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 秦观词选讲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秦 观


【作者简介】


秦观(1049 — 1100),字少游,一字太虚,号淮海居士。高邮(今属江苏省)人。宋神宗元丰八年(1085)进士,元 祐 初,任秘书省正字、兼国史院编修。晚年连遭贬斥,徙至雷州。徽宗时放还,至藤州卒。 “ 苏门四学士 ” 之一。秦观词多写恋情和身世之慨,语工而入律,情韵兼胜,哀艳动人,曾因《满庭芳》词赢得 “ 山抹微云君 ” 的雅号。有《淮海集》四十卷、《后集》六卷、《淮海居士长短句》三卷等。其词集整理本有今人徐培均校注之《淮海居士长短句》。


满 庭 芳


【题解】


《满庭芳》又名《锁阳台》《满庭霜》等,因柳宗元有 “ 偶地即安居,满庭芳草积 ” 、吴融 “ 满庭芳草易黄昏 ” 的诗句而得名。秦观此词即为该调最有名之作。此词以凄迷景物,刻画离人凄迷心境,将男主人公与歌妓分别时的感伤之情与晚秋日暮的悲凉之境融为一体,所谓 “ 寄慨身世,闲雅有情思酒边花下,一往而深 ” 者。


山抹微云,天连 [1] 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2] 。暂停征棹 [3] ,聊共引离尊 [4] 。多少蓬莱旧事 [5] ,空回首、烟霭纷纷。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6] 。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 [7] 轻分。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8]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 [9] 啼痕。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淮海居士长短句》)


【注释】


[1] 天连: “ 连 ” 或作 “ 粘 ” 。明杨慎《词品》卷三: “ 秦少游《满庭芳》: ‘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 ’ 今本改 ‘ 粘 ’ 作 ‘ 连 ’ ,非也。韩文: ‘ 洞庭漫汗,粘天无壁。 ’ 张祜诗: ‘ 草色粘天鹈 鴂 恨。 ’ 山谷诗: ‘ 远水粘天吞钓舟。 ’ 邵博诗: ‘ 老滩声殷地,平浪势粘天。 ’ 赵文 昇 词: ‘ 玉关芳草粘天碧。 ’ 严次山词: ‘ 粘云江影伤千古。 ’ 叶梦得词: ‘ 浪粘天,蒲桃涨绿。 ’ 刘行简词: ‘ 山翠欲粘天。 ’ 刘叔安词: ‘ 暮烟细草粘天远。 ’‘ 粘 ’ 字极工,且有出处。又见《避暑录话》,可证。若作 ‘ 连天 ’ ,是小儿之语也。 ”


[2] 画角:一种乐器,用竹子或铜制成,外面涂上彩色。谯门:城头上望远的门楼。谯:通 “ 瞧 ” , 瞭 望。


[3] 征棹:行船。棹:船桨,这里代指船。


[4] 引离尊:离别时举杯践行。尊:同 “ 樽 ” ,酒杯。


[5] 蓬莱旧事:指作者寻欢作乐如在仙境般的越州生活。


[6] “ 斜阳外 ” 句:隋炀帝诗: “ 寒鸦飞数点,流水绕孤村。斜阳欲落处,一望暗销魂。 ” 南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三引《艺苑雌黄》: “ 予在临安,见平江梅知录隋炀帝诗云: ‘ 寒鸦千万点,流水绕孤村。 ’ 少游用此语也。 ”


[7] 香囊:内装香料的小袋,多为男士随身佩戴的饰囊。罗带:多为女子身上系的带子。古代青年男女常互赠 “ 香囊 ”“ 罗带 ” 作为定情物品。


[8] “ 谩赢得 ” 两句:徒然赢得青楼妓院的薄情。谩:徒然。薄幸:薄情,负心。唐杜牧《遣怀》: “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


[9] 惹:招惹,沾染。


【集评】


〔清〕周济《宋四家词选》: “ 将身世之感打并入艳情,又是一法。 ”


