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朔风吹散三更雪》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梦好莫催醒,由他好处行。无端听画角,枕畔红冰薄。塞马一声嘶,残星拂大旗。

词译

你领略过这里,猎猎作响的风,皑皑的雪,怅寥的十月。但你的梦,是一块三生石。

石上刻着桃花、月光和爱人的名字,情定三生。画角声响时,桃花花瓣,纷纷扬扬地飘落。你以泪水作字,镌刻在思念的脸庞,把寂寞的枕头染红。

推开都门,你听见汉马嘶风,边鸿叫月。浩瀚的星空,忧郁而苍茫。

评析

此阕词情景交融,形神结合,展示出一幅深秋初冬边塞生活的壮美图景,那凄紧的朔风吹不散征人的思家之念,塞外苦寒、风雪之夜与入梦归家、闺中旖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奈何画角一声、塞马长嘶终于带走梦境,征人又再次面对冰冷的边塞清晨,缠绵中透着悲凉寂寞,格调分外凄清。

上阕由景入情,而荒景映衬凄情,强烈对比中动人神魄。“朔风吹散三更雪,倩魂犹恋桃花月。”词一开篇即以比兴的手法,写极自己对爱人的强烈思念之情。强劲的朔风吹散了三更雪,却吹不散自己对爱人思慕眷恋的缱绻之情。这里比兴手法的运用极大地强化了词作的艺术感染力。“梦好莫催醒”说明词人梦得以圆,他的梦魂回到了春光明媚、其乐融融的温柔之家,因为是极其甜美,所以词人嘱咐不要催他醒来,“由他好处行”。

下阕亦是写梦,但不再是写“好梦留人睡”,而是写征夫在塞上被画角惊醒,梦中因思念而落泪,醒来枕边泪已如冰,这时候又听见帐外塞马长嘶,走出去,只看见军旗在夜风中猎猎作响,而天空星光已寥,留在大旗上的只有一点残辉,展眼望去,塞上天地清空苍茫。与上阕相较,下阕不但视角由小转大,更把读者的视觉、听觉间隔调动,“画角”“马嘶”与化冰的情泪、伴旗的残星,交织成一幅声色纷呈的画面,让读者领受到一股悲怆无依的愁绪、一种苍茫阔大的意境,艺术上已臻极高境地。

纳兰性德的这类词,在边塞诗词由南宋的流于粗疏直至湮灭之后,一新世人耳目。更重要的是,这种情怀已渗入他的思想,使他不少词在婉约之中都显出豪放,不但内容敢于涉及生活许多方面,而且常常笔法奇崛,不受拘束,一反传统。如多首《金缕曲》,通篇作情语,让感情充分奔泻。所有这些,都给婉约词注入了新鲜气息,开拓了婉约词的境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