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画堂春·一生一代一双人》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词译

她是你心中的最美,你以为你们可以白头偕老,相拥至死。触手可及的幸福,满得似要溢出来。生活好甜,梦里都要笑出来。

一生一代一双人,别无所求。只是那红线,偏生短了那一截。绕来绕去,兜兜转转,终究,还是散了。

将门贵胄又如何,失了她,你一无所有。曾经见过天花乱坠的美,所以那些所谓的绝色,对你而言,太渺小。相思相望不相亲。几多无奈。

评析

这首小词是容若对一段可遇不而可求、“相思相望不相亲”的苦涩恋情的真挚独白。他毫不遮掩,敢于直面这悲剧式的情缘,很有些宝黛之恋的意味。

首句便是“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明白如话,无丝毫妆点:明明是天造地设的一双人,却偏要分离两处,各自销魂神伤、相思相望。对恋人来说,这样的遭际真是残酷至极,也难怪容若会追问:“天为谁春。”在幽幽凄凄的容若看来,纵使塞北莺飞、江南草长又能怎样,万千锦绣的山川美景,只关乎万千世人,与他,却无半点关系。

下阕转折,接连用典。“浆向蓝桥易乞”,此是裴航的一段故事:裴航在回京途中与樊夫人同舟,赠诗以致情意,樊夫人却答以一首离奇的小诗:“一饮琼浆百感生,玄霜捣尽见云英。蓝桥便是神仙窟,何必崎岖上玉清。”裴航见了此诗,不知何意,后来行到蓝桥驿,因口渴求水,偶遇一位名叫云英的女子,一见倾心。此时此刻,裴航念及樊夫人的小诗,恍惚之间若有所悟,便以重金向云英的母亲求聘云英。云英的母亲给裴航出了一个难题:“想娶我的女儿也可以,但你得给我找来一件叫作玉杵臼的宝贝。我这里有一些神仙灵药,非要玉杵臼才能捣得。”裴航得言而去,终于找来了玉杵臼,又以玉杵臼捣药百日,这才得到云英母亲的应允。——这不仅仅是一个爱情故事,在裴航娶得云英之后还有一个情节:裴航与云英双双仙去,非复人间平凡夫妻。

“浆向蓝桥易乞”,句为倒装,实为“向蓝桥乞浆易”,容若这里分明是说:像裴航那样的际遇于我而言并非什么难事。言下之意,似在暗示自己曾经的一些因缘往事。到底是些什么往事?只有词人冷暖自知。

那么,蓝桥乞浆既属易事,难事又是什么?是为“药成碧海难奔”。这是嫦娥奔月的典故,颇为易解,而容若借用此典,以纵有不死之灵药也难上青天,暗喻纵有海枯石烂之深情也难与情人相见。这一叹息,油然又让人想起那“相逢不语”的深宫似海、咫尺天涯。“若容相访饮牛津”仍是用典。有一古老传说,谓大海尽处即是天河,海边曾经有人年年八月都会乘槎往返于天河与人间,从不失期。天河世界难免令人好奇,古老的传说也许会是真的?于是,那一日,槎上搭起了飞阁,阁中储满了粮食,一位海上冒险家踏上了寻奇之路,随大海漂流,远远向东而去。也不知漂了多少天,这一日,豁然见到城郭和屋舍,举目遥望,见女人们都在织布机前忙碌,却有一名男子在水滨饮牛,煞是显眼。问那男子这里是什么地方,男子回答:“你回到蜀郡一问严君平便知道了。”严君平是当时著名的神算,上通天文,下晓地理,可是,难道他的名气竟然远播海外了吗!这位冒险家带着许多的疑惑,调转航向,返回来时路。一路无话,后来,他当真到了蜀郡,也当真找到了严君平,严君平道:“某年某月,有客星犯牵牛宿。”掐指一算,这个“某年某月”正是这位海上冒险家到达天河的日子。那么,那位在水滨饮牛的男子不就是在天河之滨的牛郎么?那城郭、屋舍,不就是牛郎、织女这一对金风玉露一相逢的恋人一年一期一会的地方么?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容若用典至此,明知心中恋人可遇而不可求、可望而不可亲,只得幻想终有一日宁可抛弃繁华家世,放弃世间名利,纵令贫寒到骨,也要在天河之滨相依相偎、相亲相爱,相濡以沫。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