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送从弟蕃游淮南》原文、注释

作者:王维 栏目:王维诗集 2020-08-22 10:42:36

送从弟蕃游淮南

读书复骑射,带剑游淮阴。

淮阴少年辈,千里远相寻。

高义难自隐 ,明时宁陆沉。

岛夷九州外,泉馆三山深。

席帆聊问罪,卉服尽成擒。

归来见天子,拜爵赐黄金。

忽思鲈鱼脍,复有沧洲心

天寒蒹葭渚,日落云梦林。

江城下枫叶,淮上闻秋砧。

送归青门外,车马去骎骎。

惆怅新丰树,空馀天际禽。

【校】

①《文苑英华》作“送从叔游淮南座上成”。

②自,《文苑英华》作“为”。

③洲,《文苑英华》作“江”。

【注】

淮南: 按《唐书·地理志》:淮南道盖古扬州之域,扬、楚、滁、和、庐、寿、舒、安、黄、申、光、蕲,为州十二。

高义: 《史记·廉颇传》:“徒慕君之高义也。”

陆沉: 庄子》:“孔子之楚,舍于蚁丘之浆。其邻有夫妻臣妾登极者,子路曰:‘是稯稯何为者邪?’仲尼曰:‘是圣人仆也。是自埋于民,自藏于畔。其声销,其志无穷,其口虽言,其心未尝言,方且与世违而心不屑与之俱。是陆沉者也,是其市南宜僚邪?’”郭象注:“陆沉,人中隐者,譬无水而沉也。”

岛夷: 《尚书》:“岛夷卉服。”孔颖达《正义》:“岛夷,南海岛上之夷也。”

泉馆: 泉馆,谓泉客所馆,即鲛人之室。《述异记》:“鲛人,又名泉客。”

三山: 《史记》:“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渤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常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皆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云。”

席帆: 木华《海赋》:“维长绡,挂帆席。”李善注:“随风张幔曰帆,或以席为之。”

卉服: 孔颖达《尚书正义》:“卉服是草服,葛越也。葛越,南方布名,用葛为之。左思《吴都赋》云‘蕉葛升越,弱于罗纨’是也。”颜师古《汉书》注:“卉服,絺葛之属。”

鲈鱼脍: 《晋书》:“张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羮、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

云梦: 《周礼》:“荆州其泽薮曰云梦。”郑康成注:“云梦在华容。”《尔雅》:“十薮,楚有云梦。”郭璞注:“今南郡华容县东南巴丘湖是也。”孔安国《尚书》传:“云梦之泽在江南。”《左传》宣四年:“夫人使弃诸梦中。”杜预注:“梦,泽名。江夏安陆县东南有云梦城。”又《传》昭四年:“王以田江南之梦。”杜注:“楚云梦跨江南北。”又《传》定四年:“楚子涉 (睢) 〔雎〕济江,入于云中。”杜注:“入云梦泽中,所谓江南之梦也。”《汉书·地理志》:“南郡:华容,云梦泽在南。”《后汉书》:“华容:侯国。云梦泽在南。”《水经注》:“监利县,晋武帝太康五年立。县土卑下泽,多陂池。西南自州陵东界,径于云杜、沌阳,为云梦之薮矣。韦昭曰:‘云梦在华容县。’按,《春秋》鲁昭公三年:‘郑伯如楚,子产备田具,以田江南之梦。’郭景纯言‘华容县东南巴丘湖’是也。杜预云:‘枝江县、安陆县有云梦,盖跨川亘隰,兼苞势广矣。’”《史记索隐》“云梦”:“裴骃云:‘孙叔敖激沮水,作此泽。’张揖云:‘楚薮也,在南郡华容县。’郭璞云:‘江夏安陆有云梦城,南郡枝江亦有云梦城,华容县又有巴丘湖,俗云即古云梦泽也。’则张揖云在华容者,指此湖也。”《元和郡县志》:“安州云梦县本汉安陆县地,后魏大统末,于云梦古城置云梦县,云梦泽在县西七里。”成按:诸说不同,合而观之,云梦本二地。观《禹贡》“云土梦作乂”之文,及《左传》之析言云梦,其义显矣。后人谓云在江之北,梦在江之南,亦据传中“江南之梦”而言。而孔安国以为云梦皆在江南,杜元凯以为云中即江南之梦,是又一说矣。然云与梦地虽异,号界则相接,故或称云,或称梦,或合称云梦,其地修广,跨江之南北,共为一薮。《春秋文耀钩》谓“大别已东,雷泽、九江、衡山皆云梦”,司马相如《子虚赋》谓“云梦方九百里”,郦道元谓其“跨川亘隰,兼包势广”者,良非虚语。至于名号相沿,或城或县,皆名云梦者,乃后人因地借称,非楚薮全区之谓也。颜延年诗:“却倚云梦林,前瞻京台囿。”

骎骎: 毛苌《诗传》:“骎骎,骤貌。”

新丰: 《太平寰宇记》:“新丰故城在雍州昭应县东一十八里,汉新丰县也。汉七年,高祖以太上皇思东归,于此置县,徙丰人以实之,故曰‘新丰’;并移枌榆、旧社、街衢、栋宇,一如旧制,士女老幼,各知其室,虽鸡犬混放,亦识其家焉。”《雍录》:“唐新丰县在府东五十里,凡自长安东出而趋潼关,路必由此。”庾肩吾诗:“远听平陵钟,遥识新丰树。”

成按:刘昫《唐书》本纪:“开元二十年九月,渤海靺鞨寇登州,杀刺史韦俊,命左领卫将军盖福顺发兵讨之。”又《北狄列传》:“渤海靺鞨王大武艺遣其将张文休,率海贼攻登州刺史韦俊。诏遣门艺往幽州征兵以讨之,仍令太仆员外卿金思兰往新罗发兵以攻其南境。属山阻寒冻,雪深丈馀,兵士死者过半,无功而还。”诗中所云岛夷、泉馆、席帆、问罪,疑蕃于是时从诸将泛海往攻者也。至所谓拜爵者,即唐制之勋官也。勋官凡十二等,有柱国、护军、轻车、骑都尉、骁骑、飞骑、云骑、武骑诸名,征戍勤劳则授之,初无职任。所谓赐金者,乃军旋劳赏之事,犹《木兰词》云“归来见天子,天子坐明堂。策勋十二转,赐物百千强”,盖诗人溢美之语也。或疑是时军出无功,安得有拜爵、赐金之事者,无乃近于固欤。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