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清平乐·麝烟深漾》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清平乐

麝烟深漾,人拥缑笙氅。新恨暗随新月长,不辨眉尖心上。六花斜扑疏帘,地衣红锦轻沾。记取暖香如梦,耐他一晌寒岩。

词译

麝烟袅袅的时候,伊人已经驾鹤作别,悠然飘逝。花自飘零水自流。

留给你的是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留给你的是遗恨,让你梨花带雨,让你无法释怀,让你衣带渐宽。留给你的是,如落英缤纷般的点点伤心雨,碧海青天夜夜流,直流到你心深处。

在那里,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评析

此篇亦是悼亡之作,似与《忆江南·宿双林禅院有感》词境相类。首句“麝烟深漾”,写麝香熏香在屋子里袅袅回荡,为全词铺下朦胧凄迷的氛围。“人拥缑笙氅”,“人”当指作者本人。缑笙氅,即鹤氅,用鸟的羽毛制成的外套,是古代官僚贵族时髦的披戴。如白居易《新制绫袄成感而有咏》云:“鹤氅毳疏无实事,棉花冷得虚名。”那此处,词人言“缑笙氅”,是点明自己的贵族身份么?那“缑笙氅”中的“缑”“笙”又是何意?

这就得从“缑笙氅”的由来说起。据汉刘向《列仙传·王子乔》:“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桓良曰:‘奉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岭。’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后世因之把外套称之为鹤氅或者缑笙氅。此处,词人用“缑笙氅”,显然并非点明富贵身份,而是借指丧服。

所以接两句便是:“新恨暗随新月长,不辨眉尖心上。”新恨,指由爱妻逝世之旧恨所引起的新的伤心事。眉尖心上,范仲淹《御街行》词云:“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李清照《一剪梅》词也有:“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词人此篇融入前人愁语,化作“不辨眉尖心上”,又接于“新恨暗随新月长”句后,表明其愁情不止,愁怀无限。

“六花斜扑疏帘,地衣红锦轻沾。”过片转写雪花飞舞之景。雪花随风而飘,斜扑在稀疏的窗帘;织有红锦的地毯,轻轻地沾着些许六花。雪花,地衣,斜扑,轻沾,意象和动作都是一派轻盈灵动之貌,词人刚刚还愁情似海,此刻内心却倏然愉悦起来。——岂不是自相矛盾吗?难道是“以乐景写哀景,一倍增其哀乐”?

且看结尾两句:“记取暖香如梦,耐他一晌寒岩。”暖香,指春天的花香。这里借喻与妻子共度的温馨时光。一晌,谓很短的时间。寒岩,即高寒的山岩。“记取”句中,词人的思绪陷入美好的回忆当中,因此看见眼前的雪花飞舞,不仅不觉得寒冷,反而还觉得翩翩轻灵。然而一旦从回忆中抽身而出,种种温情转瞬间便消失不再,词人便觉得“一晌寒岩”都无法忍受。这样,眼前之景与还能记取的梦中情形成极大的落差,遂使悲愁不绝。全词亦情亦景,交织浑融。语言明白如话,而情致绵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