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子里《夕阳下的灯火》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夕阳下的灯火

三十多年前,那时,炊烟还没有死去。

我也没有长大,每天看着哥哥们背着书包放学归来时,家家户户的屋瓦上已飘起袅袅炊烟了。鸭子们跳出了水面,拖着一身的疲倦,走在了夕阳里。垌野上收起了白日里的光芒,静静地守候着黄昏,空气中弥漫着归家的点点惆怅。等着最后的一缕炊烟融入了暮色苍茫,灯火徜徉在微冷的老屋时,初夜便接踵而至了。

蝙蝠像是个黑夜里的幽灵,钻出了老屋檐,遁入了夜色苍穹。父亲匀出一盏灯火点着,送到了爷爷的水井屋里,一旁守着的是坐在门石上抽着烟火的爷爷。一轮月儿在天边悄然地升起,映着葱茏的夜色,回望时,像是一幅挂在天空里的水墨画。

我悄悄地躲到水井屋前,问着爷爷:“月亮是从哪儿升起,太阳它又去了哪里的了?”

爷爷沉默了一会,说着道:“月亮呀就是刚褪去了热气的太阳,看!它正枕着星星睡着觉呢。”

我不语了,看着拨弄着灯芯绒子的爷爷:“爷爷,哪晚上我们为什么要点灯火呢?”

“等着明天的太阳呗!”爷爷道。

我不知道爷爷是不是在骗我,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趴在爷爷烛黄的灯火里沉沉地睡过去的,醒来时,就能看到了新一轮的太阳。

太阳还是一天天的升起,我们也一天天的长大,爷爷却一天天的老去。

那时,春种的时节里,我就坐在爷爷的水井屋前,跟着爷爷,等着父母。夕阳沉下去的时候,村口外还没有传来父母归来的牛车声,我便独自一个人来到村口处,焦急地等着父母。夜色降临,远处的灯火燃起时,便听到了初夜里爷爷在巷子处归家的叫唤,等到爷爷寻着我时,雨点便从天空上稀稀疏疏地飘落了下来。

回到二奶奶的小屋时,纺纱声“吱吱”地传了出来,连着昏暗的屋子里闪烁着的灯火,我问着拉着我走在雨夜里的爷爷,

“天黑了,二奶奶还在纺纱呢,”

“她在赶夕阳呢!”爷爷喃喃自语。

抬起头来时,屋檐外的雨水越发大了起来,噼噼啪啪地正敲打着大地,天地下一片的苍茫。这时,父亲的吆喝从村子外断断续续地传了过来。母亲不知从哪儿闪了出来,走在了雨幕里,向着我们走来,身后,垌野茫茫,夜色葱茏,荠菜花开在了春雨田头。

后来,每当父母晚归的季节里,我们都会在爷爷的水井屋里留着一盏灯火。守着爷爷,也守着这苍茫的夜色。

有时,我就问起爷爷,这家家户户里的灯火是打哪儿来的,爷爷没有立即回答,只是跟我说,太阳下山前,把身上的余热抖了出来,便化成了万家灯火。

那时每每逢年过节,拜庙会时,夜幕降临时分,便会有族人戴着一种吓人的面具,围着火堆且唱且跳着,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种傩舞。有时人们生病驱邪时 ,巫师们也念念有词地跳着,大抵傩的面具下藏着一段先民的记忆 ,爷爷说了,傩可通神,我们的先祖源自于那个东方古老的民族。

问起父亲时,父亲却记不起这回事了,只是告诉我,这是他们为爷爷点的长明灯。

那一年的雨夜,我与父亲去了较远的野外寻一种围院子的植物。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大雨,回到村口时,已经是半夜时分了 ,水井屋里的灯火还在。牛车准备行驶近家门口,这时,厢房里的灯火突然亮了,透着这朦胧的雨点,隐隐地看到屋子里人影闪动,就在这样的岭南夜里,母亲正守在窗台下等着我们归来。

再后来的时候,夜里回来时,再也看不到水井屋前的那盏长明灯了,爷爷已然仙去。但每每夜归时,我都要朝着爷爷水井屋的边上多看两眼,仿佛那盏灯火还在,爷爷也还在。

一眨眼,三十几年便过去了,回去看父母时,父母也老了。天准备黑时,我跟着母亲便提起了长明灯的这件往事,母亲嘴里念念有词,一脸的答非所问,父亲却木然地呆坐在一旁,茫茫然地看着我,年迈的父母已经老年痴呆了。

晚上时,父亲睡去了,母亲却躲进了墙角里,缩在一角哆嗦着。我再次问起了母亲,母亲怔了一下,没有回答我,指着面前的空气说道大伙儿还没睡,我问母亲看到了爷爷没有,母亲说大伙儿都在呢。

我没有再言语,走到窗台边,拿起了早已准备好的煤油灯,点了起来,灯火在微冷的夜色里闪闪的抖动着,映入了夜的漆黑里,被黑夜紧紧地包裹着,很快地便消失在了夜的茫茫里,变得无处可寻。母亲上了床,卷成一团,在夜的庇护下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我就这样一直地守着那盏灯火。曾有着多少个夜里,母亲也正这样地陪在我的身边,守护着我。一阵的微风吹过,我打了个寒颤,抬起头来看着窗外时,窗外的夜色正浓。忽然,觉得似有一道微弱的灯火映了过来,我迷迷糊糊地正合着眼,恍恍中,爷爷就坐在水井屋的老台阶上,也正守着这盏灯火。。。。

附《忆春》

原野上的布谷鸟鸣叫嘤嘤

轻飞的柳絮映入了

三月的杏花烟雨

扛起犁锄

远方的田野

在不远的远方

牵着老黄牛

父亲在泥泞的乡间小路

归耕

远处

夜色葱茏

荠菜花开在春雨田头

我还是那个当初的孩童

母亲正剥着花生种豆

灶炉升起了炊烟

灯火在初夜里招摇

听惯了鸡牛归笼

篝火晒场

也听岁月的心跳

记忆

停在岭南的那个晴暖

响午

跟着伙伴们

消失在了童年的青石巷口

梦回岁月

我仍是那个当年在岭南原野上

一起在牛背上的牧童……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