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过尧民歌》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十二月过尧民歌》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水粼粼。

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①。

透内阁②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

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

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③忆断肠人。

今春香肌瘦几分?缕带宽三寸。

【注释】

这首曲由《十二月》与《尧民歌》两支小令组成,描写了闺中女子思念远离家乡的心上人的情形,元代王实甫作。王实甫,名德信,元代杂剧作家,有杂剧《西厢记》、《丽春堂》、《破窑记》传世。

①醺醺(xūn):形容醉态很浓。

②内阁:深闺,内室。

③断肠人:悲愁到了极点的人。

【大意】

分别之后,望不尽远山层叠隐约迷蒙,不忍顾清江粼粼奔流不回。看见柳絮纷飞绵涛滚滚,对着璀璨桃花痴醉得脸生红晕。闺房里透出香风一阵阵,重门深掩到黄昏,听雨声点点滴滴敲打房门。

怕黄昏到来,黄昏偏偏匆匆来临,不想失魂落魄又叫人怎能不失魂伤心?旧的泪痕还未干透,又添了新的泪痕,断肠人常挂记着断肠人。要知道今年春天,我的身体瘦了多少,看衣带都宽出了三寸。

【赏析】

远山近水,杨柳桃花,香风暮雨无一不勾起女子的思念。

山是遥山,烟雾蒙蒙,影影绰绰,看不出是真实还是虚幻;水是远水,波光粼粼,清澈如玉,看得真切却触不可及。又见杨花柳絮因风飞舞,又是一个春天的尾巴,这是等待的第几个年头?她不清楚。只记得当时见面时候的情景,人面桃花交相辉映,分不清是人让桃花增光还是桃花使人添彩,那份刻骨难忘的美丽已经深深印在了她的心里。也正因如此,她才会痴痴地等待这些年吧!一阵寂寥冷落的感觉袭来,起风了,那是春雨和着春风的味道,那是使人忧愁的风景。心中的思念,因这风和雨疯长起来,那一抹渺茫的希望,似乎也发出微弱的光。

因为思念,深夜总是难以入眠,失眠的滋味不好受,因而,对于作为夜的前奏的黄昏,也充满了淡淡的恐惧和深深的抵触。下雨的日子里,黄昏总是来得更快一些。造化总是喜欢捉弄人,越怕什么,越来什么。黄昏更早地来了,那难捱的夜势必更加难捱,在这难捱的夜里,唯一能做的就是黯然神伤,虽然不想,却无可奈何。这一夜过了,脸上想必又要多一道泪痕了,那是思念的痕迹。既然思念的人儿不回来,又何必执着地念着呢?这思念足够坚韧,这爱足够深!坚韧得让人无法割舍,深刻得使人为之清减也心甘情愿。“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说的就是这份情境吧!

【拓展】

唐代女诗人鱼玄机曾作《江陵愁望寄子安》,表达了对恋人的思念和自己的执着。全诗如下: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