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济上四贤咏三首》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8 11:17:06

济上四贤咏三首

崔录事

解印归田里,贤哉此丈夫。

少年曾任侠,晚节更为儒。

遁世东山下 ,因家沧海隅。

已闻能狎鸟,余欲共乘桴。

【校】

①世,《文苑英华》作“迹”。

【注】

录事: 按《杜氏通典·大唐官品》:流内有门下省录事,从七品;詹事府录事,正九品;京兆、河南、太原府、九寺、少府、将作监录事,都督、都护府、上州录事,国子监、亲王府录事,京县录事,公主邑司录事,俱从九品。又流外有诸卫都水监羽林军录事,宫苑总监录事,亲勋翊勋府录事,九寺、少府、将作军器监府、都水宫苑总监府京及东都市平准诸陵署录事,诸牧园苑监录事,诸仓监诸关津录事,太子亲勋翊卫府录事,诸王府国司录事。

贤哉: 张景阳诗:“行人 (多) 〔为〕陨涕,贤哉此丈夫。”

任侠: 《史记》:“季布者,楚人也。为气任侠,有名于楚。”如淳曰:“相与信为任,同是非为侠。所谓‘权行州里,力折公卿’者也。或曰:任,气力也;侠,俜也。”师古曰:“任谓任使其气力。侠之言挟也,以权力挟辅人也。”

狎鸟: 《列子》:“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江淹诗:“物我但忘怀,可以狎鸥鸟。”

成文学

宝剑千金装,登君白玉堂。

身为平原客,家有邯郸娼。

使气公卿座,论心游侠场

中年不得志 ,谢病客游梁。

【校】

①心,《文苑英华》作“交”。

②志,《文苑英华》作“意”。

【注】

文学: 按《唐书·百官志》:东宫官有文学三人,正六品下,分知经籍,侍奉文章。王府官有文学一人,从六品上,掌校典籍,侍从文章。至诸州文学,乃德宗时改博士为之,德宗以前无此称也。玩“谢病游梁”之句,当是为诸王文学者。

白玉堂: 《相逢行》古辞:“黄金为君门,白玉为君堂。”

平原客: 《史记》:“平原君喜宾客,宾客盖至者数千人。”

邯郸娼: 古辞:“上有双尊酒,作使邯郸娼。”

使气: 《南史》:“傅縡负才使气,凌侮人物。”

游梁: 《史记》:“司马相如为武骑常侍,非其好也。会景帝不好辞赋,是时梁孝王来朝,从游说之士齐人邹阳、淮阴枚乘、吴庄忌夫子之徒,相如见而悦之,因病免,客游梁。梁孝王令与诸生同舍。”

郑霍二山人

翩翩繁华子 ,多出金张门

幸有先人业,早蒙明主恩

童年且未学,肉食骛华轩。

岂乏中林士 ,无人献至尊

郑公老泉石 ,霍子安丘樊。

卖药不二价,著书盈万言

息阴无恶木,饮水必清源。

吾贱不及议 ,斯人竟谁论。

【校】

①《河岳英灵集》、《文苑英华》并作“寄崔郑二山人”。

②繁,《河岳英灵集》作“京”。

③出,《文苑英华》作“事”。

④早蒙,《河岳英灵集》作“思逢”,《文苑英华》作“早逢”。

⑤乏,《河岳英灵集》作“知”。

⑥献,顾元纬本、凌本、《河岳英灵集》俱作“荐”。

⑦公,《河岳英灵集》、《文苑英华》俱作“生”。

⑧盈,一作“仍”。

⑨吾,《河岳英灵集》作“余”。

【注】

繁华子: 阮籍诗:“昔日繁华子。”吕延济注:“繁华,喻人美盛如春花之繁。”

金张: 《汉书》:“功臣之后,惟有金氏、张氏亲近贵宠,比于外戚。”

先人业: 《国语》:“朝夕处事,犹恐忘先人之业。”

华轩: 华轩,车之美者。江淹诗:“金张服貂冕,许史乘华轩。”

中林士: 王康琚诗:“今虽盛明世,能无中林士。”

至尊: 《唐六典》:“凡夷夏之通称天子曰皇帝,臣下内外兼称曰至尊。”

卖药: 《后汉书》:“韩康字伯休,京兆霸陵人。常采药名山,卖于长安市,口不二价,三十馀年。时有女子从康买药,康守价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韩伯休那?乃不二价乎?’康叹曰:‘我本欲避名,今小女子皆知有我焉,何用药为?’乃遁入霸陵山中。”

恶木: 陆机诗:“渴不饮盗泉水,热不息恶木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