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彭老《吊贾秋壑故居》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瑶房锦榭曲相通,能几番春事已空。
惆怅旧时吹笛处,隔窗风雨剥青红。
-----李彭老

贾秋壑即贾似道,南宋理宗、度宗两朝宰相。他蒙上欺下,弄权误国。开庆元年(1259),蒙古兵围攻鄂州(今湖北武昌),他率兵援救,私自向蒙古忽必烈求和,答应称臣纳币。蒙古兵撤退后,他又诳报军情,说是“诸路大捷”。宋理宗昏庸轻信,给他加官为少师,封爵为卫国公。他更加作威作福,掠夺别人的财产,奸淫别人的妻女,打击异己的正直官吏,杀害正直的太学生。而理宗竟在景定三年(1262)正月,下了一道诏书,说贾似道“有再造功”,把前代皇帝在西湖边上修建的一座御花园赐给他。度宗时,权势更盛,封他为太师,平章军国重事,总揽朝政,生杀由己,无恶不作,民愤达于顶点。

这座御花园原名“集芳园”,其中“古木寿藤,多南渡以前所植者,积翠回抱,仰不见日,架廊迭磴,幽眇逶迤,极营度之巧”。贾似道对这个御花园还不满足,又在旁边扩修了“后乐园”和“养乐园”,亭台楼阁有一百多处,成为西湖边上最大的住宅和花园。贾似道在这儿荒淫作乐,自以为应该如此享受,一些阿谀逢迎的文人,替他做文章,说他能够“后天下之乐而乐”,公然把他比成范仲淹。德祐元年(1275)元兵大举渡江,贾似道罪行暴露,被革职放逐,在南遣途中,被监送人杀死,不久宋朝也随之而亡。西湖边上的贾似道故居,自然也日趋荒凉了。

于是,就有些诗人看到贾似道故居的兴废而发生感叹,如汤益的“檀板歌残陌上花,过墙荆棘刺檐牙……败屋春归无主燕,废池雨产在官蛙”(见周密《齐东野语》),就表现了兴废之感。李彭老这首七绝,首句拈出“瑶房锦榭曲相通”七字,用“瑶”和“锦”的修饰词,点明建筑物的华丽,用“曲”字点明了园亭的深邃、繁复,而贾似道故居的全貌,隐然在目。次句点明时间并不太久,昔日的繁华已经消失。这繁华消失到什么程度了呢?当然不可能一一写出来,也不必一一写出来。“风雨剥青红”五字,作了代表性的回答。贾似道故居,是以花木见长的,不过十多年,“旧时吹笛”之“处”,也就是旧时奢纵享乐之处,“红”花和“青”叶都被“风雨”剥落了,其他建筑物可想而知。在这首诗里,作者对贾似道似乎没有谴责,但对贾似道的失败,也无疑是感到高兴的,“能几番春事已空”,难道不是拍手称快的语气么?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