步的诗人也“留连”起来。但他并未停步,徐徐前行,因风光无限,美景尚多。正在赏心悦目之际,恰巧传来一串黄莺动听的歌声,将陶醉于花丛中的诗人唤醒,使之陶然神往。此即为末句的意境。

“自在娇莺恰恰啼”,前句写花香,写蝶舞,这句写鸟语,写莺啼,从形式上、意义上都对应了起来。这两句是“上对”,在完成一般对句的要求之外,还用了“双声对”(以“留连”,对“自在”),“叠字对”(以“时时”对“恰恰”),所以声调特别和谐婉转。写出了蝶舞莺啼在意态上给人的感觉,含有浓厚的抒情气氛。是花香引来的蝴蝶,大概也是花香引来的黄莺吧。黄莺飞来这里,见满园春花,满园蝶飞,嗅满园花香,在这一片大好春光里,她是一种怎样的情态呢?“莺”前用了“自在”、“娇”两层修饰语。“自在”,是写黄莺的情态,轻松自由、悠闲自在地在花间飞来,跳去,衬出了园中的幽静。“娇”字,是写黄莺的形象,玲珑娇美,令人感到亲切可爱,这与红花、绿叶、舞蝶的背景又是多么谐调。原来显得有点静寂的花园里,添了此起彼伏的几声黄莺的啼叫,顿时活跃了起来,春意增浓,热闹非凡,喜气洋洋。“恰恰”叠用,有“适逢其时”之意。诗人独步至此,刚好碰上莺啼,自然感到一种意外的喜悦。这是大自然春天的“语言”,这是阳春的赞歌。诗写黄莺也是为了衬花,咏春,诗人是借黄莺之口在为繁花似锦的春天尽情歌唱,抒发自己对大好春光无限热爱的情感。

诗在莺歌声中结束,饶有余味。读诗至此,仿佛自己也走在成都郊外“黄四娘家”的花蹊上,和诗人一同享受那明媚春光给予的无穷美感。

诗岂仅是写蝶、写莺,而也是诗人心情的抒写,蝶的“留连”,即是作者留恋不忍离去的情思;莺的“自在”,也是诗人的欢悦心情。这样把诗写活了,把赏花人为美景陶醉、惊喜不已的情态表现得惟妙惟肖。

诗写黄四娘家花园,虽无一笔正面描写黄四娘,但从她经营的美丽的花园中,可以见到她高洁的情怀与爱好。

【综述】

这首意境优美的诗,是诗人即兴抒怀之作。生动形象地描绘出黄四娘家花木繁茂,鸟语花香,春光烂漫,含有浓郁的抒情气氛,表达了诗人热爱美好春天的思想感情。

诗人对锦江春景观察细致,描画入微,写得色彩秾丽,春意盎然。“花满蹊”、“千朵万朵”,观察细致;“压枝低”,刻画形象。后两句,写蝶舞,写莺啼,画面飞动,一片热闹,有声有色,给人以清新的美感。

即景抒情,寓情于景。此诗在写春花繁盛、莺歌蝶舞的绮丽风光中,烘托出诗人欣喜的心情。“留连”、“自在”,都饱含着诗人的感情。景含情写出,情寓于景中抒发,艳丽的春色与诗人的喜悦之情相融合,酿浓了诗味,增强了诗的艺术感染力。

这首诗双声(“留连”、“自在”)与叠韵词(“时时”、“恰恰”)的巧妙运用,如贯珠相联,音调婉转,增添了诗的音乐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