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

上国。去客。停飞盖、促离筵。长安古道绵绵。见岸花啼露,对堤柳愁烟。物情人意,向此触目,无处不凄然。

醉拥征骖犹伫立,盈盈泪眼相看。况绣帏人静,更山馆春寒。今宵怎向漏永,顿成两处孤眠。

——《临江仙引》

柳永即将离开汴京,前往西边的长安漫游。在通往长安的古道边,他与送行的女子依依惜别。

在都城汴京,离人正与佳人依依道别。停在路边的马车,仿佛在催促离别酒宴上的那对即将分别的情侣。长安古道绵绵不尽。只见河岸边带露的花朵似乎正在悲哀的哭泣,对面长堤上茂密的柳林也仿佛被忧愁笼罩。

面对此景,让人不禁触目伤怀,眼中所看到的一切无处不凄凉悲伤。

醉意蒙蒙中,他仍持握缰绳骑马伫立,饱含离情眼泪的双眼,彼此相看,不忍离去。更何况这一离别,将是彩绣帏帐佳人孤寂,山中馆驿春夜孤寒。今宵将怎样面对这漫漫长夜,一对情侣一下子就分居两处,独自而眠。

“上国。去客。停飞盖、促离筵”,句子语势富有节奏却十分急促,表达了行色匆匆的气氛。而“岸花啼露”、“堤柳愁烟”,颇有杜甫“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感觉,因为词人“啼”、“愁”,所以他才会看到“岸花啼露”、“堤柳愁烟”。这里的“露”又象征着人的眼泪,“烟”象征着人的愁情。既是“物情”,又是“人意”。意境极其凄绝、迷离,“向此触目,无处不凄然”。

这时词人已经喝醉了,坐在车上。“伫立”,是想要留在此地,不想继续走下去了,因为思念。“盈盈泪眼相看”,“盈盈”的泪水饱含着依依惜别的情意。当对方已经在视线中消失的时候,词人又想到这次离别之后的孤寂。“今宵怎向漏永,顿成两处孤眠”,同一个“今宵”,一对情侣分离两处孤枕难眠。这令他无可奈何,更无法忍受。

一声鸡,又报残更歇。秣马巾车催发。草草主人灯下别。山路险,新霜滑。瑶珂响、起栖鸟,金钲冷、敲残月。渐西风紧,襟袖凄冽。

遥指白玉京,望断黄金阙。还道何时行彻。算得佳人凝恨切。应念念,归时节。相见了、执柔荑,幽会处、偎香雪。免鸳衾、两恁虚设。

——《塞孤》

这首词写尽了远行客跋山涉水、沐雨栉风之苦,还有他深藏内心的最温柔最美好的梦想。

在一声鸡鸣中,天又破晓。驿馆外的车马已经备好,正催人上路。柳永只得在灯下与驿馆主人匆匆道别。一路上,山路崎岖险峻,初霜路滑。马佩的瑶珂叮当作响,惊起了山间栖息的飞鸟。金饰的马蹬冰冷沁骨,嘚嘚的马蹄声敲打着一路残月余晖。渐渐地,秋风开始凛冽发威,吹得行路人衣襟袖口阵阵寒意透骨。

勒马山头,他遥遥指点那白玉般繁华富贵的京都,深情凝望那红尘深处的华丽宫阙。不觉深叹眼前这遥远的征程何时是尽头啊?料想佳人此时一定满怀怨意,急切期盼我早日归去吧。是呀,应该想想回归的时候了。如果再相见,要握住她那似柔荑的双手,幽会时要依偎着她似香雪般的肌肤。不要让鸳鸯被就这样两处虚设,以致孤枕无眠了。

哪怕是路远天寒,哪怕初霜径滑,他依然怀抱一份温馨的向往,期待一种美好的人生体验!脉脉温情是感性世界中最有代表性的力量,它为人创造了一个美好而完整的情境,在这个情境之中,人可以尽情地享受快乐,忘掉一切的烦恼。并从那些温柔的倾慕与相思中,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所以柳永只能认同温情为自己最后的家园,并支持着自己漂泊无依的人生之旅。

红尘紫陌,斜阳暮草长安道,是离人、断魂处,迢迢匹马西征。新晴。韶光明媚,轻烟淡薄和气暖,望花村、路隐映,摇鞭时过长亭。愁生。伤凤城仙子,别来千里重行行。又记得临歧,泪眼湿、莲脸盈盈。

消凝。花朝月夕,最苦冷落银屏。想媚容、耿耿无眠,屈指已算回程。相萦。空万般思忆,争如归去睹倾城。向绣帏、深处并枕,说如此牵情。

——《引驾行》

又是离别,又是长安古道上,柳永即将西行。

眼见得那落日西沉,芳草萋萋。黄尘飞扬的长安古道上,是最让离人断魂的地方。此时此际,他孤身匹马,走上迢迢西征远行之路。

这天的天气初晴,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空气里漫着一层轻烟薄雾。如此和暖的天气,如此明媚的风景,却让人黯然销魂。他极目四顾,遥望鲜花盛开的村落掩映的道路,拍马挥鞭时正好路过那十里长亭。心里却升起一阵愁意,想起远在京城里的佳人不由得一阵伤感。当初离京时,她不正是在长亭送别自己吗?不知不觉间,现在已远在千里之外了。还记得临歧送别时,两人执手相对,彼此凝望。那女子如莲般的容颜被盈盈泪水湿透,叫人心生怜意,不忍转身离去。

一路马蹄嘚嘚,骑马人却兀自沉默不语,黯然销魂。自分离以后,每到良辰美景时分,她一定会感到内心凄冷清苦。每每想到那娇媚的容颜,会辗转难眠。心事牵萦的你也许已经开始屈指计算远行人回程的佳期。彼此空有万般的追思回忆,真的不如尽量早归,好与日夜思慕的人相会,亲睹那倾城的芳容。绣帐帷幕里二人同眠共枕,再将那别离后的万般思念和千般牵挂,对她一一诉说。

“凤城仙子”:据传,秦穆公有女名弄玉,能吹箫引凤。凤凰曾降落京城,遂京城又名“丹凤城”。后常以“凤城”称呼京城。这位“凤城仙子”应是远在京城里的佳人,一个他生命中真实情感的寄托者。读过柳永笔下这样的离别与相思,看似文字间充满惆怅和愁苦,其实也让人深切体味到他对这种人与人真情流露的珍惜和迷恋。哪怕对方是风月场中的女子。这一丝真实存在过的相思和怀念,其实正说明他的生命中还存在着一丝值得他捧在手心呵护的热力和温度,生活中还存在着值得他牵挂和眷恋的人和事。

所以,柳永的这些羁旅词通过旅途萧瑟景物的逼真描摹,通过对自己心底孤独寂寞的浓情抒写,对过往风花雪月的渲染和追忆,对悲欢离合的深吟苦叹,来展示自己对人生的悲剧性体验。在名利为重的冷漠社会氛围中,他为自己搭建了一个充满人情味的温暖角落,为人性涂抹了一丝温情的亮色。

后面我们会看到,当垂垂老矣的晚年柳永连歌舞饮宴和男女欢情都不再有热情和兴趣的时候,他的生命就快速地走到尽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