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原文翻译及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古诗全文

黄山四千仞,三十二莲峰。丹崖夹石柱,菡萏金芙蓉。
伊昔升绝顶,下窥天目松。仙人炼玉处,羽化留馀踪。
亦闻温伯雪,独往今相逢。采秀辞五岳,攀岩历万重。
归休白鹅岭,渴饮丹砂井。凤吹我时来,云车尔当整。
去去陵阳东,行行芳桂丛。回溪十六度,碧嶂尽晴空。
他日还相访,乘桥蹑彩虹。

《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古诗赏析

徽州黄山绵亘于皖南歙县、太平、黟县、休宁之间,方圆五百里,是我国最著名的风景区之一,也是闻名世界的游览胜地。它奇峰错列,众壑纵横,迭嶂连云,劈地摩天,集泰岱之雄、华山之险、衡岳之云、匡庐之瀑、雁荡之巧、峨眉之高集于一身。奇松、怪石、灵泉、云海,堪称黄山四绝。因黄山冠天下群峰之首,故有“天下第一奇山”之誉。

李白一生“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天宝十三、四载(754、755),曾长期留连皖南山水,当然也会登临徽州黄山,可惜未留下一篇真正意义上的黄山诗。郭沫若曾感慨道:“黄鹤楼头有崔颢,李白尚且不题诗,黄山奇拔万万倍,无怪诗人搁笔殊如痴”。翻开《李太白全集》,会发现李白有不少“黄山诗”,如《夜泊黄山闻殷十四吴吟》、《登黄山凌歊台送族弟溧阳尉济充泛舟赴华阴》、《赠黄山胡公求白鹇》等,其实这些诗之“黄山”,或在当涂(今安徽当涂),或在秋浦(今安徽池州市),写到徽州黄山的诗,唯有《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和《至陵阳山登天柱石酬韩侍御见招隐黄山》二首,而后一首诗从清人王琦起学术界均“疑为他人之作误采入集”,因此,《送温处士归黄山白鹅峰旧居》是李白唯一写徽州黄山的诗,弥足珍贵,它大约也是最早诞生的“黄山诗”。

从此诗诗题可知,此是一首送人归隐黄山之作。太白笔力超凡,诗情缥缈多姿,在在描绘黄山胜迹,如三十二峰、炼玉处、白鹅岭、丹沙井等,烘托出黄山的神灵之气。在送人归隐的惜别之意中,熔铸了对黄山热爱向往之情。诗开头四句,先描绘黄山总貌,以“四千仞”和“三十二”两组数词,写出黄山的山高峰多。仞为古代长度单位,周代以八尺、西汉以七尺、东汉末则以五尺六寸为一仞。“四千仞”实乃夸张之辞,黄山主峰海拔1860米,比“四千仞”低得多。而黄山群峰竞秀,远不止三十二,有名之峰有七十二,大峰有三十六,诗人言“三十二”只是专指莲峰而言,由于诸峰矫立青霄,罗列簇拥,形如展瓣莲花,故有“三十二莲峰”之称。如果说一、二句为黄山全景的勾勒,那么三、四句则为近景的描绘。从地质构造来看,黄山是由花岗岩构成的,山石多呈朱红色,故诗人称之为“丹崖”。又由于黄山花岗岩体发育着纵、横、斜三组节理,尤以纵(即垂直)节理更为发育,因而形成了“夹石柱”的奇景,故黄山以“怪石”称绝。菡萏、芙蓉都是荷花的别称。未开花为菡萏,已开花为芙蓉。黄山有石柱峰、芙蓉峰、菡萏峰等,都高耸峭拔,直刺青天,犹如菡萏含苞,芙蓉盛开,四周群山,仿佛是它们的片片花瓣,故诗人用“菡萏金芙蓉”来形容。王琦解释这两句诗云:“诗意则谓黄山三十二峰皆如莲花,丹崖夹峙中,植立若柱然,其顶之圆平者,如菡萏之未舒,其顶之开敷者,如芙蓉之已秀。未尝专指三峰而言也。”此说甚是。诗人以“”、“”双色,绘出了黄山之色彩美。

