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凝《题伍员庙》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脱水的眼球在城楼投射夜火

——徐凝《题伍员庙》

题伍员庙

徐凝

千载空祠云海头,夫差亡国已千秋。

浙波只有灵涛在,拜奠青山人不休。

洞悉一切的能力,是伍子胥悲剧的缘起。

他本是逃亡到吴国的楚人。公元前522年,昏聩的楚平王听信谗言,欲灭伍氏一门,以达到其废弃太子的目的。父兄相继被骗入狱,唯伍子胥预见到了即将到来的杀戮,“微服以出昭关”,保留家族一脉,为其日后的复仇提供了最起码的生存条件。

也许正因为生命中的这一劫难,使伍子胥有了极强的忧患意识,而他那预见毁灭的能力也与日俱增。历经一路辗转,伍子胥来到吴国,在那里他结识了公子光。彼时吴王僚当国,但伍子胥已经从公子光身上看到了这位吴国贵族弑君自立的野心,为报父兄之仇,他暗中为公子光寻觅到一位名叫专诸的宫厨,当专诸以一支细小的鱼肠剑结束吴王僚的生命,公子光便有了一个新的称呼——吴王阖闾。这位新任国君当然对伍子胥精心策划的行刺事件感恩戴德,他任命其为“行人”,成为吴国重要谋臣。与此同时,他也没有食言,一番厉兵秣马之后,他举全吴之兵攻楚,楚昭王仓皇逃窜。站在楚平王的坟墓前,一夜白头的伍子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他愤而掘平王之墓,将楚平王的尸身从墓穴中拖出,在一声声鞭子的抽打中,伍子胥泪流满面。

这本来是一次政治交易,一个夺了王位,一个报了父兄之仇,伍子胥彼时完全可以全身而退,但当阖闾被越王勾践的箭矢射中,当太子夫差被临危托孤,失去故乡的伍子胥已经义无反顾地把吴国当成了自己的故乡。这位精通文武之道的先朝老臣,辅佐新任吴王夫差整肃朝纲,励精图治,终于击败越国,掳越王勾践夫妇,为阖闾报了当年的一箭之仇。

然而,夫差的复仇并不彻底,当越国的珠宝和美人迷惑起这位吴国新君的眼睛,当勾践、范蠡等人最终被放回越国,当夫差转而将攻伐的战车驶向齐国,伍子胥这位托孤重臣的愤懑已经达到极致:“勾践食不重味,吊死问疾,且欲有所用之也。此人不死,必为吴患。今吴之有越,犹人之有腹心疾也。而王不先越而乃务齐,不亦谬乎!”(《史记·伍子胥列传》)处在风云激荡的大国争霸时期,伍子胥的深谋远虑,远远超过了他的主公。君王之侧容不下高人,更难容耿直的性格,“越十年生聚,十年教训,二十年之外,吴其为沼乎。”(《左传》)当伍子胥的谶词响彻姑苏台,当佞臣伯嚭的一番谗言毒若蛇蝎,陶醉在歌舞升平之中的夫差顿时恼怒不已,越王勾践训练士兵的号音一声响过一声,而此时,夫差给伍子胥这位洞悉国运的老臣的最后选择,却是一柄赐死的属镂之剑。

史载,伍子胥将死之日,曾嘱其属下曰:“必树吾墓上以梓,令可以为器,可抉吾眼悬吴东门之上,以观越寇之入灭吴也。”(《史记·伍子胥列传》)这位悲剧人物的尸身被夫差装入鸱夷子皮,沉入了钱塘江中,两千四百多年过去,不胜悲伤的钱塘潮仍旧巨浪滔天。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