浣 溪 沙


【题解】


在这首词中,秦观表面所写的,只是一个细致幽微的感觉中的世界,全篇中所有的形容字没有一处用重笔,但也并非泛泛的眼前景物的记录。外表看来虽然极为平淡,而在平淡中却带着作者极为纤细锐敏的一种心灵上的感受。


漠漠 [1] 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 [2] ,淡烟流水画屏幽 [3] 。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宝帘闲挂 [4] 小银钩。


(《淮海居士长短句》)


【注释】


[1] 漠漠:形容天气的寒冷。


[2] 穷秋:深秋。穷:尽头。


[3] “ 淡烟 ” 句:画屏上轻烟淡淡,流水潺潺,意境深远。幽:意境深远。


[4] 宝帘:即珠帘。闲挂:随便挂着。


【集评】


俞陛云《唐五代两宋词选释》: “ 清婉而有余韵,是其擅长处。此调凡五首,此首最胜。 ”


踏 莎 行


【题解】


秦观受北宋新旧党争的波及和株连。哲宗赵煦绍圣元年(1094)新派再起,不仅作为旧党的苏轼弟兄遭到贬谪, “ 苏门四学士 ” 之一的秦观,也未能幸免,先后由京师被贬到杭州、处州,继而又遭到诬告,被削秩,再贬郴州。他面对接踵而来的政治迫害,感到无路可走。此词乃绍圣四年春在湖南郴州贬所所作。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 [1] 望断无寻处。可堪 [2] 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 [3] ,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4] ?


(《淮海居士长短句》)


【注释】


[1] 桃源:就是桃花源。用陶渊明《桃花源记》故事,比喻自己所追求的超脱尘世的理想之境。


[2] 可堪:怎能忍受。


[3] 驿寄梅花:《太平御览》卷九七 〇 引《荆州记》曰: “ 陆凯与范晔相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晔,并赠诗云: ‘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


[4] “ 郴江 ” 句:郴江本来就围绕着郴山,为什么竟向潇湘水流去了呢?郴江:湘江的一条支流,源自湘西,过郴州及郴山,与潇江同汇入湘江。幸自:本自。元释圆至注《三体唐诗》所选戴叔伦《湘南即事》末二句 “ 沅湘日夜东流去,不为愁人住少时 ” 云: “ 秦少游谪郴州有词云: ‘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淮流下潇湘去。 ’ 正用此意。 ”


【集评】


(宋)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前集卷五十引释惠洪《冷斋夜话》: “ 少游到郴州,作长短句云(词略)。东坡绝爱其尾两句,自书于扇,曰: ‘ 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 ’”


王国维《人间词话》: “ 少游词境最为凄婉。至 ‘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 ,则变而凄厉矣。东坡赏其后二语,犹为皮相。 ”


【学生佳作赏析】


灯火已黄昏


——  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赏析


从《诗经》开始,文字便演绎着一个亘古不变的主题 ——  离别。它既沉淀在“我徂东山, 慆慆 不归”的悲慨之中,也蕴藏在“嗟我怀人,置彼周行”的思量里。而其中,我们最喜欢的莫过于男女相送了。


那也许是一个风雨缠绵的午后或黄昏,你著一件鹅黄或者淡绿的小衣,手中的竹笛或画角泣出不成声的调子。山被湖水推得很远,天被月光拉得更大。你们拉着手走过雕栏玉砌,走过春风十里,走过生满垂柳的长亭短亭。你的目光开始在字里行间逡巡,那些沉默了千年的横竖撇捺忽然生出了金色的藤蔓,变成相框,定格了你们执手相望的模样。


