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廉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飞廉作品

刺秦

我沉重的头滚落在麦田里

这种清凉

就像少年时读《左传》

读到“襄公八年”初夏,子产第一次出现。

不远的小菜地,父亲忙着种莴笋

我仰望长天。

几日后,生死即将分晓。就像此刻

麦苗将我的白衣染绿

一旦战死,这里将是我的埋骨之地。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我年近不惑

比秦武阳更需要这样一个时刻——白虹贯日、彗星袭月

——荆轲刺秦王的时刻。

东坡坟前

所有的人都喜欢你

我不识字的老父亲也能讲你和佛印的故事

一个地主的长子

历史跟他开了个玩笑

让他年轻时有机会来平顶山挖煤

一个下雪天路过你的坟。

四十年后,一个晚秋的黄昏,我第一次来到这里

中原大地上,最常见的一座小土堆

清冷的杂草间,散布着细碎的小黄花。

“绚烂之极”东坡《与侄书》。,归于平淡。

选自《青年作家》2016年第1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