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采桑子·海天谁放冰轮满》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采桑子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莫说离情,但值凉宵总泪零。只应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可奈今生,刚作愁时又忆卿。

词译

遇见,若早知与你只是有缘无份的一场花事,在交会的最初,按耐住激动的灵魂,也许今夜我就不会在思念里沉沦。

遇见,你可曾知道,有时候,你我之间只隔了一道墙;有时候,只是隔了一扇门;有时候,只是隔了一丛花,一株柳的隐约相望。可是,偏偏不能再有一丝接近。

遇见,你已不在身边。无论今宵,酒醒何处,也不过杨柳岸,晓风残月,满地月光惘然。你我之间,如若花期错落,你开在暮春,而我,盛于夏末。

于是,你成为了我的水月镜花。从此,紫陌红尘,碧落黄泉。从此,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评析

又是一篇悼亡之作。爱妻的早亡使词人无日不伤悲,特别是会逢良辰美景之时,他更是痛苦难耐了。所以此时他正逢高天朗月,其凄怀又起,怅恨悠悠了。

“海天谁放冰轮满,惆怅离情。”上阕前二句因离情而责怪月亮:是谁让天宇中的月儿变得那么皎洁明亮,难道他没有看到我的离情惆怅吗?词人恼月照人,增人“月圆人不圆”的怅恨,这种借月以表达怀念之情的作法与苏东坡的“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朱淑真的“多谢月相怜,今宵不忍圆”有异曲同工之妙。

“莫说离情,但值凉宵总泪零。”接下二句,写这种离情已不堪提起,每到凉夜,总要使人伤心落泪。只是反反复复地说离情,而不说明是怎样的离情。

“只应碧落重相见,那是今生。”直至下阕的“碧落重相见”,才知道先前所说之离情,并非一般之生离,而是凄然断肠的死别。“碧落”,语出道教《度人经》:“始青天乃东方第一天,有碧霞遍满,是云碧落。”白居易《长恨歌》诗里有“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之语,是说贵妃死后,明皇命方士通天彻地去寻。容若作此语,说明爱人亡故。然而就算碧落重逢,也正如李商隐《马嵬》诗中所说的“海外徒闻更九州,他生未卜此生休”。即使能够重见,已不是今生的事了。

至于今生呢,偏偏在忧愁之时总会想你。“刚作愁时又忆卿”,语简情深,哀婉之处动人心魄。愁上浇愁,苦上加苦。容若心思之凄婉低回,由此亦可见一斑。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