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威廉·华兹华斯:无题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王海龙

蛾眉月,闪闪星

月夜清辉明。

极目望,驰思情,

浩渺隔清空。

每忆汝,疑虑释,

孰尊孰卑?繁华一梦。

(王海龙译)

(英国)威廉·华兹华斯

这是华兹华斯晚年所写的一首小。乍看来极短,其内蕴却非常丰满,字字情真,语重心长,充满了“天凉好个秋”般的人生浩叹。

这首小诗极清丽,很象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小令。诗人一生大半在湖区度过,对夜、星、月有着极深刻的体会,也写过大量咏月夜、星光的诗作,而我以为这首小诗在其中堪为上乘。

此诗炼句极精审,一开头就把我们领入了朦胧的月夜,月是新月,如蛾眉窈窕;星儿由雾露沾湿而俏皮地眨眼,淡淡几笔把肃穆而静态的夜空写得妩媚而喧闹起来。这种天真和情趣是一个伏笔,为下面苍凉的人生哲理作铺垫。月夜的清辉明亮感人,于是,诗人心驰神往,思念旧事,虑及人生,切入主题。

极目望处,一片朦胧,这种意象引发了诗人心中的凄迷,由眼前之景而瞑思悟“道”:人生苦短,青春难再,清空之致虽佳,然苍茫浩渺,山重水隔,去日无多。虽经上下求索,跌宕腾挪,然宝刀渐老,慨以当歌,其意已悲多于愤,苍哑失声……早年曾号呼转徙的诗人深悟理想境界之难寻,在月夜的诗中把它写得朦胧多于悲壮,消沉多于崇高。这是另一种境界的“道”。

最后两句,在此主题上引申。每思及旧事,切入今境,遂进入另一超凡境界:人生善善恶恶算得了什么,在更伟大的自然、永恒法则面前,什么功利性十足的是是非非、尊卑易位都无非是无聊的喧争,在永恒的自然,永恒的星、月、夜空面前,这些都不过是繁华一梦罢了。

这首小诗技巧十分完善,境界也很高远,超凡脱俗,意境朦胧凄美,但格调过于苍凉。它是华兹华斯晚年精神世界的写照。他在晚年的困厄中每忆旧事,唏嘘不能自己,由早年的风发扬厉到晚年的坎坷潦倒,诗人的心中承受了过多的苦难,难免不发之于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