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桦《长征路》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长征路

一条条奔腾湍急的江水——

湘江、乌江、金沙江、嘉陵江

一条条急流滚滚的大河——

赤水河、大渡河、泸定河

一座座直插云霄的高山——

大娄山、夹金山、乌蒙山、六盘山

一塊块奇峰壁立的石头——

越城岭、都庞岭、大庾岭、骑田岭

那娄山关的绝壁、腊子口的天堑

长征路,一道道摇摇晃晃的铁索

枪刺挑着星斗,头上顶着晓月

战士的身上,覆满冰冷的霜雪

一丛丛连天接地的花朵——

杜鹃花、芙蓉花、格桑花、映山红

一片片沼泽连片的草地——

枪炮追逐着飞鸟,马背上驮着盐巴

一根根山林逶迤的血脉——

井冈翠竹高举闪亮的梭镖和红缨枪

一支支红得发烫的枪管——

喉咙里窜起战斗的歌声、生命的血

北国风光巍峨,万里长城雪飘

延河流水汤汤,群山绽开花朵

哦,宝塔山下,威风锣鼓震天

哦,大河岸边,唢呐吹响黄铜

湘鄂赣闽粤、云贵甘宁川

一支支铁流,奔向宝塔山

长征路,在追击中,奔突

长征路,在围剿中,向前——

一支宣传队,跨越11省、行程25000里

一架播种机,越山岭沟壑、过雪山草地

一本宣言书, 367次日出如红旗漫卷

通往陕北的路上,洒满无数战士的血……

今夜,星星跳起那欢快的舞蹈

明天,风声打开那猎猎的旗幡

高高的土塬上一个伟人大手一挥

黄河弯曲的手臂拢成明媚的花朵

一支队伍沐浴一面火红的朝阳

看!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

红树果是黄的,在六月

而我是虚空的,甚至伤感,在六月

雪山魂

漫天大雪,并不都抒情如“原驰蜡象”

当它覆盖大地、掀翻那马背上的摇篮

覆盖住那双雪地里伸出来的紫褐色的手

覆盖住因为饥饿而冻死在路上的小红军

十三岁,他和大人一起在村口查路条

十三岁,他高高举起儿童团的红缨枪

十三岁,为了填饱肚子才加入了队伍

十三岁,进入沼泽地他再没见过食物

十三岁,离开村口就哭着喊那大榕树

十三岁,跨过泸定桥就开始梦见雪山

十三岁,他一次次高举起黄铜的军号

这一次,却再无力抠进那冰冷的积雪

一个小战士,就这样饿死在长征路上

十三岁,牺牲者中他不是最小的一个

行军的队伍在枪炮声中,前进!前进

那么远了,驮过他的白龙马一次次回头

他是那么平静地闭着自己的一双眼睛呀

没留下名字,那雄鹰能看得到他的幸福

世界上,除了他,谁能配得上这座坟墓

那雪山,高耸,圣洁,一点一点融化……

那泉水,一直都奔流在自由的土地

那忠魂,一直都飞翔在高远的天空……

劈柴的汉子,只为劈柴

而我,却在寻找柴刀远去的声音

柴堆上躺着被劈开的木块,而我

却在想着那片倒下的森林

柴刀一起一落,我在旁观

当一根木头被劈成碎片,我仍在观望

劈柴汉子坐在柴堆边抽水烟

只有一条狗陪着,整个村庄都被劈空了

而我,还在想着,柴刀远去的声音

为何如此空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