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王翔《九寨历险》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九寨沟美景离我有多远?近在咫尺,却远隔天涯。

2017年8月8日上午8点,我乘坐一辆旅游大巴,满怀欣喜与激动地从成都去往九寨沟。

由于山路曲折,车流又多,车速较慢,晚21时19分,我们的大巴经过13小时的长途跋涉,刚刚抵达九寨沟县漳扎镇,马上就要到达下榻的宾馆。

由于车子正在行驶中,本身就在摇晃,我并未感觉到地震,然而车窗外,路灯在摇晃,前面的车辆也在摇晃,司机说了声:“地震!”立刻踩了刹车。

路灯很快熄灭了,手机信号也立马中断了。我们车上共46人,导游(他是九寨沟人,叫索朗多杰)要求大家在车上静坐,不准乱跑,然后他独自步行到前面查看路况。我们在焦急与担忧中默默等待,时间好像完全停滞了。

不知过了多久,多杰回来了,他说:“不能再往前走了,路上都是从山上滚落的石头,就算把你们送到宾馆,他们也不敢让你们入住。大家准备好在车上过夜吧。”他让司机赶紧掉头,把车开到一个相对开阔之处。其实也谈不上开阔,我目测了一下,马路左边绵延的山体离我们也就五十米左右,若有大的石头滚落,后果不可预料,马路右边是一条宽约四米的涧沟,沟底乱布着大石块,落差大,水流异常湍急。但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大家纷纷下车,从各自的旅行箱里取出外套、食物等,再回到车上。

这时离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内心还有另一层焦虑:我的父母、女儿、哥嫂,以及其他知道我在四川的亲朋好友如果得到地震的消息,肯定会与我联系,但联系不上我,他们该多着急?女儿会不会急疯?妈妈会不会高血压发作?我确信,女儿肯定得到了消息,因为她此时就在中国地震局攻读硕士学位。事后得知,地震后,她们所有微信群都炸了锅,中国地震局连夜开会,派出大量人员奔赴各灾区(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也发生地震)。

时间在焦灼中缓缓流逝,忽然,听到有人在打电话,我们立刻上前询问,原来他的手机是联通的,有信号!顾不得许多,赶紧借他的手机给女儿发了一条短信报平安,女儿很快回复,并告知了我的父母。我可怜的妈妈已经急哭了,而女儿,在近两个小时的煎熬中,已经快要崩溃了。

我稍微安心了一些,便下车活动酸麻的腿脚。不知何时,马路上停靠的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龙。我往前面走去,发现这一路段掉落的石块并不多,但路面有一条长长的裂缝,一直往前延伸,再往前,路边出现了一块很大的石头。我正犹豫要不要继续往前走,突然看到马路对面不远处有一条狗,正静悄悄地往我这边走来,我赶忙转身,快步返回我坐的大巴。

我已疲惫不堪,且没吃晚饭。后事难料,我知道,我必须保存体力,于是喝了一点水,披上外套,闭眼休息。然而安睡是不可能的,总是睡一阵,醒一阵。车窗外,只见交通安全车与急救车来回穿梭。凌晨一点半,有人喊了一声: “手机有信号了!”大家纷纷掏出手机,发信息,打电话。我的微信信息也扑面而来,女儿、同学、同事及其他朋友纷纷传递着他们的担忧与问候,在这危难时刻,读着这些微信,我的心里涌起阵阵暖流。我急于回复大家,但微信仍然发不出去。

此时,我们通过手机新闻得知,我们所处的地方漳扎镇就是此次地震的震中!震级是7级!当时公布的死亡人数是5人,伤160多人(此后这个数字不断增加),我们这才意识到,我们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早几分钟或晚几分钟,我们的大巴随便换一个行驶路段,都可能让我们丧生于乱石之下!

