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水调歌头·送章德茂大卿使虏》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不见南师久,漫说北群空①。当场只手,毕竟还我万夫雄。

自笑堂堂汉使,得似洋洋河水,依旧只流东。且复穹庐②拜,曾向藁街③逢。

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

万里腥膻④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胡运何须问,赫日自当中。

【注释】

这是一首赠别之作,南宋陈亮作。章德茂:名森,字德茂,陈亮之友,时任大理少卿,奉命使金。陈亮,原名汝能,字同甫,号龙川,南宋绍熙四年状元及第,著有《龙川文集》、《龙川词》。

①北群空:指没有良马,借喻没有良才。

②穹庐:北方少数民族居住的圆顶毡房。

③藁(gǎo)街:长安城内外国使臣居住的地方。

④腥膻(shān):代指金人。因金人膻肉酪浆,以充饥渴。

【大意】

许久不见南方出师北伐,并非南方没有人才,争战大事,只手便可了却,我们是有能征善战的勇士的。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年年向金廷求和?总有一天,我们会把敌酋抓过来!

数千年历史的泱泱大国,沦落至斯,金人玷污了我们的中原大地,何时才能收回祖先的土地,何时才能伸张正义!金人的气数已尽,无需再言,我们正如日中天,胜利指日可待。

【赏析】

词不可孤立静止地描写人和事,应该把人和事放在客观、发展的环境中加以表现。如此立意,才能使作品容量增大,兼有深度和广度。

作者生活的南宋是一个只有半壁江山的窝囊时代,作者对有失民族尊严的纳贡称臣惯例的鄙弃,表现出强烈的民族自尊心、自豪感;从本是可悲可叹的被动受敌中,表现出必胜的信心,实在是难能可贵。这也是南宋爱国词的一贯基调。

在悲观无望的环境下,必须要保持非常乐观的心态,才能使作品通篇洋溢着乐观主义的情怀,充满昂扬的感召力量,使人仿佛感到在暗雾弥漫的夜空,掠过几道希望的火花。

词是音乐语言与文学语言紧密结合的特殊艺术形式。词的过片(又称过变。指一首由上下两片构成的词,下片的开头处与上片的开头在字数、句式上不同),是音乐最动听的地方,前人填词都特别注意此关键处。作者在这首词中,将这一艺术技巧运用得炉火纯青。他将连珠式的短促排句领头的、全篇最激烈的文字——“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适当地安插在过片处,如高山突兀,如利剑出鞘,充分地表达了作者火一般的感情,突出地表现了作品的主旨。

【拓展】

陈亮曾作《念奴娇·登多景楼》,表达自己对当时社会的认识。全词如下:

危楼还望,叹此意、今古几人曾会?鬼设神施,浑认作、天限南疆北界。

一水横陈,连岗三面,做出争雄势。六朝何事,只成门户私计?

因笑王谢诸人,登高怀远,也学英雄涕。凭却长江,管不到,河洛腥膻无际。

正好长驱,不须反顾,寻取中流誓。小儿破贼,势成宁问强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