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 柳永词选讲

作者:李治 来源:原创

柳 永


【作者简介】


柳永(生卒年不详),原名三变,字景庄;后改名永,字耆卿。行七,故称 “ 柳七 ” 。崇安(今福建省崇安县)人。宋仁宗景 祜 元年(1034)进士,曾任屯田员外郎,世称 “ 柳屯田 ” 。柳永是宋词发展转变过程中的关键人物,是中国词史上第一个专业词人。他精通音律,大量制作慢词,多用赋体,雅俗并陈,对词的发展起了推动作用。有《乐章集》三卷。今人薛瑞生有《乐章集校注》。


望 海 潮


【题解】


《望海潮》词调,首见于柳永集中。词咏钱塘(今浙江杭州),调名当是以钱塘作为观潮胜地而取意。此词据说是柳永拜谒当时镇守杭州的统帅孙何而作,咏叹杭州湖山的美丽、城市的繁华。柳永有不少作品歌咏繁华盛世,尤以这首《望海潮》最为著名。


东南形胜 [1] ,江吴都会 [2] ,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3]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4] 。市列珠玑 [5] ,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 巘 清嘉 [6] 。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 [7] ,嬉嬉钓叟莲娃。千骑拥高牙 [8] 。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 [9] 夸。


(《乐章集校注》)


【注释】


[1] 形胜:地理位置优越。


[2] 江吴都会:或作 “ 三吴都会 ”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 · 渐江水》称吴兴郡、吴郡、会稽郡为 “ 三吴 ” ,钱塘在秦时属于会稽郡,汉时属于吴郡,为吴郡的都尉治所,隋唐时为杭州治所,五代吴越在此建都。因此称作 “ 三吴都会 ” 。


[3] “ 参差 ” 句:形容楼阁高低不齐。《西湖老人繁胜录》: “ 回头看城内山上,人家层层叠叠,观宇楼台参差,如花落仙宫。 ” 一说为 “ 近于 ”“ 几乎 ” 之意。


[4] 天堑:天然的壕沟,比喻险要之地,不可能轻易越过的地方。《南史 · 孔范传》: “ 长江天堑,古来限隔,虏军岂能飞度。 ” 旧多以长江为天堑。


[5] 珠玑:珠宝。这里泛指像珠宝一类的珍贵商品。


[6] “ 重湖 ” 句:西湖以白堤为界,分外湖、里湖,故说重湖。叠 巘 :重叠的山峰。


[7] “ 羌管 ” 两句:白天吹奏羌笛,夜间泛舟采菱且唱歌。


[8] 千骑:指众多随从,这里代指州郡长官。汉乐府《陌上桑》: “ 东方千余骑,夫婿居上头。 ” 高牙:高大的牙旗,将军之旗称为牙旗。


[9] 凤池:即凤凰池,本为皇宫中池苑,此处泛指朝廷或掌握政治机要的中书省。


【集评】


〔宋〕罗大经《鹤林玉露》丙编卷一: “ 孙何帅钱塘,柳耆卿作《望海潮》词赠之(词略)。此词流播,金主亮闻歌,欣然有慕于 ‘ 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 ,遂起投鞭渡江之志。 ”


八声甘州


【题解】


《八声甘州》,一名《甘州》。本唐玄宗时教坊大曲名,来自西域,后用为词调。五代时有《甘州曲》等,均与宋人制作的《八声甘州》不同。《词谱》卷二十五: “ 按此调前后段八韵,故名八声,乃慢词也。 ” 此词为秋日旅途登高思乡之作,反映出词人羁旅失意的苦闷心情。境界高远雄浑,为雅俗并陈的佳构。


对潇潇 [1] 、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风霜凄惨,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 [2] 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 [3] 。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 颙 望 [4] ,误几回、天际识归舟 [5] 。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乐章集校注》)


【注释】


[1] 潇潇:形容雨势很急的样子。


[2] 是处:到处,处处。


[3] “ 苒苒 ” 句:景物随时间的消逝而逐渐衰败。苒苒:同 “ 冉冉 ” ,逐渐地。物华:美好的自然景物。


[4] 颙 望:凝望,呆望。


[5] “ 误几回 ” 两句:佳人多少次把远处驶来的船只误认为是自己爱人归来的船只。南朝谢 朓 《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桥》诗: “ 天际识归舟,云中辨江树。 ” 唐温庭筠《望江南》: “ 过尽千帆皆不是。 ” 此处反用谢诗而较温词意更为曲折,失望之感更加浓重。


【集评】


〔宋〕苏轼: “ 世言柳耆卿曲俗,非也。如《八声甘州》云: ‘ 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 ’ ,此语于诗句,不减唐人高处。 ” (宋赵令 畤 《侯鲭录》卷七引)


