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一寸金(井络天开)》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寸金(井络天开)

井络天开,剑岭云横控西夏。地胜异、锦里风流,蚕市繁华,簇簇歌台舞榭。雅俗多游赏,轻裘俊、靓妆艳冶。当春昼,摸石江边,浣花溪畔景如画。梦应三刀,桥名万里,中和政多暇。仗汉节、揽辔澄清,高掩武侯勋业,文翁风化。台鼎须贤久,方镇静、又思命驾。空遗爱,西蜀山川,异日成嘉话。

【注释】

《一寸金》:柳永自制曲,《乐章集》注小石调。此词写成都风物,又用“梦应三刀”典,为庆历四年(1044)春赠益州守蒋堂无疑。蒋堂为当年柳永中进士时之“封印卷首”官,故人重逢,喜不自胜。“井络”句:意谓岷山很高,上接天上的井星。井,星名,为二十八宿之一,今小寒节子初初刻十二分中星。井络,井宿的分野,指岷山。“剑岭”句:意谓大小剑山高耸入云,扼控着西夏不能内侵。剑岭,指剑阁县北之大小剑山。西夏,宋时少数民族党项族建立的大夏国,宋称西夏。共传十主,最盛时据有今宁夏、陕西北部、甘肃西北部、青海东北部和内蒙古西部一带。“地盛异”句:谓其地理位置异常盛壮,成都更为风流之地。锦里,地名,在成都南,后人以锦里泛称成都,又称锦官城。蚕市:蜀地古以蚕市著称。宋黄休复《茅亭客话》:“蜀有蚕市,每年正月至三月,州城及属县循环一十五处。耆旧相传,古蚕丛氏为蜀主,民无定居,随蚕丛所在致市居,此之遗风也。”簇簇:一丛丛。“雅俗”句:谓人不分雅俗,都爱游赏玩乐。《岁华纪丽谱》:“成都游赏之盛,甲于西蜀,盖地大物繁,而俗好娱乐。凡太守岁时宴集,骑从杂沓,车服鲜华;倡优鼓吹,出入拥导;四方奇技,幻怪百变;序进于前,以从民乐。岁率有期,谓之故事。及期则士女栉比,轻裘袨服,扶老携幼,阗道嬉游。或以坐具列于广庭,以待观者,谓之‘遨床’,而谓太守为‘遨头’。”其“雅俗多游赏”之状况,可见一斑。“轻裘”句:意谓男俊女美。轻裘,本谓轻暖的皮衣,此指俊男。靓妆,艳丽的梳妆,代指美女。摸石:古时盛行于成都的一种求子活动。《月令广义》:“成都三月有海云山摸石之游,求子,得石者生男,得瓦者则生女。”浣花溪:在成都西,又名百花坛。宋人傅干《注坡词》曰:“西蜀游赏,始正月上元日,终四月十九日,而浣花溪最为盛集。”梦应三刀:谓赠主当作益州太守。《晋书·王濬传》:“濬夜梦悬三刀于卧屋梁上,须臾又益一刀,濬警觉,意甚恶之。主簿李毅再拜贺曰:‘三刀为州字,又益一者,明府其临益州乎?’及贼张弘杀益州刺史皇甫晏,果迁濬为益州刺史。濬设方略,悉诛弘等,以勋封关内侯。”桥名万里:即万里桥,在成都市南,跨锦江上,杜甫草堂及薛涛居处均在其侧。《元和郡县图志》卷三十一:“蜀使费祎聘吴,诸葛亮祖之,祎叹曰:‘万里之路,始于此桥。’因以为名。”“中和”句:歌颂益守为政中正平和,民丰讼简,故多闲暇。仗汉节:仰仗朝廷的任命。汉节,本指汉天子所授予的符节,后泛指帝王授予使者的印信,即朝命。揽辔澄清,意谓到任即政绩显著,使民风清淳。“高掩”二句:一寸金·谓其功业超过了诸葛亮,对教育的重视超过了文翁。《汉书·文翁传》:“文翁,庐江舒人也。……景帝末,为蜀郡守,仁爱好教化。见蜀地辟陋有蛮夷风,文翁欲诱进之,乃选郡县小吏开敏有材者张叔等十馀人亲自饬厉,遣谒京师,受业博士,或学律令。……又修起学官于成都市中,……由是大化,蜀地学于京师者比齐鲁焉。至武帝时,乃令天下郡国皆立学校官,自文翁为之始云。”“台鼎”句:意谓朝廷早须贤才来为宰辅之臣了。台鼎,谓宰辅之臣。旧称三公曰台鼎,言如星之有三台,鼎之有三足。“方镇静”句:意谓刚刚到任,朝廷又考虑更重要的任命。镇静,安静,平静。命驾,命人准备车马,立即动身。空遗爱:给人留下的尽是恩德。

【评析】

此词大开大合,铺张扬厉,风格雄健。上片可谓大笔淋漓,稍事勾勒,即画出一幅成都民情风物图。“井络”二句写成都地理位置,有气吞山河之势。“地胜”三句写成都今古风流,笔力老到雄健。“雅俗”五句写成都风俗民情,场景壮阔。下片“梦应三刀”句用王濬典,有雷霆乍惊之势,不由勾起了读者“王濬楼船下益州”的历史画面的回忆,然又紧贴益州,似开又合,“台鼎”又作宕开之笔,虽落入“必将大用”的俗套,亦赠人词所必有之意。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