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戚氏(晚秋天)》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戚氏(晚秋天)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凌乱惹残烟。凄然。望乡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湲。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浩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流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名利、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听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注释】

《戚氏》:柳永自制曲,《乐章集》注中吕调。此词亦写于赴成都经陇水深秋至古蜀道时,为柳词中名篇。“一霎”句:谓一阵微雨洒在了庭院的长廊上。一霎,一阵,顷刻。庭轩,庭院的长廊。槛菊萧疏:雨打菊残,故云萧疏。槛,菊圃周围的护栏。“井梧”句:意谓雨打叶落,水雾点点。井梧,井旁梧桐。盖因梧桐叶大,容易遮阳挡雨,故唐宋时多于井旁植梧。凌乱,梧桐黄叶纷纷落下。残烟,指梧叶飘洒时,叶上雨珠散落造成的水雾。乡关:犹云故乡。“飞云”句:谓看不见乡关,只能看见飞云暗淡,夕阳明灭。“当时”二句:意谓无怪宋玉的悲感是在登山临水时才产生的。宋玉《九辩》:“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憭栗兮若在远行,登山临水兮誓将归。”凄楚:凄凉悲哀。“倦听”句:听倦了陇水的潺湲声。陇山、陇水皆险恶,容易引发行人乡关之思。潺湲,水流声。“正蝉吟”三句:谓残蝉在败叶中鸣叫,蟋蟀在衰草中鸣叫,互相喧闹不休。蛩,蟋蟀。孤馆:谓一个人孤独地住在客馆,此指驿馆,亦称驿站、邮亭。具体说,此驿馆即凤县与略阳之间的青泥驿。“风露”句:意谓不知不觉间已经夜深露生。“悄悄”句:谓孤独无声地到了夜深。更阑,更残夜深。绛河:天河别名。古代观天象以北极为基准,天河在北极之南,南方属火,尚赤,因借南方之色称之,故曰“绛河”。绛,红色。“浩月”句:月色明媚漂亮。思绵绵:思绪不断。未名未禄:此乃回忆过去,故云。以下数句即回忆昔日。绮陌红楼:指歌妓所居处。经岁:一年又一年,谓时间很长。狂朋怪侣:谓狂放恣肆、不拘礼节的朋友。朋、侣,相对为文,即朋友。狂、怪,狂放恣肆,不拘礼节。“遇当歌”句:谓遇到了歌酒场面,就往往流连忘返,不肯离开。迅景如梭:犹云光阴如梭,比喻时间过得很快,就像穿梭一般。烟水程:指茫茫无边的征程。“念名利”句:此句为“念名利萦绊长憔悴”之倒装,谓思念起过去,常常让名利萦绊着自己,因而憔悴不堪。“追往事”句:追想起过去这些事(指为名利而奔波之事),实在觉得是愁惨。“漏箭”句:谓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夜深了,感觉到一阵寒意。漏箭,漏壶上之箭,用以指刻度,漏滴则箭移,以计时间。听呜咽:谓听着陇水在呜咽。画角:古时军乐器,其声哀厉高亢,故军中用以惊昏晓。向晓:到晓,到天明。抱影:守着影子,形容孤独。

【评析】

此词风格苍凉,一气呵成,尽情展衍,寓抒情于写景之中,铺叙极有层次,章法一丝不乱。首片自庭轩所见,写到征夫前路,客子之情,全在凄凉秋景中展现,笔墨细致之极。中片则另开蹊径,就流连夜景写到追怀昔游,总不离客情。下片紧承中片,接写昔游经历,复回到征夫前路,犹以景语作情语。此词句法也变化多端,要之五言有一领四与上二下三之别;七言有上三下四与上四下三之别;九字句则有上三下六与上五下四之别。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