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淘沙》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浪淘沙

帘外五更风,吹梦无踪。画楼重上与谁同?记得玉钗斜拨火,宝篆成空。回首紫金峰,雨润烟浓。一江春浪醉醒中。留得罗襟前日泪,弹与征鸿。

【评说】

此作大有郁磊之意,言外有意,意外有味。沈际飞《草堂诗馀续集》卷上云:“‘吹梦’奇,幻想异妄。”所谓“吹梦”之句,亦非幻想,但是李易安轻巧起兴,以本无关联之“五更风”与“梦”拼接,便觉趣味无穷;其意则无非做不成梦耳。陈廷焯《白雨斋词话》卷二云:“凄艳不忍卒读,其为德夫作乎?”又《云韶集》云:“情辞凄绝,多少血泪。”况周颐《淑玉词笺》云:“玉梅词隐云:前《孤雁儿》云:‘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此阕云:‘画楼重上与谁同……’皆悼亡词也。其清才也如彼,其深情也如此。玉台晚节之诬,忍令斯人任受耶?”思既往之缠绵,而今无奈也,唯有一腔老泪,“弹与征鸿”,更何况“吹梦无踪”邪?凄凉之甚矣,个人命运之与民族、国家相连,顾亭林所谓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者,后代之人,谁会此念邪!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