我们这场离别故事的主角则是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似乎每一场相送都赶不上一个好天气,虽不是《别董大》之时的“千里黄云白日曛”,可也是云遮雾绕,衰草连天。诗人忧郁的目光会在天地间寻觅,当与 瞭望 台上的佳人相会时,断了音响,也断了肝肠。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无酒不成欢,煮酒燃烟,往事开始弥漫。也许曾雪夜探梅,亦时或扁舟载月,这些美丽的事迹如星星的不同,可蓦然回首,烟雾迷蒙,前途未卜。残阳如血,寒鸦似漆,在这凄惶的颜色架构的世界里,一线水流,缓慢地、哀伤地、无措地流淌。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很多人喜欢用“销魂”这个词,而在这里,在这此情此景之下,诗人内心有千言万语想喷薄而出却又被苦苦咽下,山盟海誓重得好像香囊罗带。此去经年,山长水阔。天地浩大,而人生如寄,恰似沧海一粟,沦落漂泊,何日重逢?其实重逢只是一个故事,早被嫁给了秋日的芳华,再也无法吐露娇美的气候,只剩叹息罢了,只剩啼痕罢了。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当哀伤的心情到了极致,人是会逃避的,就像花辞树,积满了风霜凄苦之后便也只能零落。于是诗人回望高楼,却只看见依稀灯火,零零星星,闪闪烁烁。这像极了周邦彦《少年游》中那个“城上已三更”的夜晚,可却没有一名“纤手破新橙”的女子,敛首,低眉,道一句“不如休去。马滑霜浓,直是少人行”。


(沈子鹤 20125242 2012级汉语1班)


【简评】


短小而精湛!通篇用抒情的语言讲述了一个诗歌的故事。


悲耶?恨耶?流下潇湘


——  秦观《踏莎行》(雾失楼台)赏析


如果能回到那段时光,月色如练,满园梅花开得粉白风致。两位俊秀青年,把酒言欢,赋诗明月,间或有一敏慧女子和诗低吟,猜谜雅趣。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所谓抱负,所谓经世致用,或是所谓的光耀门楣,引领这两人走上朝堂政坛。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两人本就是同根同节,罩上一层官僚门第的关系后,愈发显得扑朔迷离了。挚友是推心置腹,官场是猜度心术,猜来猜去,猜累了自己的心,也猜伤了别人的心。


秦观的心思是复杂的,复杂到或许连他自己都不了解自己。绍圣元年,被新旧党争波及和株连,作为“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观遭到贬谪。有史料记载说,苏轼受贾易弹劾,秦观得知自己将被牵累,便找有关官员疏通。秦观的失态使得苏轼兄弟的政治操行遭到政敌攻讦,而苏轼与秦观的关系也产生了微妙的变化。这首《踏莎行》写于秦观被流放期间,其间深意可想而知。


上片写谪居中凄凉寂寞的环境,开头三句缘情写景,一副黯然之景徐徐展开:楼台隐没在漫天迷雾中,月色朦胧,渡口显得模糊难辨。“雾失”与“月迷”皆为下句“桃源望断无寻处”铺垫,由此可知词人已在月下楼中站了很久,却寻不到那块心灵的桃花源,不禁惆怅惘然。“迷”与“失”一语双关,究竟是现实的晦暗不清,还是自己的心灵也蒙昧了呢?不得而知,望不到桃花源,便引出了下句对家乡的思念。郴州谪居之地是一座孤馆,杜鹃啼暮时愈发勾起了词人浓浓思乡之情,又以“可堪”两字领起一种强烈的凄冷氛围,好像他的整个身心都陷在这片惨淡愁云之中了,读来令人悲戚。


下片由叙事开始,远方友人的关切慰问之意都赋于极美的意象中了。“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缠绵婉约的款款情意传达,却砌成词人“此恨无重数”。一切的安慰都无济于事,离恨犹如高墙堆砌,使人不堪负担。一个“砌”字将无形的伤感形象化,好像还可以重复累积,形成一道沉重坚实的枷锁,让人无法透气。秦观在“恨”什么?联系他的生平,猜他恨的是党祸造就的半生飘零,使他沦落如今。想当年书生意气,“春风得意马蹄疾”,何等潇洒。而如今天涯凋颓,前路漫漫无望,他愤恨,他恼怒,却因着内心的怯懦,不能说透,干脆化实为虚,借眼前的山水喟叹一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你说这郴江水原本绕着郴山好好流着,为什么要流到潇湘去呢?自己原本只想着为官造福,为何又卷进政治漩涡里去了呢?


