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清平乐·塞鸿去矣》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清平乐

塞鸿去矣,锦字何时寄。记得灯前佯忍泪,却问明朝行未。别来几度如,飘零落叶成堆。一种晓寒残梦,凄凉毕竟因谁。

词译

醉笑陪君三万场,不诉离伤。这豪迈的承诺,你再一次无法做到。

漂泊太久,你的离伤已经累累。家书不来,你累累的伤痕不愈。都说,时间是水,回忆是水波中的容颜。那夜离别,她憔悴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她挽留的唇,如月光的叮咛。可是你,挥一挥衣袖,还是走了。

如今,月亮圆了又缺。你已走到了异地的落叶里。她忧伤,你就飘零成堆。

评析

又是一首塞外怀妻的小令,凄婉哀怨中透露出一丝寂寥难眠的心境。

“塞鸿去矣,锦字何时寄。”塞鸿,即塞雁,秋季南飞,春季北返。古诗文中常以之比喻远离家乡,漂泊在外的人。“锦字”用典,《晋书·列女传》载前秦时,窦滔被流放到边疆地区,其妻苏蕙思念不已,遂织锦为回文旋图诗相寄赠。诗图共八百四十字,文辞凄婉,婉转循环皆可以读。“塞鸿去矣”,望着塞上的鸿雁向南飞去,容若不禁长思:妻子啊,你的书信何时才能寄到?

“记得灯前佯忍泪,却问明朝行未”,由盼望家书到来,转为追忆与她分别时的情景。此二句,化用唐韦庄《女冠子》词:“别君时,忍泪佯低面,含羞半敛眉”,融合无间,犹如灭去针线痕迹,有妙手偶得之感,把一幅既温馨又感伤的画面呈现在我们面前:妻子忍着眼泪为丈夫打点行装,依依话别,却总是小心翼翼地问:明天真的就要走了吗?她多么希望能从丈夫嘴里得到不走的消息,哪怕只是推迟一天,再多一天团聚的日子啊。这种情深一往的夫妻感情,从只言片语中便浓重地渲染了出来,让读者感动不已。

“别来几度如珪,飘零落叶成堆”,下阕描绘此时的愁思与寂寞。“如珪”,指月圆而缺,南朝江淹《别赋》:“乃至秋露如珠,秋月如珪……与子之别,思心徘徊。”“几度如硅”,是说分离时间的长久。“落叶成堆”,点出秋色已深,渲染了离情的凄苦:算算又过了好些日子了,月亮圆了又缺,随风飘落的叶子叠了一层又一层。我每天都在寒冷中醒来,连一个完整的梦都不曾有了,这些还不是因为没有了你在我身边陪伴,嘘寒问暖吗?末二句,“一种晓寒残梦,凄凉毕竟因谁”,以残梦凄凉绾结,突出了孤独难耐,相思怨别的深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