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如梦令·纤月黄昏庭院》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如梦令

纤月黄昏庭院,语密翻教醉浅。知否那人心,旧恨新欢相半。谁见。谁见。珊枕泪痕红泫。

词译

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这句话,是谁说的,他已经忘记。只记得当年,依稀的黄昏,依稀的庭院,依稀的情人,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月牙、枕头、窗户,这些曾经的美好花朵,已不再盛开。而你们,曾是彼此的美酒,而现在却是彼此的针,思念的时候,就扎入骨髓。远方的伊人啊,你可知道自你走后,多情公子种下的绿草,蓝天和柳絮已经凋零。只有眼泪,还在生长,开出尘世中最美丽的花。

评析

在《饮水词》中,纳兰容若记录他与恋人相聚一处的情景,每多“黄昏”“灯影”“深夜”等语。好像只有晚间才能与恋人相见,只有晚间的印象在他记忆里最为鲜明深刻。这大约是富贵人家本有迟眠晏起、俾昼作夜的习惯,况且容若是个公子,日间要在书房读书,要学习骑射,放学归来时,往往天色已晚,所以所记情景以“夜景”为多。这首《如梦令》即是如此。

小令前两句是回忆旧情。想那时,正值黄昏,一弯新月映照庭院,虽无落霞孤鹜,却有秋水长天。词人大概是心有所萦,便借酒沉醉。然而恋人翩然而来,悦然相伴,情话绵绵,叙语缠绵,本来浓浓的醉意都被这缱绻慰语驱散了。这回忆的甜美,如饮醇醪。

然而“知否那人心”一句将词人从甜蜜的回忆拉回了残酷的现实。真不知道分别以后,恋人此时内心若何,说不定早就已经把自己忘了,虽言“旧恨新欢相半”,实际上可能迷于新欢,而忘旧恨。这里的语气似乎是句句埋怨、声声质问了。然而多情自古空余恨,埋怨亦有何用?于是词人只好幽独孤单,相思彷徨,以泪洗面而难以成眠。词人写到此,一定想起了南宋诗人陆游与其妻唐琬的爱情悲剧。陆游初娶唐琬,琴瑟和谐,感情弥笃,但其母不悦,终于两人分离。几年后一个暮春时节,重游沈园,邂逅相遇,陆游无限惆怅,唐琬为之敬酒,陆游追忆往昔,情不自禁地赋词一阕,题为“钗头凤”。这首《钗头凤》里就有:“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鲛绡透”的句子。这句“泪痕红鲛绡透”,其实就是此处的“珊枕泪痕红泫”,谓因为流泪过多,脸上的红脂粉和着泪把手帕浸透了,足见心怀之悲。至此,词人之悲伤已自不待言,然而亦是空惆怅,徒奈何,所以只能对浩渺苍天发一声:谁见?谁见?以决绝之问收尾全篇。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