〔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二一: “ 其词格固不高,而音律谐婉,语意妥帖,承平气象,形容曲尽,尤工于羁旅行役。 ”


〔清〕周济《宋四家词选》: “ 柳词总以平叙见长,或发端,或结尾,或换头,以一二语勾勒提掇,有千钧之力。 ”


凤 栖 梧


【题解】


登楼伤春,漂泊之感与思乡之情相交织,情绪浓烈而沉郁。 “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 ,尤为人激赏。


独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 [1]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 [2] ,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 [3] 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乐章集校注》)


【注释】


[1] “ 望极 ” 两句:心中的愁绪随着春色油然而生。望极:站在高楼上极目远眺。


[2] 对酒当歌:三国魏曹操《短歌行》: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


[3] 衣带渐宽:形容人逐渐消瘦。《古诗十九首》之《行行重行行》: “ 相去日已远,衣带日已缓。 ”


【集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 “ 专作情语而绝妙者 ” , “ 古今曾不多见 ” 。(评末二句)


【其他作品】


鹤 冲 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何须论得丧。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旧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芳。且恁偎红翠,风流事、平生畅。青春都一饷。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戚 氏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乡关。飞云黯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 湲 。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喧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年少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听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学生佳作赏析】


雨后清秋之伤


——  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赏析


清秋落日,游子登高,凭栏眺望,悲愁满怀。


作者独自面对着潇潇洒洒的暮雨从灰蒙蒙的天空洒落到江面上,经过一番雨洗的清秋之景,分外寒凉清朗。凄凉的霜风一阵紧似一阵,关山江河一片冷清萧条,落日的余光照耀在高楼上。到处红花凋零翠叶枯落,一切美好的景物渐渐地衰残。只有那滔滔的长江水,不声不响地向东流淌。开头“对潇潇暮雨”“洗清秋”表明作者所处的时节,古人向来有伤秋之感。而作者登高看到那一切美好事物的消逝,心中苦闷之情油然而生。只能感叹“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而上阕的“雨”“洒”和“洗”字,三个上声,循声高诵,让人顿觉素秋清冷,伤感无限。


每次读这首词,都会觉得心无端地下沉,我便知道这是作者的渲染成功了,让我也产生了悲秋之感,无论我所处的时节是怎样的。所谓“客子常畏人”,柳永一人孤身漂泊在外的时候也会觉得孤独无助。再加上秋天的傍晚,日落又徒加了他的伤感。眼前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消失殆尽,落花流水冰冷地打击这游子的心。一句“苒苒物华休”道出作者对大自然的无奈,我猜想是否也是他对于人生仕途无奈的一个缩影呢?柳永也是传统知识分子,学而优则仕是他们的一贯信条,而他却处处碰壁,抑郁不得志。最后自我安慰一句:“惟有长江水,无语东流。”只有滔滔不绝的长江水没有受到时节的影响,照常流动,抚慰作者的心。


他不忍登高遥看远方,眺望渺茫遥远的故乡,渴求回家的心思难以收拢。叹息这些年来的行踪,自己到底为何要苦苦地长期停留在异乡?想起美人,正在华丽的楼上抬头凝望,多少次错把远处驶来的船当作是自己回家的船。她哪会知道我正在倚着栏杆,愁思如此深重,绝对不比她轻松快乐。下阕写作者独自在外思念家乡的感情,与上阕的衰落之景相对。情景交融,让人感同身受。抒发了自己的漂泊挫败之感,“不忍”句点明背景是登高临远,云“不忍”,又多一番曲折、多一番悲伤的情致。到这里,词以写景为主,情寓景中。词人推己及人,本是自己登楼远眺,却偏想故园之闺中妇人,应也是登楼望远,伫盼游子归来,这让感情更加浓烈,和杜甫的“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有异曲同工之妙。“误几回”三字更觉灵动。结句篇末点题。“倚阑干”,与“对”,与“当楼”,与“登高临远”,与“望”,与“叹”,与“想”,都相关联、相辉映。词中登高远眺之景,皆为“倚闺”时所见;思归之情又是从“凝愁”中生发;而“争知我”三字化实为虚,使思归之苦、怀人之情表达更为曲折动人。


读下阕,惊觉这个风流才子的思乡念亲之情竟然颇有些豪放之感,总觉得“天际”这样的词应是东坡所写,柳七多是缠绵于一片天空的。也正是天际识归舟这样的句子,为我们活灵活现地塑造了一个望穿秋水等待良人归来的妇人形象。


