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巧慧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张巧慧作品

蔡相庙听曲

花事已了,油菜花由黄转青

她的铺张一点点收敛

蔡相庙里,另一个女人

正在虚构她的爱情

珠宝、美人和酒,一个也不能少

劫富济贫,二十四个兄弟,

一个也不能少

九云锣,一下一下敲响游园前奏

她细细的嗓音,几经起伏

面对忽然而至的旁观者,

石坑口村略显单薄

文武十番,同一个故事要反复十遍

像十个诗人

写十首不同的诗

十个杜丽娘在不同的侧面解体、重塑

多么奢侈,昆曲十番沦为

自拍的背景

粗糙的戏服,粗糙的妆容

啊,粗糙正暴露真容

鼓板,梅管,双清,三弦,笛,笙,提琴

情到深处,我体内的乐器乱成一团

都已经惊梦了

那光头诗人还在隔壁打电话

隔壁,塑着一尊观音

在乡下,

传奇、戏曲与信仰混为一体

百丈漈

当她亮出决绝,冲击力来了

她全身心扑下来

李白的写作,飞扬跌宕

但还是得一点点收拾起碎片

杜甫的写作,匍匐于大地之上

往下,再往下,

汇入泗溪河,汇入高楼湖

成为平静的代名词

成为集体的沉默

我曾像她一样爱过,投入过

现在我与内心的瀑布保持距离

任她在心中惨烈地响

选自《星星》2016年第6期上旬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