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浪淘沙·闷自剔残灯》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浪淘沙

闷自剔残灯,暗雨空庭。潇潇已是不堪听,那更西风偏著意,做尽秋声。

城柝已三更,欲睡还醒。薄寒中夜掩银屏,曾染戒香消俗念,莫又多情。

词译

一夜。又是一个一夜。无数个一夜。你不管红尘,只管剪掉凋残的灯花。但你剪不掉的是愁,簟纹灯影,青绫湿透。

篆香清梵中,你想安放一下自己备受多情磨折的心。曾染戒香消俗念,怎又多情?你如此诘问自己。哪里知道,多情种子,乍一相逢,已是“风波狭路倍怜卿”。

一个眼神交接,亦是教你辗转反侧,心事费相猜。自古多情空余恨,好梦最易醒。为何你仍然放不下?是还爱着,还是伤的不够深……

评析

本就多情的容若,偏要无情起来,结果仍是陷入多情的烦恼之中。此篇即写这种矛盾的心情,给词人倍添的愁苦。

首句,“闷自剔残灯,暗雨空庭”,且不管因为何事而心情愁闷,只顾剔掉残余的灯花,把灯拨亮,听闻幽暗的夜雨打在空寂的庭院。“闷自剔残灯”,这句的落脚点不在“剔”字(剪剔灯心的动作),而在“自”字。“自”字是体现词人心绪的,谓千般事、万种情,皆都不管,只管自己剔着自己的“残灯”,是一种索寞无绪的心情。

“潇潇已是不堪听”,“潇潇”,承“暗雨”而来,意思是疾风暴雨的声音。如《诗经·郑风·风雨》:“风雨潇潇,鸡鸣。”因为心中颇不自聊,所以一听见洪霖疾雨,就愁绪纷纭,不能禁受。而这时,西风又偏偏送来秋声,似是专门增添愁人懊绪。“那更西风偏著意,做尽秋声”,这两句由初稿“那更西风不解意,又做秋声”锤炼而成的。“不解意”而做“秋声”,秋风原无心欺人,这是客观描写,显得意浅。改作“偏著意”而做“秋声”后,西风是有意作虐,这是主观描写,所以意深,并且又加一“尽”字,更见恣肆至极。

下阕言明时间已至三更,而词人仍是难以安寝。“城柝已三更,欲睡还醒”,“城柝”指城上的打更声。“欲睡”将睡未睡,有睡意,但是睡不着,所以“还醒”。当然词人难以成眠,除了愁情萦心之由,还因为天气的寒冷,即“薄寒中夜掩银屏”,“薄寒”,指逼迫的寒气,源自宋玉《九辩》“憯悽增欷兮,薄寒之中人”。这句是说半夜寒凉袭人,遂将屏风紧掩。“曾染戒香消俗念,莫又多情”,末二句作告诫之辞。诗人自悔多情,想从中自救,故“曾染戒香”去消解之。但秋夜秋声却偏偏又触动了他的多情。本来是多情,偏要学无情,结果仍是陷入多情的烦恼中,如此矛盾的心情,又使诗人平添了更多的愁苦。此翻转层进的表达之法,使所要抒发的感情更加深透,更能启人联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