这首词章法结构细密,写景抒情融为一体,以铺叙见长。词中思乡怀人之意绪,展衍尽致。而白描手法,再加通俗的语言,将这复杂的意绪表达得明白如话。全词景中有情,情中带景。让人身临其境地感触到作者的情感,和他一起忧愁思乡。


(陈筱煦 20125219 2012级汉语1班)


【简评】


从对词句的分析再到对词的情感和艺术手法的阐述,看出作者思路清晰。以第三人称讲述词人的心理变化,其中复杂难言,却因如己亲眼所见而使词人形象更为完美清晰,不再是一个遥远模糊的身影。


烟花里的白衣卿相


——  柳永《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赏析


我喜欢很多词人,喜欢不同风格的词。像“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像“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像“惜春长怕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还有很多 ……


但今天,现在,此时此刻,我却只想写下对一个人、一首词的感动。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冉冉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来年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 颙 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干处,正恁凝愁。


由于我家居于洞庭之北,长江之畔,曾多次于秋雨之后立身江畔,所以,姑且以我浅陋的体会来揣摩揣摩这位“白衣卿相”的细微感受。


斜阳半沉,秋雨初歇,碧空如洗,满世界的雨点儿终于停了下来,除了更加苍翠的远山,还有因微涨而更加空阔的江面。凉风乍起,吹起一个人宽大的衣襟,无名的江楼上,残阳铺开血红的背景,蒸腾起氤氲的水汽,仿佛要将那唯一的身影化去。


墙角的草叶儿耷拉着,黄了;江心沙洲上的水藻蜷曲着,碎了;江对岸模模糊糊的树影随江风摆动。每一次,绿意便褪下一层。这个秋天,词人连“飞红万点”都已经错过,万物休矣。铺开这幅凄凉萧条的风景长卷,四时不变的,也似乎是永恒不变的,只剩下那一江长向东流的“恨水”了。如塑像般半日未动的词人缓缓走出飞檐,又猛地一步迈回,不是不想看见,而是明知看不见。一个人在经历挫折时最易引动相思,更何况是一个漂泊多年,又遇风霜的文人。千种苦处,万般无奈,到最后却只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我为何而留?我为何而孤寂?我为何而活?


恍惚间,情景浮动,由模糊到清晰。她此刻也与我一样吧。站在妆楼之上,为每一只归家的船儿揪紧了心,却又一次次用失望浇灭自己的满腔热忱。虽是烟花女子,但保留着那份倔强,只为一人,甘愿守候终生。我多想让你看见我的身影,多想向你诉说我此时倚在栏杆之上独望秋江的无尽哀愁,擦干眼泪,江水依旧,鬓已斑白。辉煌如烟花逝去,空寂降临。


柳永的词开慢词之先河,在低回隐约中极尽情感之能事。谁说柳永只会艳歌淫曲?一个俗人是永远写不出像这首《八声甘州》开篇时的那些句子的。那是生命与自然的共鸣,是永恒与瞬间的交错。在我看来,这种愁比起李后主“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也丝毫不差,这不是个人对自己的悲叹,而是人类自始就存有的终极疑惑:为何人生苦短?为何宇宙绵长?


下阕情感由虚入实,愁肠百转却又不得倾吐,只得转化为对爱人的情意和思念。可思念永远不可替代相逢。相思过后,我依旧羁旅漂泊,你仍是无心梳妆。也就是这种心有灵犀的孤独的默契,居然成了词人最后的期望。说到这里,读词的人不需要了解词作的具体原因,读懂那份深藏于字里行间的细腻情思,也就可以说是读有所成了。


白衣卿相不可能浪漫永存,而这种浪漫像烟花。一旦绽放,是一片绚美的夜空;一旦凋零,是一片深邃的星群。二者兼而有之,恐怕也只有倚在栏杆上浅斟低唱的那个白衣卿相了。


(邹悦 20125155 2012级传播1班)


【简评】


白衣卿相的风流声名之下,又有多少难为人道的孤独,作者却读懂了那不羁背后的不甘。从他词及此词,联想丰富,情思盎然,与柳永自有一番默契。


生命执着的绝唱


——  柳永《凤栖梧》(独倚危楼风细细)赏析


有这样一首词,那意境与精神美得让我为之倾倒;有这样一位词人,他的一生让我为之心疼。当我偶然在泛黄的厚厚书卷中,邂逅《凤栖梧》这首词;当我穿越过浩渺的历史烟尘,与柳永这位北宋著名词人相会时,我对春日的哀愁,对生命的执着有了新的认识。


《凤栖梧》是一首极美的怀人抒情之作。春日来临了,绿柳红缨的季节,或许早有少妇凝装上翠楼,又或许早有游子领略着马蹄落花香的美妙。在这样一个婆娑着风流的日子里,透过历史的风沙,我却看到一位面容憔悴、形容枯槁的男子,他神色泠然,登高远望,他在想些什么?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微风吹拂的春日,词人登上高楼,久久伫立凝望着远方,想要一直望到尽头,望到他相见的人,想去的地。这时却在天地交接的无边之际,“春愁”在他心中蔓延开来,仿佛化作血液,侵蚀着他的每一寸骨血。为何他会如此的痛,他在思恋着什么,又在忧愁些什么?


