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敕赐百官樱桃》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2 09:39:23

敕赐百官樱桃

芙蓉阙下会千官,

紫禁朱樱出上兰。

总是寝园春荐后
非关御苑鸟衔残。

归鞍竞带青丝笼,

中使频倾赤玉盘。

饱食不须愁内热
大官还有蔗浆寒

【校】

①总,《文苑英华》作“才”。

②愁,《文苑英华》作“忧”。

③蔗,《文苑英华》作“柘”。

【注】

【原注】 时为文部郎中。

文部: 《唐书·百官志》:“吏部郎中二人,正五品上。”“天宝十一载改吏部曰文部,至德二载复旧。”

芙蓉阙: 车 诗:“重关如隐起,双阙似芙蓉。”庾信诗:“长虹双瀑布,圆阙两芙蓉。”

紫禁: 谢庄《宣贵妃诔》:“收华紫禁。”李善注:“王者之宫,以象紫微,故谓宫中为紫禁。”吕延济注:“紫禁即紫宫,天子所居也。”

朱樱: 左思《蜀都赋》:“朱樱春熟。”颜师古《汉书》注:“樱桃,即今之朱樱也。《礼记》谓之含桃,《尔雅》谓之荆桃。”《本草图经》:“樱桃其实熟时,深红色者谓之朱樱;紫色,皮里有细黄点者谓之紫樱。”

上兰: 《三辅黄图》:“上林苑有上兰观。”

寝园: 寝,寝庙;园,园陵也。《三辅黄图》:“孝文太后、孝昭太后皆有寝园。”《演繁露》:“古不墓祭,祭必于庙,庙皆有寝,故也。凡庙列诸寝前,寝则位乎庙后,以象人君之前朝后寝也。凡寝之有衣冠、几杖象生之具者,即在庙之寝也。秦人始于墓侧立寝,汉世因之,诸陵皆有园寝。”

春荐: 成按:《月令》:“仲夏之月,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淮南》、《吕览》诸书皆同。唐李绰《岁时记》云:“四月一日,内园进樱桃,寝园荐讫,颁赐百官各有差。”亦是孟夏事。惟《汉书·叔孙通传》云:“古者有春尝果,方今樱桃熟,可献,愿陛下出,因取樱桃献宗庙。”师古曰:“《礼记》曰:‘仲春之月,羞以含桃,先荐寝庙。’即此樱桃也。今所谓朱樱者是也。”右丞诗中用“春荐”字,当是其时虽四月一日,而节令未改,尚在暮春,否则因师古之注而误也。

鸟衔: 高诱《吕氏春秋》注:“含桃,樱桃,莺鸟所含食,故言含桃。”《史记索隐》:“张揖云:樱桃一名含桃,《吕氏春秋》云‘莺鸟所含,故曰含桃。’《尔雅》谓之荆桃也。”

青丝笼: 《陌上桑》古辞:“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赤玉盘: 《艺文类聚》:“史云:后汉明帝于月夜宴群臣于照园,太官进樱桃,以赤瑛为盘,赐群臣。月下视之,盘与樱桃同色,群臣皆笑云是空盘。”

内热: 《食疗本草》:“樱桃食多无损,但发虚热耳。”

蔗浆: 《楚辞》:“臑鳖炮羔,有柘浆些。”王逸注:“柘,藷蔗也。取藷蔗之汁为浆饮也。”《汉书·礼乐志》:“泰尊柘浆析朝酲。”应劭注:“柘浆,取甘柘汁以为饮也。柘与蔗同。”

同咏

右补阙 崔兴宗

未央朝谒正逶迤,

天上樱桃锡此时。

朱实初传九华殿,

繁花旧杂万年枝。

全胜晏子江南橘
莫比潘家大谷梨。

闻道令人好颜色,
《神农本草》自应知。

【校】

①全,诸本皆作“未”,非是,今从《文苑英华》、《唐诗纪事》作“全”。

【注】

逶迤: 成按:《说文》:“逶迤,袤去之貌。”从移尔切。 《韵会》:“逶迤行貌。”从唐何切。皆与本韵不合,且义亦难通,当是“委蛇”之讹,作委曲自得解为是。

九华殿: 《博物志》:“西王母遣使乘白鹿,告帝当来,乃供帐九华殿以待之。”《初学记》:《洛阳宫殿簿》有九华殿。

晏子橘: 《说苑》:“晏子将使荆,荆王闻之,谓左右曰:‘晏子,贤人也。今方来,欲辱之,何以也?’左右对曰:‘为其来也,臣请缚一人,过王而行。’于是荆王与晏子立语,有缚一人过王而行。王曰:‘何为者也?’对曰:‘齐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盗。’王曰:‘齐人固盗乎?’晏子反顾之,曰:‘江南有橘,齐王使人取之,而树之于江北,生不为橘,乃为枳。所以然者何?其土地使之然也。今齐人居齐不盗,来之荆而盗,得无土地使之然乎?’荆王曰:‘吾欲伤子,而反自中也。’”

大谷梨: 潘岳《闲居赋》:“张公大谷之梨。”刘良注:“洛阳张公居大谷,有夏梨,海内惟此一树。”

好颜色: 陶弘景《名医别录》:“樱桃调中益脾气,令人好颜色,美志。”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