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眼问花花不语 — 闺中情思诗词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从晚唐温庭筠、韦庄开始,女性就成为词中描写的主要题材。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词本来就是歌舞宴筵佐兴娱宾的产物,而词的演唱者又大多是十七八岁的女郎。所以《花间集序》也就坦然承认:“递叶叶之花笺,文抽丽锦;举纤纤之玉指,拍按香檀。”对词作诞生的生活环境以及词体的性质,表述得明白而准确。


宋词的创作上承花间、南唐,仍然以女性为主要对象。不过,同样描写女性,宋词与花间词也有所不同。花间词人写女性,注重其外在形态主要是体态、服饰的描绘,少数作品甚至带有色情倾向,而且风格大都浓丽艳冶。南唐以下,变浓艳为清丽;晏殊、欧阳修以下,又将描绘的重点由女性的外貌转向女性情思。从柳永、秦观开始,词人们开始更多地关心女性的生活。他们笔下的妓女不再仅仅是供词人素描写生的花瓶,而是有血有泪有痛苦有追求的活生生的个体。于是,女性的闺中生活成了词的一个重要题材。此外,朱淑真、李清照等女词人的作品中,反映她们自己闺中情思的作品也占有相当大的比重。这样,闺情之作在宋词中也就占有不容忽视的一席之地。


凤髻金泥带,龙纹玉掌梳。


凤髻: 绾结为飞凤形的发髻 。


金泥带: 涂有金粉的绸带 。


走来窗下笑相扶,爱道:画眉深浅入时无 ?


“ 画眉 ” 句 : 引用唐代朱庆馀 《 近试上张水部 》 中诗句 :“ 妆罢低声问夫婿 , 画眉深浅入时无 ? ”


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


等闲妨了绣功夫。


笑问:双鸳鸯字怎生书 ?


怎生: 怎样 。


〔 大意 〕凤形发髻上扎好绸带,再插上刻有龙纹的玉梳。走来窗下含笑相扶,总爱问:“画眉的深浅是否时髦 ? ”依偎着丈夫玩弄毛笔,初学描花涂涂抹抹,不知不觉耽误了刺绣的功夫。还笑着问道:“鸳鸯这两个字该怎样写 ? ”


〔 点评 〕 这首词写闺中少妇的娇媚之态 。“ 笑相扶 ”


“ 偎人久 ”, 生动传神 ; 两句问话 , 尤富情趣 。


庭院深深深几许 ?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


玉勒雕鞍: 嵌玉的马笼头和雕花的马鞍 。 代指男子 。


章台: 歌妓聚居的地方 。


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雨横风狂: 指风雨猛烈 。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乱红: 零乱的落花 。


〔 大意 〕庭院深深,到底有多深 ? 杨柳含烟带雾,掩映着重重帘幕。高楼再高,也望不见那章台街的路,那里男子们正在寻欢作乐。雨横风狂,已是暮春。重门遮掩了黄昏,没有办法将春天留住。含着泪水询问花儿,花儿也默默不语。那随风飘舞的片片飞红,却向秋千架外飞去。


〔 点评 〕 这首词抒写闺怨 , 主要通过对思妇所处环境的描绘烘托 , 刻画思妇深闺独处感物伤怀的心绪 。 怀人而人儿走马章台 , 望而不见 ; 问花而花儿飞过秋千 , 留春不住 : 无限惆怅寂寞之情因之而生 , 被抛弃的感觉由此强化 。 春光消逝 , 花儿零落 , 而自己也只剩下满腹哀怨和心酸 , 禁不住泪眼蒙 眬 。


楼角初销一缕霞,淡黄杨柳暗栖鸦。玉人和月摘梅花。


笑 睰 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


睰: 拈 , 用手指捏东西 。


东风寒似夜来些。


〔 大意 〕楼角刚刚抹去最后一缕晚霞,杨柳刚刚泛出嫩黄,暮色中开始飞回几只归巢的乌鸦。亭亭玉立的美人儿,在皎洁的月光下采摘梅花。含笑拈香回到闺房中,垂下窗帘遮护窗纱。东风还带着几分寒意,似乎比入夜时要冷上几分。


〔 点评 〕 这是一首闺情词 。 词中的女主人公和月摘梅 、 含笑拈香 , 和大多数同类题材的作品相比 , 这首词显得更为轻松 , 更为闲适淡雅 , 杨升庵 《 词品 》 称赞这首词 “ 句句绮丽 , 字字清新 ”。


楼外垂杨千万缕。


欲系青春,少住春还去。


系: 拴住 。


青春: 美好的春天 。


犹自风前飘柳絮,随春且看归何处。


犹自: 还在 。


绿满山川闻杜宇。


杜宇: 杜鹃鸟 , 啼声似云 “ 不如归去 ”。


便做无情,莫也愁人苦 ?