人生大抵如此,命运的未知就如洪流,总将人带往深不可测的远方。秦观半生漂泊,老来厌世修道,穷其一生的寻觅,到底有没有找到心灵的桃花源呢?一切都不得而知,我们只能无限怅然掩上这一阕《踏莎行》。


(江安 20124352 2012级德语2班)


【简评】


好文采,结合时代背景剖析秦观复杂矛盾的内心,文章题目含蓄悠远,令人回味。


春寒处,似有幽恨无数


——  秦观《踏莎行》(雾失楼台)赏析


少游受北宋新旧党争波及和株连,接连被贬。绍圣四年,他郁怀于湖南郴州,写下了这首对前路杳茫的抒怀之作 ——  《踏莎行》(雾失楼台)。贬谪之情诉诸笔端,字字凄怆悲惋,令人闻之而心念成灰。


漫天浓雾隐去城中楼台,月色迷蒙模糊了江边渡口。迷失于混沌之境,失魂于苦苦羁旅。秦观开篇用“迷”“失”之景,向我们诉尽谪居中凄楚迷惘的境地。独自伫立在旅社台上观望,除了 濛濛 雾色和隐隐月光,再也看不到什么。陶公所说的桃源在何处?心中安乐宁静之地在何处?纵然是望断眼前风景也是徒劳。“尘缘相误,无计花间住。”怅惘的目光下和失望苦痛的心中,尽皆凄凉。桃源无处寻觅,又谪居在这春寒正浓的小小孤馆里,如此落寞,心意难平。春寒料峭时节,独自住在他乡客地,念往事如尘土纷纷,百感交集,恨由耳边生。杜鹃啼血,声声凄切,被淹没在洪荒困顿的愁苦中,被吞噬在宇宙苍茫的浩瀚中。斜阳沉沉坠西土,心念灰灰无综错。这一切怎能不触动一腔身世沉浮之感?此中寂寞,更与何人说?


下片转而叙实,远方亲友送来慰藉的书信,本应心感欣喜,但转念发现自己如此境地,别是一番滋味。每一封亲友的书信,都是锋利的刀刃在往心底轻轻划过,字字珠玑,都成为编绘凄怆之乐的音符。种种安慰均已无济于事,只得让此恨绵绵,在心中砌成一道不透光的墙,压在那离乱的飘零之处。最末两句,看似无端由,却无理有情,情中透痴。郴江啊,你本是绕郴山而流,为何却北向潇湘呢?或许,郴江也不堪忍受这孤苦之地的寂寞,不远万里,也要去往那北边的潇湘之地。郴江都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为何自己却被苦在这不毛之地。少游借其幻想,诉说希望与失望,诉说求索与挣扎。生活,总是不经意地把我们带到未知的远方,而秦观所去之处,只有苦涩与荒凉。


全词虚实相间,情景交融,或有身世沉浮之无奈,或有羁旅无依之幽恨,读来令人不免忧伤。试想谁又能在被贬的光景下舒心开怀呢?春寒瑟瑟,诗人独守在客馆,眼前是雾霭重重,耳畔是杜鹃悲啼,伤心景映伤心人,伤心人写伤心物,就在这边远之境,惶惶不可终日,好生悲凉,愁云惨淡,幽恨暗生,让我想起“山将别恨和心断,水带离声入梦流”一句。虽然此句是写离愁,但其中凄然的景致也恰如秦观笔下的郴山潇湘。


读至此处,放下心中杂绪,闭目回想,我想必是那凄凉哀婉的迷雾露台,一个受尽苦难的词人,默默望着,眸里早已黯然,泪已枯涸,唯有一丝魂魄在风中摇曳,叹着:春寒处,似有幽恨无数 ……


(周子轩 20115165 2011级心理1班)


【简评】


理解与上篇不尽相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对此词的最后两句有了不同理解,语言流畅有文采。


