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童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兰童作品

《流民图》其一:万齐舅

他常借来鹦鹉的舌头

使乡村现场的妇童铜片般笑成一片

把杀气阻挡在天堂之外

暮色四合,杀气更重

他又借来青蛙庙宇尽颓的声囊

在天上,在林间,在地壳的中心

呜呜地哭。他哭死去的父亲

哭乡村仅剩的幼年之幼,老年之老

哭老鼠偷灯因饥寒

和尚跳墙为野合

哭自己那条百步而乏的跛腿

一个四十来岁的光棍哭着哭着就睡着了

在梦中,他像剥鱼一样撕开她的双腿

而这一撕仿佛约等于一生的意义

约等于一个帝王的鸿鹄之志

一个穷人的苦中甜,肉中刺

死中欲死,活里再活

哦,他一口饮尽了乳房里悲鸣的黄河

头陀颂

我曾与李白互换身子

在家乡的院子里酗酒、狂舞、玩月

好多次,在无人之时

捡起小时候的尚武之志

在院子中央,先打一个旋风脚

接着奔跑着一跃,一脚踩在墙上

一脚收缩而腿成V形

然后重重地落在地上,像一条疯狗

而在大雪天,我多想赤身裸体

接受寒风与斧钺,接受老天爷

从天上扔下的雪花刀片和

无形无迹却嗜血成瘾的狗头铡

以这副无用的色身

供养生我养我的天与地

供养中原之地三万里的哀鸿与白骨

然而,我终不能像他一样

用金刚怒目练就金钟罩、铁布衫

以向隅的背影展示布施之技

向狼虫、向虎豹、向田间鼠、山头浪

向三头六臂的鹰隼和无头无臂的游魂

而诗人用汉字的纸钱所布施的

仅是自己百无一用的苦胆

耐心如何练就?用缩骨功囚禁自身于

话语之中、丛林之中、狮吼之中

竹杖、芒鞋、破钵、蔽衣

吟啸、呓语、舞之、蹈之

用向死而生的剖腹术

和对一只蝼蚁无言的微笑

在鸡足山,他都替我们做到了

而此刻在南京,暮色四合

我朝着大理方向磕了三个头

如同祖父仙逝时我向着河南方向的遥拜

出世与入世,阴间与阳间

都是一个荡子的身首异处

而鼓荡在我肺腑之中的虚空

仍似轮回中无以解脱

绝壁上无处卸甲的猿啸与狼嚎

选自《星星》2016年第4期上旬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