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与义《发商水道中》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商水西门语,东风动柳枝。
年华入危涕,世事本前期。
草草檀公策,茫茫杜老诗。
山川马前阔,不敢计归时。
-----陈与义

这首《发商水道中》,是诗人南奔途中的第一首。胡穉《陈简斋年谱》“靖康元年”下云:“正月,北虏入寇,复丁外艰,自陈留寻避地,出商水,由舞阳次南阳……”可见这是作者在陈留酒监任上,因遇靖康之变,径从陈留南奔,道经商水(河南商水)而小憩,复又从商水登程时所作。这是一首感时感事的诗。

首联,地、时、事兼叙。于地,则商水西门;于时,则东风动柳,是早春时季;于事,则临别告语。“语”字大约也从杜诗学来。杜甫《哀王孙》:“不敢长语临交衢,且为王孙立斯须。”作者在商水小憩,现在又和陈州(商水属陈州)的故旧告别,斯须告语,见其奔亡道中,行程催迫。“商水西门语,东风动柳枝”两句,大有杜甫《发同谷县》“临歧别数子,握手泪再滴”之意。

次联,叙而兼议。“年华”,犹言年光。“年华入危涕”一句,从上“东风”句来,说年光虽然进入了一个新的春天,但是汴京失守,都下士民流散失所,莫不带着危苦涕泪。此联下句“世事本前期”是说,眼下时势方艰,但追本求源,也有其前事之因。“世事”暗射首句“西门语”,从而知道,西门窃语,必是时势艰难这番话题。

“草草檀公策”,紧承“世事”句,追究前事之因。“檀公策”,用刘宋时征北将军檀道济“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事,讥刺北宋朝廷避金人、求苟安的失计。草草,鲁莽轻率。宋文帝元嘉七年,魏军南下,洛阳陷落,虎牢不守,继而进逼济南。时以檀道济为都护诸军事,率众救援。檀道济进至济上,初时颇有捷报,但后因粮饷不继而仓猝撤退,遂导致魏军的进一步深入。诗人用这个典故,追究宣和末年北宋朝廷退避金兵,以致军机贻误、汴京被占的罪过。

“茫茫杜老诗。”“杜老”即杜甫。杜甫在入蜀以后以及在湖湘时期,写到安史之乱或各地军阀的战争时,多用“干戈茫茫”字眼。如《南池》诗:“干戈浩莽莽。”又如《惜别行送刘仆射判官》诗:“九州兵革浩茫茫。”陈与义此句,径直以杜甫自比,意思是说: 他此后也只能像杜甫颠顿蜀中、流落荆南一样,吟咏些“干戈茫茫”的诗句了。

最末一联:“山川马前阔,不敢计归时。”作者自伤前途辽远,吉凶未卜,不敢率尔作归乡之计。感情凄恻,语意酸楚。

 

南宋诗评家刘辰翁(须溪)曾对陈与义诗逐一加以评点。他对《发商水道中》这首诗的“年华入危涕,世事本前期”二句,评云:“乱离多矣,何是公之能语也!”称赞陈诗善叙乱离。刘又于“草草檀公策”以下四句,评云:“经历如新,不可更读。”又称赞陈诗善用典故。刘辰翁评诗,类多标新立异,有时竟近于诡怪。上引两条评语,说到陈与义诗有杜甫沉郁苍茫的气韵,尽管语焉不详,但可供赏析时的参考。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