唯有情深


——  秦观《鹊桥仙》(纤云弄巧)赏析


观世间情谊几种,最艳羡莫过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有情且长相伴;最可悲无非是同床异梦貌合神离,无情却长相守;最遗憾却是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有情但长相离。其他尚且不提,但每闻牛郎织女,都不禁暗暗生恼,恨这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叹这世间哪得双全法。当刻骨的爱恋败给了残酷的命运,当彼时的恩爱前生梦变成了别离后的梦里几番哀,有多少爱经得起距离的考验?又有多少情受得住时光流转的寂寞?想至此处,唯无语凝噎。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仿佛看见一狷狂书生酒酣处仰天一笑,握笔豪迈写下《鹊桥仙》,只笑这世人看不穿真情二字。猛如醍醐灌顶,这世间,相守不等于相爱,相爱亦无惧相离。


并非未闻苏轼“凤箫声断月明中”的忍泪诀别,也不是未听曹丕“尔独何辜限河梁”的凄然苦楚,甚至“大难临头各自飞”的恩断义绝,妾心作蒲苇蒲苇不韧,郎心为磐石磐石不坚,此出种种,世间并不稀奇。然而,与其辩说人事纷杂迫不得已,不如明言这恩爱已弛,心意已决罢了。少游此词,便是道尽这情爱的真谛 ——  若情长久,岂分朝夕?若情长久,何惧别离?


纵观此词,一年来天上人间的分离,牛郎朝升暮落的守候与等待,织女纺雾织云的盼望与伤悲,都在那迢迢银河之上相聚的那一刹,化为满心的欢喜和满足。执手相望,泪眼迷蒙,所有的委屈不能言都在这星汉之间变成相爱的坚定。管他尘世相隔,管他聚少离多,你便是我,天光之外,黑暗之末,唯一的信仰。那些彼时的青灯怨语,一枕清霜,都只余一句话萦绕心头 ——  值得。嘘寒问暖的妻子柔情似水,不善言语的丈夫情深义重,对望时,这眼眸如星,在这鹊桥上看流光飞去,天上人间便醉是无眠。纵千种不愿,但归期终至,唯拼命记着对方的容颜,无论苍暮与否,只愿能成为一年里独酌的回忆。相别在即,千言万语只剩一句,心之所向即吾乡,你且安好,待明年相聚。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三百六十五日才赢得一夕相聚,却胜过无数虚情假意;“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婉约情丝中的豪迈气骨,更是流传千古,永久回荡。这相思的苦闷,相逢的快乐,相离的不舍,相爱的执着,尽在少游笔下显现,字眼传神,旷达高亢。向来情深,奈何缘浅,不能长相守兮,便长相忆。两情长久,则无畏距离。忽然悟到,若时刻相随片刻不离却无真心相待,甜言蜜语也只是如饮砒霜。若心中无爱,万般作为皆为虚妄;倘若心中有爱,就算沧海桑田,天上人间,也是情繁似梦,心灵相通。现世多少夫妻反目,怨偶成双,情之一字不过求真,却在现实中戏剧地成为工具,为权贵所附,为利益所驱。思及此,牛郎织女虽天人相望,咫尺天涯,但凭这情,便是身处荒芜,心却仍旧繁花。


世间万物,越是稀奇,越是珍惜。数着年年岁岁,望着春色老,夏迟暮,看着秋意阑珊,冬雪寒彻骨,这些难忘的相思苦,便将这情种得愈发根深蒂固。因为爱而坚守,因为坚守而弥爱,轮回几番,这真情切切,令人艳羡得几近切齿,又何忧朝暮?


人间真情二字,此处极尽。


(王贝儿 20132833 2013级物流工程1班)


【简评】


好一篇优美的抒情散文!