便做: 即使 。


莫也: 岂不也 。


把酒送春春不语,黄昏却下潇潇雨。


潇潇: 形容雨声 。


〔 大意 〕楼外千万缕柳丝想挽留住美好的春天,可春天稍作停留后还是归去了。风中柳絮还在飘飞,似乎要随着春天去看春归向何处。大地一片绿色,杜鹃声声“不如归去”。即使杜鹃无情,岂不念人儿愁苦 ? 举起酒杯送春,春天也不言语,黄昏时分天却下起了雨。


〔 点评 〕 这首词描写暮春景色 , 表现惜春情怀 。 垂柳系春 、 柳絮随春 、 杜宇啼春是春末的景色 , 而潇潇雨声则标志着春季的结束 。“ 把酒送春春不语 , 黄昏却下潇潇雨 ”, 与欧阳修 《 蝶恋花 》 中 “ 泪眼问花花不语 , 乱红飞过秋千去 ” 有异曲同工之妙 。 在暮春景色的描绘中 , 寄寓着作者对自己逝去的青春的留恋 。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


残酒: 隔夜的醉意 。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


卷帘人: 指婢女 。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 大意 〕昨夜里风声紧雨声稀,沉沉的一觉也未能消解隔夜的醉意。试探着问问卷帘的侍女外面怎样,却回答说海棠花儿依然如旧。粗心的侍女你可知道,一夜风雨后,海棠的红花应该更加稀疏,绿叶应该更加肥厚。


〔 点评 〕 这首词写闺中女儿对暮春时刻春意凋零的独特感受 。“ 绿肥红瘦 ”, 刻画出雨后花儿零落 、 绿叶浓郁的情态 , 细腻传神 。


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


蹴( cù ): 踏 , 蹬 。


慵: 疏懒 。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见有人来,袜 金钗溜。


袜( chǎn ): 只穿着袜子 ( 走路 )。, 只 。


溜: 滑落 。


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 大意 〕荡完了秋千,站起身来,懒洋洋地擦着纤纤玉手。露水正浓,花儿稀疏,微微的香汗把单薄的春衣湿透。看见有客人进门,金钗滑落,只穿着罗袜就走。含羞而去,倚门回过头来,佯装把青梅嗅。


〔 点评 〕 这首词写一位青春少女的天真无邪 。 词的上片写少女的闺中游乐 , 荡荡秋千 , 看看花儿 , 虽然闲适舒徐 , 但一个 “ 慵 ” 字 , 暗传心绪 。 下片写客人到来之际少女的娇憨之态 , 生动传神 , 富于生活情趣 :“ 袜金钗溜 ”, 写少女初见生人时的羞涩与惊慌 ;“ 倚门回首 ”, 写少女的好奇 ;“ 却把青梅嗅 ”, 写少女的狡黠与顽皮 。


香冷金猊,被翻红浪,起来慵自梳头。


金猊: 铸为狻猊 ( 传说中的一种猛兽 ) 形状的金属香炉 。


任宝奁尘满,日上帘钩。


宝奁: 梳妆匣 。


生怕离怀别苦,多少事欲说还休。


新来瘦,非干病酒,不是悲秋。


休休 选 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


阳关: 指古代送别曲 《 阳关三叠 》。


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


武陵人: 指传说中入山采药遇仙女的刘晨 、 阮肇 。 这里指作者的丈夫赵明诚 。


秦楼: 秦穆公之女弄玉所住之楼 。 这里指作者所住楼阁 。


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


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 大意 〕香炉早已火冷香消,被子也乱堆在床上,起床之后,浑身慵懒,不想去梳头。任随那梳妆盒沾满灰尘,太阳高高地挂上帘钩。只怕那离愁别苦,有多少心事欲说还休。近来日渐消瘦,并不是沉溺美酒,也不是伤春悲秋。算了 选 算了 选 这回他真的要离去了,即使唱上千万遍《阳关三叠》,也难以挽留他。他像武陵人一样远去,烟雾空锁着我的小楼。只有那楼前的流水,知道我整天在这里深情凝望。从今以后,凝眸远望时又增添了一段新愁。


〔 点评 〕 这首词是作者为送别丈夫而作 。 词的上片写女主人公了无情绪的慵懒 , 下片则直抒相思之情 。 李攀龙 《 草堂诗余隽 》 评价这首词 :“ 写其一腔临别心神 , 新瘦新愁 , 真如秦女楼头 , 声声有和鸣之奏 。”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


簟( diàn ): 竹席 。


云中谁寄锦书来 ? 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锦书: 回文锦字书 。 这里指夫妻间的书信 。


雁字: 雁行 , 雁阵 , 大雁排成的 “ 人 ” 字或 “ 一 ” 字 。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 大意 〕红莲凋谢,竹席生凉,又是一番金秋景色。轻轻解下罗裙,独自登上小舟。谁为我捎来远方的书信 ? 大雁归来的时候,月光洒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东流,一样的相思情绪,两地的无边闲愁。这样的情绪没有办法可以消除,刚刚卸下眉头,又悄悄涌上心头。