有人说附近有个小店,我们便去买了些面包和牛奶。店主说地震时货架上的东西全滚落于地上,他站立不稳,差点摔倒;还有人眼睁睁看着不远处的山头哗啦啦倾泻而下,把他惊得腿脚酥软……

拿着食物回到车上,却并没有食欲。凌晨三时,导游提出此地并不安全,叫司机继续往回撤,把车开到九寨沟县城去。这一路真是险象环生、惊心动魄,路上到处是山上滚落的石头,还有一些被石头砸毁甚至砸翻的汽车,以及碎裂的路灯、倾倒的护栏,路边的房屋外,满是拥着被子席地而卧的人群。由于道路较窄,车辆太多,不断造成拥堵,几乎是走五步、停三步,在行驶过程中,司机还要紧密关注两边山体的情况,躲避泥石流、山体滑坡等次生灾害。与我们逆向而行的,除了救护车、交通安全车,还有几辆用于清除路面积石的大铲车。我们紧张地盯着车窗外,一路心惊肉跳。从漳扎镇到九寨沟县城短短30多公里的路程,我们竟耗去两个小时。司机把车停靠在一排低矮的房屋前面,导游说最危险的路段已经过去了,大家可以安心睡觉了。我们仍然睡一阵,醒一阵。

问导游什么时候可以回成都,他说没有人知道,要看道路情况,也许当天,也许三五天,只能听天由命。将近六点钟,导游和司机商量,是否应该即刻出发返回成都,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从九寨沟撤出的车辆越来越多,路上将会越来越堵。导游随即下车去找交警询问路况,得到了可以通行的答复。于是,就在六时许,司机启动了油门。

事实证明这个行动是对的。我们国家的灾后应急能力超强,已经实行交通管制,车辆只出不进,只有医疗急救车、消防车与抢险救援车络绎不绝地开进去,所以我们返回的路上还算畅通无阻。出发不久,饥饿感终于漫上来,我把牛奶和面包吃了,中午时分,导游又安排大家在路边餐馆吃了一顿还不错的午餐,下午四点多,我们终于抵达成都。

目前,死亡人数已增至25人,伤400多人,真实情况比我所见不知严重多少倍,毕竟,我只看见公路沿线的情况,人群密集处的情景我未得见。

8月10日深夜,当我坐在宾馆观看电视上的灾情报道时,眼中蓄积了50个小时的泪水终于滚滚而下。

为地震死难者致哀!祈祷伤者早日康复,重返家园!愿灾后重建工作顺利进行!

在此也要向我们的导游索朗多杰和司机表达深沉的谢意。多杰的家就在九寨沟,地震发生后,与家中失去联系的他焦急万分,但他始终对我们不离不弃,直到把我们送回成都。而超长时间紧张驾驶的司机,早已疲惫不堪,却没有一句怨言。

有人问我,到了九寨却没看见美景(我们原本的行程是8月9日游九寨景区,10日游黄龙景区),遗憾吗?说不遗憾是假的。但是,当我的身份从一个旅游者转换成一个幸存者时,我怎么可能如此單纯地看待此问题?我的确与美景擦肩而过,然而更重要的是: 我也与死神擦肩而过!劫后余生,我想我一定会好好过,因为我已明白,什么事情应该珍惜,什么事情应该一笑了之。

还有人问我,历经生死,以后是不是会及时行乐、痛快花钱,怎么开心怎么来?我想,这的确是一个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但是,绝对不是思考如何及时行乐,因为这样并不能让我在遭遇不测时死得心安理得、无怨无悔。我们应该琢磨的是,如何寻找一种生活方式,让我们活得更有价值,使我们的人生更丰满、更深邃,并能让我们在离开这个世界时,不那么遗憾与悔恨。

我的朋友荣山兄给我发微信说:上天留下你,是让你要么播爱,要么做事。

深以为然。大家努力做事,社会才会进步;大家倾情播爱,社会才会美好。如果我能在余生努力践行,那么,此次地震对我来说,是灾难,也是救赎。

再一次为灾区人民祈祷!

本栏责编 李青风

邮箱:sdwxlqf@163.com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