谁念西风独自凉


——  秦观《踏莎行》(雾失楼台)赏析


有人说,一个人的一生,就是一座有了年岁的城墙,用无数个青翠的日月堆砌而成。日子是一砖一瓦,生命是一梁一柱。城墙里,因为情感,因为生活而充盈丰满。


秦观,这位有鲍、谢清新之致的词人,喜欢他已记不清是从何而起,也许是高中在课本上读到他那首《鹊桥仙》开始的吧!如今想来,那时喜欢他的词,总带有“少年不识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即离之感,当时只觉“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一个完美的童话故事,现今,年龄见长,随着年龄一起成长了的,还有我对于生活的感悟体知能力,也越来越可以读出秦观词作中对于生活的那丝无奈与悲凉。也许,这一切正如南宋张炎之《词源》所言:“秦少游词体制淡雅,气骨不衰,清丽中不断意脉,咀嚼无滓,久而知味。”


《踏莎行》的开头,是说云雾遮住了楼台,在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渡口。人说秦词深婉,擅表心曲。首二句,不仅是工整的对句,也不只是状景,而是少有的情景交融的佳句。其中“失”字和“迷”字,既准确地勾勒出景物的模糊轮廓,又恰切地写出了作者无限凄迷的意绪。紧接着的两句是“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词人闭居孤馆,只有在想象中才能看得到“津渡”。而从时间上来看,上句写的是雾蒙蒙的月夜,下句时间又倒退到残阳如血的黄昏时刻。由此可见,这两句是实写诗人不堪客馆寂寞,而头三句则是虚构之景。这里词人运用因情造景的手法,景为情而设,意味深长。“楼台”,令人联想到的是一种巍峨美好的形象,而如今被漫天的雾吞噬了;“津渡”,可以使人产生指引道路、走出困境的联想,而如今在朦胧夜色中迷失不见了;“桃源”,令人想到陶渊明《桃花源记》中的一片乐土,而如今在人间再也找不到了。“桃源望断无寻处”,是说作者因找不到这样的避乱之地而痛苦。秦观正是在被现实压迫得无法逃匿的情况下,才急于寻找这个避难的“桃源”的。开头三句,分别下了“失”“迷”“无”三个否定词,接连写出三种曾经存在过或在人们的想象中存在过的事物的消失,表现了一个屡遭贬谪的失意者的怅惘之情和对前途的渺茫之感。而“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两句则开始正面实写词人羁旅郴州客馆不胜其悲的现实生活。一个“馆”字,已暗示羁旅之愁,说“孤馆”则进一步点明客舍的寂寞和客子的孤单。而这座“孤馆”又紧紧封闭于春寒之中,置身其间的词人其心情之凄苦就可想而知了。此时此刻,又传来杜鹃的阵阵悲鸣;那惨淡的夕阳正徐徐西下,这景象益发逗引起词人无穷的愁绪。


过片中连用两则投寄书信的典故,极写思乡怀旧之情。“驿寄梅花”,见于《荆州记》,“鱼传尺素”典出汉乐府《饮马长城窟行》。少游是贬谪之人,北归无望,亲友们的来书和馈赠,实际上并不能给他带来丝毫慰藉,而只能徒然增加他别恨离愁而已。书信和馈赠越多,离恨也积得越多,无数“梅花”和“尺素”,仿佛堆砌成了“无重数”的恨。词人这种感受是很深切的,而这种感受又很难表现,故词人手法创新,只说“砌成此恨无重数”。“砌成”句,一方面是说得到亲友的寄赠,增加了离恨,有这一“砌”字,那一封封书信,一束束梅花,便仿佛成了一块块砖石,层层垒起,以至于达到“无重数”的极限。这种写法,不仅把抽象的微妙的感情形象化,而且也可使人想象词人心中的积恨也如砖石垒成,沉重坚实而又无法消解。另一方面又联想到事业和前程在无休止的党争漩涡中渐渐地被淹没,便无限怨恨。“砌成”,言恨之层层叠叠,犹如恨山怨墙厚重难量。