〔 点评 〕 据 《 琅记 》 记载 , 李清照新婚不久 , 赵明诚即负笈远游 , 临别之际作者在锦帕上题写此词以赠 。 词的上片写临别的缠绵 , 下片写别后的思念 。《 古今女史 》 称这首词 :“ 颇尽离别之情 , 语意飘逸 , 令人省目 。”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将息: 调养休息 。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急 ?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


次第: 情形 , 光景 。


〔 大意 〕东寻寻,西找找,心中若有所失;秋风秋雨,冷冷清清,满目凄惨悲戚。这忽暖忽寒的天气,让人最难以调养将息。三杯两杯淡酒,怎么敌得过傍晚风急 ? 正在睹物伤情,大雁飞过,却是当年的旧相识。满地都是菊花,憔悴凋零,还有谁去采摘 ? 独自一人,守着窗儿,怎么能挨到天黑 ? 秋风梧桐,再加上黄昏时蒙蒙细雨仍在淅淅沥沥地下。此情此景,怎么能用一个“愁”字了结得了 ?


〔 点评 〕 这首词作于南渡之后 , 此时作者流落江南 , 丈夫已死 , 孤苦伶仃 。 这首词写秋日闺思 。“ 守着窗儿 ”, 是全词视角的出发点 。 满目秋色 , 满腹秋思 , 正在这小窗一望之间 。 从结构而言 , 有杜甫 “ 窗含西岭千秋雪 ” 之妙 。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人在何处 ?


染柳烟浓,吹梅笛怨,春意知几许 选 元宵佳节,融和天气,次第岂无风雨 ?


次第: 这里是转瞬之间的意思 。


来相召,香车宝马,谢他酒朋诗侣。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


中州: 这里指北宋都城汴京 。


三五: 正月十五 。


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


铺翠冠儿: 镶上了翡翠的帽子 。


捻金雪柳: 嵌入了金线的雪柳 。 雪柳 , 妇女的一种头饰 。


簇带: 即 “ 簇戴 ”, 指插戴首饰 。


济楚: 整整齐齐 。


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 大意 〕昏黄的落日像熔化的黄金,暮云环合像是璧玉,不知道当年的人儿现在哪里 ? 浓浓的烟霭染浓了绿柳,笛中传出《梅花落》的哀怨,不知不觉已经有了几分春意。元宵佳节,天气晴朗,只怕转瞬间又飘来风雨。谢绝了宝马香车,谢绝了酒朋诗侣的邀约。记得当年汴京繁华的岁月,闺中生活优游闲适,最看重这元宵灯夜。戴上镶了翡翠的帽子,插上用金钱捻丝所制的雪柳,全身穿戴得整整齐齐。如今容颜憔悴,白发蓬乱,更怕在夜里出去。不如躲在帘子下边,听听人们的欢声笑语。


〔 点评 〕 这是作者晚年流寓江南的一首作品 。 靖康之变 , 作者家破人亡 , 早年过着幸福温馨生活的贵妇 , 变成了流落不偶的江南游子 。 所以 , 追念昔日繁华 , 感慨今昔盛衰 , 就成为李清照晚年作品的主调 。 这首词追忆昔日汴京元宵佳节火树银花的热闹场面 , 进而与此刻 “ 风鬟霜鬓 ”“ 怕见夜间出去 ” 的憔悴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 兴亡之感 , 油然而生 。 刘辰翁说 :“ 余自乙亥上元诵李易安 《 永遇乐 》, 为之涕下 , 今三年矣 , 每闻此词 , 辄不自堪 。” 可见这首词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 。




楼阴缺,阑干影卧东厢月。


楼阴: 这里指月光投射高楼留下的阴影 。


东厢月,一天风露,杏花如雪。


隔烟催漏金虬咽,罗帏暗淡灯花结。


漏: 漏壶 , 古人滴水计时的仪器 。


金虬: 铜制的龙形箭 , 用以标识水位的高低 , 同时也就标示了时刻的早晚 。


灯花结,片时春梦,江南天阔。


“ 片时 ” 两句 : 用岑参 《 春梦 》“ 枕上片时春梦中 , 行尽江南数千里 ” 之意 。


〔 大意 〕高楼的阴影遮蔽着庭院,只有楼头栏杆的空隙为东厢送来了月色。东厢的月色伴随着满天风露,映照着如雪的杏花。风烟外传来漏壶滴滴答答的幽咽声,罗帐里灯光暗淡,灯花空结。灯花空结,只有在这片刻的春梦中回到千里之外的江南。


〔 点评 〕 这首闺怨词写月下怀远 。 月色中 , 风露下 , 静听铜壶滴漏的幽咽 , 只有春梦可以让人瞬息千里 , 去到江南 , 可惜 , 好梦又只有片刻 。 况周颐 《 蕙风词话 》 称道这首词 “ 纯任自然 , 不假锤炼 ”。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