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情似游丝》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踏莎行·情似游丝》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情似游丝,人如飞絮。泪珠阁①定空相觑②。一溪烟柳万丝垂,无因③系得兰舟住。

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如今已是愁无数。明朝且做莫思量,如何过得今宵去。

【注释】

这是一首写离愁的词,南宋周紫芝作。游丝:蜘蛛等昆虫所吐的飘荡在空中的丝。周紫芝,字少隐,号竹坡居士,南宋文学家,著有《太仓稊米集》、《竹坡诗话》、《竹坡词》。

①阁:通“搁”。

②觑(qù):细看。

③无因:没有办法。

【大意】

离情缭乱若飘浮的游丝,离人漂泊如随风的柳絮。离别时凝定了泪眼徒然相视。整条河溪烟雾弥漫杨柳树万丝千缕,却无法将木兰舟维系。

大雁从斜照的夕阳边上路过,烟雾覆盖了沙洲草树迷离。到如今离愁郁积,不可胜数。下定决心明天不再思量这离愁,可是该如何熬过今夜?

【赏析】

在这个柳絮纷飞的季节,两个人站在柳树下,泪眼相望,默然无语。即将如飞絮一般的人有着像游丝一样的情,情和人一样,都飘零无依。两个漂泊的人在一起可以相互依靠,一对相互依靠的人分别时,世间又多了两朵飘摇的柳絮。四只满含着泪珠的眼睛,一动不动地彼此对视。难舍、伤感、惆怅、凄怆,在无声中流露出来,徒然无用。

一溪烟柳,千万条垂丝,却无法系住转去的兰舟。一派天真、满腔痴情,把本不相涉的景与事勾联起来,传达出心底的怨艾之情和无可奈何之苦。埋怨柳丝系不住行舟,这种无理的要求,恐怕也只有饱受徊徨凄恻的伤感折磨的人才能想到吧!

不管是埋怨也好,无奈也罢,离别还是来了,“人”终究还是走了。“兰舟催发”过后,只剩“雁过斜阳,草迷烟渚”,和“如今已是愁无数”的“我”。既然人已经走了,也就罢了,明天不再去想就好了,可是,看到这黄昏时分的景色,实在难以想象即将到来的夜晚要如何才能熬过去。

【拓展】

北宋柳永曾作《雨霖铃·寒蝉凄切》,是写离愁的名篇。全词如下: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