作者身闭“孤馆”,极端愁苦,亲友的寄赠没能使他得到安慰,反倒更勾起被贬谪的怨恨。这一腔怨恨到哪里倾吐呢?在如此深重难排的苦恨中,迸发出最后两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这个句子,当是这种怨恨心情曲折委婉的发泄。从表面上看,这两句似乎是即景抒情,写词人纵目郴江,抒发远望怀乡之思。郴江,发源于湖南省郴县黄岭山,即词中所写的“郴山”。郴江出山后,向北流入耒水,又北经耒阳县,至衡阳而东流入潇水湘江。但实际上,一经词人点化,那山山水水都仿佛活了,具有了人的思想感情。这两句由于分别加入了“幸自”和“为谁”两个字,无情的山水似乎也能听懂人语。


故事至此,惟能言,谁念西风独自凉。人生路上,坎坷难料,可是必须风雨兼程地走下去,完成某个夙愿,了却某段缘分。无论繁复还是简单,岁月都是那么短长,我们无处逃遁,也无须逃遁。每一寸时光,都要自己亲历,每一杯雨露,都要自己亲尝。也许,时光是条河,我们是旅客,走了好远,脚上沾满了尘土,坐在河边,一边涤尘,一边顾影自怜,风平浪静的时候,或许能够看清自己的影子,疲惫的,忧伤的。失忆并不能让你忘记一个人、一件事,磨炼反倒可以。人生要成长,不应是直线的,必须翻越。


(董开琳 20131652 2013级自动化2班)


【简评】


散文化地讲解词作,是一篇精品美文。


飞花似梦


——  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赏析


“苏门四学士”之一的秦少游,其词清婉而有余韵,语工而入律,情韵兼胜,哀艳动人,而《浣溪沙》则是其中富有代表性的佳作,可窥“山抹微云君”作为婉约派代表之一的底蕴。


清寒的晚春,冷风凛凛,吹拂着闺中人的心。暮春时节,薄雾弥漫而上,词人愁情涌现,独上小楼,这寒冷的天气,让人生不出一丝心情出阁。分明还是春天,可“晓阴”无赖,像是深秋的尽头。


“漠漠轻寒上小楼,晓阴无赖似穷秋。”这词的开首之“清寒”“晓阴”便交代出了词的意境氛围,从此句开始,勾起了楼中人的淡淡哀愁,以极轻的笔调奠定基调,一切十分轻柔而幽眇。


身在楼中,“画屏”是眼前应景的装饰物,它轻掩在门前,为词人挡住微微吹动的冷风。屏上轻烟淡淡,流水潺潺,在深阁氛围下,显得意境深远悠长,此物更衬得词人心思泛起淡淡的孤寂。愁绪,油然而生。


词人的目光由画屏移至窗外的春景,此刻薄雾掩映,似如梦境般飘渺。暮春里,空中飘浮起轻柔的花,在冷风与淡雾里交错,伴着细雨绵绵。好一幅暮春丝雨图!直让人分不清这眼前之景,究竟是在现实里,还是在梦境中,那轻柔的空灵之感,似让愁绪也变得妙不可言。


词人写道:“自在飞花轻似梦。”“自在”二字写出了飞花的轻灵自在之感,更妙的是词人将那飞花比作梦境,何为“梦”呢?“梦”,是那样地飘渺,那样轻,飞花也是那样地轻,具体与抽象的两种事物此刻拥有了相似的灵韵,让自在飘舞的落花有了梦幻之感。


“无边丝雨细如愁”更是妙不可言的比喻,把“丝雨”赋予“愁”的形象,像是让暮春的雨也有了人的情感,与词人的心绪一般,在风中飘出一种淡淡的愁绪。倏而像是春梦般空灵。


词人在眼前的这样一幅画面中入迷了,转身将垂下的珠帘挂在小银钩上,此处用了“闲挂”这样一个微小的动作,与窗外的“静”相互映衬,悠闲不已,词人的情感在细微的动作中自然地流露而出,平淡中却带着词人极为纤细锐敏的一种心灵上的感受。


全词至此收尾,予人一种余味无穷之感。词中并无太过着重之处,却处处暗自透出一股淡淡的春愁。其中“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最是独特新奇,那不似比喻的比喻,却恰到好处地表现出“轻”与“细”的特点,以“梦”与“愁”这样的虚无缥缈之喻更衬出眼前飞花细雨的美妙春景,营造出了一种充满意韵诗意的意境。