“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如茵的绿草,在夕阳的余晖中仿似迷蒙着烟光,如梦似幻。夕阳也只剩下余晖了,词人仍旧固执地伫立远望,不愿离去。无人理解他登高远眺的心情,无人诉说他心中的愁思,唯有默默地依靠栏杆,让春风将他的思恋带去远方吧!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或许沉醉可以让人忘却“春愁”,对着美酒,放声高歌,强颜欢笑,岂知这昔日的美酒歌谣都失了味道。是词人愁思太过沉重了吗?为何始终无法排遣?他是如此的孤独与寂寞,无论身体,抑或灵魂。谁能够帮他?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原来他思恋的是远方的伊人,为了这份爱恋,他憔悴了容颜,消瘦了身形。但是没关系,爱情的可贵在于它的坚贞不屈,在于它的至死不渝。词人从没有后悔,他心甘情愿为爱受煎熬,心甘情愿在痴迷的自我熬煎。这是怎样的一份爱情,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柳永的这首词,缠绵婉约中又带着些许坚定,他的周身萦绕着无边的“春愁”,却并没有直接写出这愁,通过对环境的渲染,巧妙地把漂泊异乡的落魄感受,同怀恋意中人的缠绵情思融为一体,并将之愁缓缓道出。古人云“曲径通幽”,整首词影影绰绰,扑朔迷离,千回百折,最终给我豁然开朗,但又意犹未尽之感。


词中,最吸引我的当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句。试想一下,当浓浓的愁思笼罩着全词,读者的心中该有着怎样的悲戚之感,我们心疼词人,或许更担心词人在那愁思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然而,词人却告诉我们,他至死也不悔。到这里,整首词得到升华,我看到了锲而不舍的坚毅性格和执着态度,仿佛万花丛中的那一点绿,蓦然回首时,我找到了,它就在那里,属于柳永的坚毅与执着。


或许在词中,这份执着是为爱而生,但是,我相信,那种骨子里的坚毅是与词人的血液融为一体的。在北宋,词人的官场生涯并不如意,他寄情于词曲,但我相信,他对人生有着自己内心坚定的理想与抱负。


而我们呢?


(刘子娟 20125229 2012级汉语1班)


【简评】


全文处处都融入了作者对柳永及柳永词的深刻体悟,从对柳永的执着不舍的赞叹到文末突转,思考自身是否亦有那份执着,更是让文章有了较为深刻的意义。自古而今,由彼及此,独属于柳永的坚强穿越千年亦能打动人心。


繁华背后,斯人憔悴


——  柳永《望海潮》(东南形胜)赏析


这是一首一反柳永惯常风格的词,既不同于“执手相看泪眼”的温婉缠绵,又不同于“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的深沉忧郁。开篇就声势浩大,笔法大开大阖,浓墨重彩地展现了杭州的繁盛富庶。此词构思精巧,上片写杭州,下片着眼西湖,以点带面地描述出钱塘的盛景。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这三句统领全篇,气势磅礴。三吴是指吴兴、吴郡、会稽,这里是用三吴都会代指杭州。“形胜”“繁华”二字为点睛之笔。其后便开始从各方面细致描画杭州的形胜和繁华。“烟柳画桥”写出了杭州街景的清雅秀丽,树影婆娑映衬着雕花的虹桥该是多么动人的图景啊。“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体现的不仅是杭州居民人数之多,而且还反映了生活水平之高,人们有生活情趣 ——  用帘幕帷帐装饰自己的家,可见生活的闲远自在。“云树绕堤沙”,只一个“绕”字就写出了长堤迤逦曲折的态势。“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怒涛”写出了钱塘江水的澎湃与浩荡。紧接着,词人抓住“珠玑”“罗绮”两个细节便把市场的繁荣、市民的殷富反映得淋漓尽致。“竞豪奢”则写商店之间竞比夸耀,商品种类繁多,琳琅满目,更体现杭州是个繁华的大都市。下片则开始着重刻画西湖。重叠的山峦掩映下我们看到了被白堤一分为二的西湖。“三秋桂子,十里荷花”,仅八个字就凝练出了西湖最美的景致,具有震撼人心的冲击力,让人顿时心驰神往。“羌管弄晴,菱歌泛夜”二句对仗工整,情韵悠扬。而“嬉嬉钓叟莲娃”在这绝美的风景中加入了人的成分,画面更显丰富,人情味儿浓了,构成了一幅国泰民安的画卷。


