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鼎年《高楼坠物》

作者:凌鼎年 来源:原创

七月流火,暑热渐消。但台风却接二连三,且一个比一个嚣张、暴虐,“天一”台风在太平洋生成后,从三级发展到四级飓风,再发展到五级,最后以每小时150英里的速度在海面狂飙突进。这可是近年最强的一次台风,而且速度极快,路线诡异,它在海上莫名其妙地突然拐了一个弯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我国沿海S市,虽有预报,但因是半夜到的,还是让很多的单位、居民防不胜防。

子夜时分,大部分居民都进入了梦乡,不少人被乒乒乓乓、呼呼啦啦的声音惊醒,连忙起来关窗的关窗,收衣的收衣……

这一夜,那风的呼啸,雨的倾盆,物的撞击,屋的倒塌,树的折断,一次次充彻着耳膜。

住在底楼的华老伯是个上过战场的老兵,因二级伤残提前退休的,他耳背,半夜起来小便才知道暴风疾雨来了。华老伯是个盆景爱好者,他之所以不要住高楼,住了底层的103室,就是为了培植、放置盆景。他的院子里,大大小小的盆景上百盆呢,有榆树桩盆景、五针松盆景、罗汉松盆景、枸骨盆景、石榴盆景、枷椤木盆景、九里香盆景、六月雪盆景等,其中不乏名贵品种。

前几天,老伴要他一起参加夕阳红旅游,他因放不下这些性命交关的盆景,执意未去。

一个人在家的他,一听风雨如此大的动静,担心这些盆景被暴雨淋了,被高空落物砸了,就穿好衣服,披上雨衣,急步来到后院里,要把那盆他最心爱的红梅桩盆景搬到室内。

这棵古梅桩少说有200年树龄,盘根错节,古朴峥嵘,且老树新枝,相映成趣。到开花时,冰肌玉骨,独步早春,凌寒留香,深得华老伯钟爱。

华老伯刚搬起这盆古梅桩盆景,突然从天而降一只带泥的花盆,正好砸在华老伯的头顶,华老伯“哎呀”惨叫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而这一切,完全被风声雨声淹没了,没有任何人注意到。

老太婆人在外面旅游,心里一直牵挂着老头子,一天要打两次电话,互报平安。台风过后的第二天早上,老太婆一直打不通华老伯的手机,打家里座机也没有人接,急了,就打电话让女儿彬彬到家里看一下,这才发现华老伯已魂归九天。女儿彬彬开始以为老父亲是不慎滑了一跤,摔死的,因为院子里除了盆景还是盆景,但当脱去父亲的雨披时,她发现不对,老父亲的天灵盖都被砸碎了。毫无疑问,老父亲是被高空坠物砸中送命的,彬彬立马报了案。

民警察看了現场,也认定是高空坠物,但昨晚那么大的风雨,多少大几十倍重几十倍的广告牌被吹落,吹落几盆花花草草那又算得了什么,肯定不是人为谋杀。不过要认定是谁家的花盆,似乎有点难处,案发时间在晚上,又是台风中,谁能看见呢,除非有人主动承认。

昨晚花盆从楼上掉下砸死底楼华老伯的消息很快传遍朝阳小区,出了这么大的事,更没有哪家敢承认花盆是他们家掉落的了。

那我家老父亲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死了?不行不行,那不行!要知道,华老伯是对国家有贡献的荣誉军人,离休工资要一万多,住院还全报销呢,也算是家里的摇钱树,怎么能说走就走,没有个说法呢?

彬彬告到了法院,起诉物业与楼上所有住户,要楼上人家集体赔偿,每家赔1万。消息一出,楼上的住户就炸锅了,二楼三楼的第一个跳了起来,二楼三楼的说,我们自搬进来到现在从没有种过花草,养过盆景,这是所有住户进进出出都看得见的,凭什么我们也赔,不赔,说到天边去也不赔!

四楼五楼的也气坏了,说,你们动脑筋想想,昨晚的风这么大,一只小小的花盆掉下,有可能垂直而下吗?早就不知偏到哪儿去了。

这观点得到了503室、603室、703室,一直到33层的3303室的一致赞同,是啊是啊,绝不可能是我们。都表示:责任不在我们,要钱,没门!

住户们说的也不是一点道理没有,如此分析下来,那就是01、02、04、05、06室的有嫌疑,有责任,越住高层的,嫌疑越大。可这些住户也不是软柿子,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平摊责任与钱呢,都说华老头家是不是想钱想疯了,不但要我们出钱,还让我们背黑锅,太混账了。

14楼有个刚退休的张阿姨,每月退休工资不到两千元,心里本就不平衡,现在又要她赔1万元,她气不打一处来,就开骂了,一骂楼上哪家王八蛋掉了花盆不肯承认,拖累大家,良心被狗吃了;二骂华老伯女儿彬彬掉在钱眼里了,就算赔到钱,吃了也得撑死,不得好报……

法院还没有判,邻里关系就变了,原本和睦的氛围一扫而去。

住33层的温老板生意做得不错,还是政协委员,他觉得为这些钱闹得脸面都不要了,邻里关系都僵了,不值。他找到法院,说,一共要多少钱,我来出吧。

法院正伤脑筋,不知怎么判为好。见有住户愿出钱,那岂不皆大欢喜,考虑再三就同意了。据说一共60万。

温老板万万没有想到,不久,小区里在传:这掉下的花盆十有八九是温老板家的。要不,他为什么不声不响出了60万。连政协主席也问他了:“那花盆真的是你家33层掉下的?”

温老板目瞪口呆,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