此词精致优美,妙笔生花,词人借助于暮春的飞花丝雨之景,自然令词人那淡淡的寂寞愁绪流露而出,让怅惘的心境充满细腻之感,实为清婉的婉约词佳作。


(吴格格 20134914 2013级法学1班)


【简评】


此文短小精致,散文化语言更添清新自然。


愁到深处浅道出


——  评秦观《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


少游此词,余甚爱之。通观全词,虽仅下阕一处有单个“愁”字,然愁闷之情无处不显,无处不在也。


词之婉约者,自飞卿以来,以同叔“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二句与柳七“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二句为最佳,其次,醉翁之“庭院深深深几许”亦是语浅意深,造诣颇高。除此之外,无他词可入目也。独至子瞻,始有耳目一新之感,甚爱其《望江南》之“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句,奉为上品。


及至少游,幸其生而逢时也,词风蔚然之时,苏门逍遥之日,才情横溢,风华难抑,堪为苏氏之后第一,众客之首。虽未承子瞻豪迈之风,却为婉约派之幸事也。早年多写柔情蜜意,婉侧动人,吾酷爱《满庭芳》之“香囊暗解,罗带轻分”句,晚年漂泊流离,情调凄苦,以《踏莎行》之“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最动我心,把玩体味,久久难释。


少游既殁,观其平生所填之词,吾最爱者,首推此《浣溪沙》一首。语言虽然简单,但是意境迷离,辞藻优美,感情极其细腻。上片首句,点明时间、地点,描写出一富家女在清晨微寒之中,闲步登楼,时春愁如秋的场景,一个“幽”字最为传神,将画屏之上的淡烟流水与此时少女之心暗相契合,情景交融,浑然一体,不禁令人感慨少游用字之凝练、用字之精谨、用字之高妙!


下片,起首句对仗工巧,比喻奇妙,历来为世人所传颂。大凡常人凡夫,皆以虚物为本体,以实物为喻体,以求具化生动,少游之高处,恰反于斯,“自在飞花轻似梦”,飞花与梦本是风马牛之物,一个“轻”字将二者完美结合在一起,不可不叹少游观察力之强,功底之深,此喻堪称一绝哉!然“无边丝雨细如愁”较前句过之而无不及。丝雨和愁亦是不可作喻者,少游却神来一笔,妙手偶得一“细”字,雨细如丝,愁亦细如丝,其中愁味令人回味无穷。


若言其上之句皆金石所铸,此最后一句“宝帘闲挂小银钩”更是点睛之笔,以景作结,景中有情,情寓于景,景升华,情亦升华。虽不言愁,此时却无声胜有声,愁绪已铺书面矣。淡淡之愁虽不及子瞻“料得年年肠断处”之愁般猛烈,亦不及永叔“泪眼问花花不语”之愁般明显,然我观此愁胜似二人之愁,明知而不言,更显愁至深处,欲言而又止,最动人心。其淡淡如烟,绵绵如水,如水如缕,不绝不断,令人回味,发人深触。


词中虽描述一女在小楼中望钩而愁,实则是写少游此时之愁。面对渺渺前程,面对身世之苦,心中应有多少苦闷啊!若是东坡,必大呼而出,若是弃疾,亦必呼天抢地,愤愤如淘,于少游处,竟如此委婉,如此朦胧,不得不让人感叹,令人凄婉。


余虽不才,亦效少游填小词一首:


浣溪沙


闲云远山遮日暮,煦煦春风摇碧树,斜风遥挂垂帘瀑。


薄酒初饮却微迷,恍闻莺啼暗回顾,落红铺满小潭路。


(巩路遥 20084449 2008级对外汉语1班)


【简评】


此人才高,文章以半文半白之语写成,文采斐然,且全为一己之创念,最后结尾处填词一首,余观之,虽不合平仄,但感情十足,若能入门,必为才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