接着,词人开始写权贵出行的气派威武,“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多么风流潇洒。这也是平民百姓所不能达到的。“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写到这里,作者才彰显了自己的意图 ——  拜谒孙何。据罗大经《鹤林玉露》记载,这首词是柳永呈给旧友的作品。孙何时任两浙转运使,驻节杭州。


站在柳永的角度想一想,曾经的同窗好友如今意气风发,春风得意,而自己却空有才情抱负,终日流连于歌楼酒肆,难道他不会伤神难过?“且去填词”的圣旨难违,难道这一生就注定漂泊?


别以为柳永真能“忍把浮名换了”,他的心里一直是渴望做个一官半职,为天下苍生谋福的啊。而现如今,他四处漂泊,投靠无门,连见一见自己的旧友都是如此困难,他的心事,谁人能懂?


偌大的杭州城,灯红酒绿,可这繁华背后,却是柳永最深最深的伤口。


灯火渐渐隐去的时候,也许我们才能看到,那人竟如此憔悴。


(马语佳 20100183 2010级茅院交运1班)


【简评】


标题一语中的,实得柳永词中精髓。繁华看遍,自身前途却还要靠同窗来搏,那满目繁景不啻利刃之威。作者透过重重盛况,看到了词人内心的伤。


飘零一梦转眼空


——  柳永《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赏析


自诩是一个怀旧的人。心中那根弦,就这么被柳永的《少年游》轻轻撩动了,滑出一个低沉的尾音,化作一声叹息。


《少年游》,一个颇有意韵的词牌名。在苏轼笔下,它是“对酒卷帘邀明月,风露透窗纱”的随性;在周邦彦笔下,它是“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的动人;在姜夔笔下,它是“杨柳津头,梨花墙外,心事两人知”的闲愁。


那么,柳永的呢?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岛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合上书卷,用思绪触摸词的轮廓,便隐约看见他眼里无法言说的哀愁,似浇满了一池丁香的惆怅。


念往昔,繁华竞逐,寒窗苦读,往来名利。长安的歌舞升平也不过是时间的产物。当光阴淡涤旧迹,便仅留下微漠的平淡与悲哀,这一切也只是为古道再添一层沧桑。马行迟迟、车如流水的盛况仿佛属于另一个世界。此处以景开篇,一种落差感和萧瑟感油然而生。柳舞参差,上有蝉嘶,却已不是盛夏的聒噪。本就怀一腔愁绪,又闻此凄凉之声,所有复杂的情感都自心底翻涌而出,凝于喉头。道是蝉音杂乱,实则词人心乱。郊野之景虽广,奈何正黄昏。夕阳的壮美从不肯施与失意之人。秋风苍劲孤鸟飞,焉能不悲?天地之间,无限辽阔,唯一人于风中独立,眼神悠悠远远,望断天涯。下阕意境更为开阔。闲云漂泊无依,须臾而无痕,长逝不返。而我茕茕前行,又要到何处去?没有人能追上时光的步伐,前尘过往,风华凄凄。原来梦深不觉之时,春日已去。“幸有意中人,堪寻访”的悱恻之情恍若隔世,“当年少日,暮宴朝欢”的狂朋怪侣又在何方?所谓万物消逝不可复返之凄凉,都不过如此。将百种情感压下眉头,只长叹一声,终究人已不似少年时。


柳永本是一个多么浪漫的才子,可叹终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不可消解的矛盾伴随了他的一生,并令千年之后的人们仍为之扼腕。曾经的年少轻狂、浅斟低唱依旧挡不住岁月的蹉跎。抛却浮名,流于烟花巷陌,仍不能行于濯浊之外,正如并非每个人都能如庄周般化蝶而逍遥。流年似水,当初的少年已经失去了可以寄托情感的地方。寂寞围堵,椎心蚀骨。这便是柳永的悲哀。词中的一个个文字引人去寻一个被寂寞上了锁的花冢,太多凄凉滂沱的而又隐晦的情感埋葬于此,在古籍深藏的墨迹里熠熠生辉。


(邓茜媛 20132517 2013级工程管理)


【简评】


比较了几首《少年游》中的不同心境,柳永词中独特的情感从古籍里走出,在作者的笔下得到了再一次的释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