接着四句,诗人回忆往昔自己求仙访道、登临黄山之巅、下窥天目山的经历。表现出对黄山的留连之情。“伊昔”即往昔,“”为发语辞。“升绝顶”指登上黄山主峰,用一“”字,写出了诗人登临绝顶时的羽化升仙之感。“下窥”两字,与“升绝顶”相呼应,仿佛诗人在云层中向下窥视,只见天目山上的松树就在下面。天目山与黄山相邻,在今浙江临安县西北五十里,山极高峻,因山有两湖如目,故名天目山。此处以天目山作衬托,极写黄山之高。“仙人炼玉处,羽化留馀踪”二句,融化了古代黄山的传说。黄山本名黟山,相传轩辕黄帝为求长生不老之术,曾向仙人浮丘公、容成子请教炼丹之术,浮丘公云:欲炼金丹,必资山水,山水灵秀,丹药易成,臣尝遍历名岳,惟黟山为神仙都会,山高林茂,可资炭炼药,灵泉甘美,能煮石炼丹。于是黄帝与浮丘公、容成子一起来到此山,经过八甲子的冶炼,丹始成,天降下白龙,三人乘龙升仙而去。这故事流传久远,一直到唐朝天宝六载(747),崇尚道教的唐玄宗根据这一传说,下御旨更改黟山为黄山,黄山始传今名。李白醉心道教,尤喜求仙访道,寻觅当年黄帝炼丹升仙之处,徘徊流连而不能去。

以上写了自己往年的黄山游历,诗人接着就转到当前友人的游历上,直写送人归隐的题旨。“亦闻温伯雪,独往今相逢”,说明温处士独往黄山隐居,诗人在途中相逢又相送。一个“”字,传出两人相投之志。温伯雪,春秋时代的高士。《庄子·田子方》记载:“温伯雪子适齐,舍于鲁,„„仲尼见之而不言,子路曰:‘吾子欲见温伯雪子久矣,见之而不言,何耶?’仲尼曰:‘若夫人者,目击而道存矣,亦不可以容声矣。’李白在此借用温姓的典故褒赞温处士是个有道之士,深寓知己之意。“采秀”两句,写温处士辞别五岳,不畏艰险,攀岩万重归隐黄山。“归休白鹅岭”,点出隐居具体地点。白鹅岭是黄山名峰之一,位于石门峰与乌泥岭之间,题中称“旧居”,说明温处士在此隐居已很久。“渴饮丹沙井”,丹沙井即朱砂泉,是黄山著名温泉,位于朱砂峰下。据《黄山志》记载,黄山温泉即源出朱砂峰下。朱砂是一种朱红色的矿物质,可药用,主治癫狂、惊悸、失眠等症,本无神秘之处。但因为它是炼汞的主要原料,古代方士亦常用它炼丹,所以《太平御览》将朱砂归入“丹类”,而方士们又制造出神仙故事,抹上一层扑朔迷离的色彩:传说黄帝在朱砂峰下冶炼、服食仙丹,并在朱砂泉中浸泡七天七夜,始成仙飞升。因此,“渴饮丹沙井”写出温处士对求仙的神往之情。此联中“白鹅岭”和“丹沙井”,对偶工整,色彩鲜明,相映成趣。

诗最后八句,描写与温处士的惜别之情,也流露出诗人对归隐黄山的向往。”风吹“典出《列仙传》,相传周灵王太子王子乔成仙后好吹笙作凤鸣,此处代指仙乐。“云车”即仙车。诗人设想他日寻访黄山与温处士同隐,该是仙乐飘飘,仙车辚辚,温处士整车相迎。“去去”二句,写送别。诗人设想温处士渐渐远去,越过陵阳山(黄山支峰)东行,穿过芳桂丛,抵达黄山之麓的情景。“回溪”二句,写黄山千岭万壑、溪涧幽曲之美。诗人仿佛与温处士来到了奇峰秀谷的黄山,俯瞰幽溪,仰视晴空,登山涉涧,陶醉于青山碧嶂之中。诗人想象的翅膀越飞越远,“他日还相访,乘桥蹑彩虹”,遐想他日来访温处士,必定是踏着彩虹化成的石桥飞身而来。诗人以美丽的想象作结,情韵悠远,富有象外之象、韵外之韵,犹如一首美妙的歌曲,有绕梁三日之感。明人程敏政《游黄山记》说:“黄山之为景也,非太白之句不能当其胜,非摩诘之图不能尽其变。”李白此诗所描绘黄山之美,可证此语当不虚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